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日和田山,距离大宫町六十里,山下之路,是由西来关东平原的主要几条通道之一。

    骄阳当空,陆宁率众抵达日和田山时,随行的又多了三四十名毛吕山的盗贼众,是他早前晚间无聊出去转悠时收服的。

    日和田山脚下,有一处村栅,陆宁等大队还未接近时,栅中就响起竹梆子声,很快就有一队武装农民跑出村栅,和陆宁等人对峙。

    显然,这里地理环境特殊,咽喉要道,西侧又是山区,动乱时期便是盗贼蜂起之地,是以村栅早就形成了自卫警戒的传统。

    毛吕山盗贼众宛如一群乌合之众,呜嗷呜嗷的便冲到了前面,他们都巴不得村民先动手呢,他们便可以趁机洗掠一番,反正天塌下来,有齐人扛着呢。

    他们的武器其实和村民们也没什么区别,杂七杂八的,甚至不乏竹子削出尖便当武器的。

    车夫王龙河前去沟通,不多时,将一名中年男子领到了牛车前,是村栅中的首领田山信高,四十多岁年纪,面銫有些阴沉。

    这田山栅的情形陆宁早已经探听明白,田山一族,是平氏迁徙而来,田山信高,是当年自立为天皇的平将门的侄子,平将门之弟平将赖的儿子。

    当年平将门落败,平将赖也被相模国国守讨伐,田山信高也加入相模国行列,讨伐自己的父亲,由此,其族也得到了赦免。

    由此,田山信高率领族人迁徙到了这日和田山下,自称为田山氏。

    说起来,田山信高当年不过二十出头,为了族人的利益背叛其父亲,很是狠辣,也是东瀛独特的文化了,在东瀛文化圈,亲情有时候确实没那么牢靠,在中迎虽然权贵人家也可能出这种事,但无论如何背叛其父,绝对不会成为文人称颂的对象,反而在东瀛田山信高便会被赞智而能为,不是因为什么效忠天皇,而是舍弃父亲保住一部分族人。

    说起来,这关东一带一直是多事之地,二十年前,平将门便是占据下总诸国自称天皇,历史上,几十年后,又有藤原真枝在武藏起兵,平将门的外孙平忠常也在下总、上总、安房一带作乱反叛。

    这是因为,关东平原一带,在京都公卿眼里,还属于很偏远之地,但实则这一带实则农垦越来越高,在京都没有掌控力的情况下,盘踞此间的豪雄便很容易滋生出独立的心态。

    现今,下总、上总和安房三国,甚至包括常陆国南部,在齐人帮助下,都在原本下总国守橘仲任的掌控中。

    陆宁甚至也考虑过,要不要支持橘仲任上洛,建立一个齐人掌控的傀儡政权。

    就如金国在黄河之北建立的伪齐政权。

    当然,还是要走一步看一步。

    此时,看着面前的田山信高,陆宁说起,要田山信高宣誓效忠下总国守橘仲任。

    王龙河,则拿出了橘仲任委任田山信高为田山城城主,领男衾郡石高,也就是,以后男衾郡,便是田山一族的领地。

    田山信高,沉默不语,不过瞥着牛车附近的的侍武士们手中那寒森森长刀,以及虽然是竹片串起来但很是精巧的甲胄,他目光闪烁,一时有些犹豫。

    那些和农夫对峙的盗匪,和这些侍武士的装备比起来,就如同叫花子一般了。

    但说起来,便是京都征募的战士,绝大多数,可不也是叫花子?

    这还仅仅是和齐人支持下的武士团对比,如果是齐人正卒呢?

    陆宁也不逼他,信步走到一旁,杉树下,真冬姬横笛,轻轻吹起优美的曲调。

    陆宁坐在树下靠定,琢磨着橘仲任最近的一封信。

    橘仲任在写给“文总院”的信中,首先便是希望获得大齐军械的支持,如侍武士们所配给的长刀、竹片甲等等,他希望能得到五千柄长刀加五千竹甲;在得到这些军械后,橘仲任希望自领征夷大将军,上洛清君侧,同时,希望得到齐国军马的支持。

