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月明星稀。

    田野阡陌中,走着一行人。

    一辆吱拗吱拗的牛车,里面坐的是恭子和辑子、资子。

    赶车的是一名侍武士,叫王龙河,他是一个身材高大健硕的年轻人。

    在发现获准改齐姓登记在册的侍大将、侍武士们很多都喜欢“王”姓后,陆宁才意识到,这个姓氏本来的含义。

    以往都习惯了,甚至前生的时候,闻听新朋友姓王,心里第一感觉,往往因为这个姓氏的人太多而觉得俗气。

    却早忘了,对刚刚学认学说中迎语言的异族来说。“王”这个姓氏的意思。

    除了两个“平妻”一个“侧室”加一个“侍奴”,陆宁还领了二十名侍武士。

    获准改齐名登记在册时,除了“陆”这个国姓,其余姓氏是由他们自己挑选的,现今这二十名侍武士里,倒有十四五个都姓王。

    也是因为二王开的头吧,东瀛人,同样有从众心理。

    恭子和辑子、资子坐牛车里,真冬姬则和陆宁步行,边走边聊。

    真冬姬原本也坐车,实在觉得有些闷,这才下来步行。

    陆宁其实有一匹马,就是前不久作为前线指挥官被“赏赐”的那匹东瀛马,现在,则由一名侍武士牵着跟着后面。

    月夜下,一袭白衫红裙清纯可爱巫女裙饰的真冬姬更显漂亮,又有一种因为职业而显示出的灵动的魅惑。

    她对中迎很好奇,开始只是试探杏的请教了陆宁一个问题,由此,打开了两人的话匣子,却是越唠越热乎。

    便是在中迎,陆宁身边也实在没什么可以唠嗑的人,哪怕皇后和几位皇妃,言谈中也都会三思,总有种半遮半掩的感觉,更会处处考虑他的感受,令陆宁不知不觉,在身边最亲近人面前,也变得沉默寡言而保持自己的威严。

    倒是两个女儿刚吱吱呀呀学说话时陆宁很是兴奋了一阵时间,但很快,两个宝贝闺女在陆宁面前,也变得规规矩矩特别怕父亲,令陆宁很是无奈。

    哪怕化身文总院,身边人,也都是妾侍、仆人,自己身份,还是那样高高在上。

    倒是最近这段时间,做一个小小班头,和马达山等粗鲁大汉打成一片,感觉很有点意思。

    今日和这真冬姬聊天,也是如此,虽然自己是齐人,比之本地人身份就高出了一等,而且她名义上的身份,只是自己的小妾。

    但是,她毕竟是橘氏出身,东瀛皇族血脉,自己却只是齐国最低等的军官,从真冬姬本身来说,看自己,可能还有种居高临下的心理。

    在发现自己其实杏格和**并不一样后,这美少女倒是和自己心情越发有些亲近,问题越来越多。

    陆宁也乐于聊聊中迎,尤其是中迎现今发生的变化,从外人嘴里听听她们的观感,说不定,就可以帮自己查缺补漏,令自己发现一些因为身在局中看不到的弊端。

    “大齐的土地,最后绝大多数都会变成公家所有?便是多么富贵,田也不超千亩?”真冬姬惊叹了一声,但是,显然她对这些不感兴趣,也没什么感觉,不知道这种变革的意义,只是觉得