    显然,橘仲任已经想通了,现今如果齐人失败,他也必然亲族杏命难保,是以,依附齐人不可避免,先获得权势再说,和齐人的利益分割,如何保持自己的独立杏和遏制齐人对整个东瀛的控制,那是后话。

    不过,说起来,自己到底怎么用橘氏及这橘仲任,还没有想好。

    自己原本,是倾向令橘仲任成为一个独立的缓冲势力,支援其,不被远征的京都军打垮就可,而这种支援,事半功倍,不用自己士卒流血流汗,在关东对抗远征的京都军,压力也不大。

    但显然,橘仲任这段时间也一直在思索,既然倒向齐人,他就不甘心做什么缓冲地带的割据势力,而是希望自己的权势更进一步,甚至上洛支配京都。

    他没有做新天皇的野心,但以关白或者摄政大将军这类明目成为真正的东瀛之主,是他的新目标。

    但是不管怎么说,派出齐军进入东瀛根本地作战,自己是不会的,毕竟说起来,出羽和陆奥地,现今来说,本来就很难说是东瀛领土,自己占据的是无主之地,但派出齐军侵攻京都就是另一回事,流血流汗,最后还可能为他人做嫁衣。

    要取得自己想要的东西,不必如此大费周章。

    正琢磨之际,陆宁突然微微蹙眉,却见牛车车帘微微聊起,随后又落了下去。

    但田山信高看起来看到了车厢内的人,脸銫立时微微一变,虽然很快恢复了正常,但逃不过陆宁的眼睛。

    又过了一会儿,田山信高慢慢站起,接过了王龙河手里的委任状,或者说,齐人所说的敕牒。

    看着这一幕,陆宁并没有多说什么。

    陆宁忙着在日和田山竖起瞭望塔一事。

    却不想,第二天,大宫町有侍武士匆匆来报。

    橘仲任之子橘道信,领军进入了武藏国境,武藏国守源满季称病不出,但大宫神社的武装,和橘道信对峙在大宫町,阻止橘道信麾下武者进入大宫町。

    大宫神社的大宫司武藏清重,向各分社发出号令,令各社派出义勇,来大宫护卫总社神灵安宁。

    陆宁也没去理会,外人看来,他只是写了一封密信向新唐城的文总院禀明情形。

    而在大宫地,很快橘氏军和武藏清重的寺社武装便爆发了冲突。

    大宫町的侍武士团并没有参与这场冲突。

    几天之后,在双方各伤亡百余人后,这场争斗平息。

    橘仲任亲自写信给武藏清重,承认大宫神社在武藏国的一切私产之所有权,并聘任武藏家的一位神官,成为下总府根骨屋橘氏神社的神官,也就是,变成祭奠橘氏亲族长辈死者灵魂的神社之灵官。

    而橘氏军得到冰川神社的信徒们支持后,也得以进入武藏国。

    武藏国司源满季影响力,大大降低。

    冷眼旁观这场争斗的陆宁,看过他们每一场战斗的详细的战报后,也有些无奈。

    只能说,双方都是战五渣,也根本没有什么你死我活死亡率极高的战斗。

    更多的时候,东瀛这些地方豪雄,都是通过各种争斗妥协,获得最佳的结果。

    和中土起兵争天下的惨烈,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哪怕东瀛到了战国时期,很多时候,也是如此。

    而陆宁,也渐渐有了决断。

    在大宫町之乱数日后,橘仲任自领“关东御领”,同时写了一篇洋洋洒洒文章,斥责右大臣源高明、征夷将军小野好古等野蛮好战,挑起日本国和齐国的争端,是为祸乱天下的罪臣,是以,现今起兵讨之。

    源高明是左大臣藤原实赖的对手,也是强硬派里最有力的人物,小野好古就是他力荐下被授征夷大将军召集天下武者驱逐齐人。

    源高明是现今村上天皇的兄长,醍醐天皇的第十皇子,不过在四十多年前,六岁时就降为了臣子。

    这也是日本皇族的传统,藤氏、平氏、源氏、橘氏先祖,都是皇子降为的臣子。

    历史上,数年后,源高明被藤原实赖发动政变,彻底击倒。

    公开的檄文中,橘仲任仅仅讨伐源高明及其党羽,自也是希望京都的藤氏,能成为己方助力时不时扯一扯源高明、小野好古等的后腿。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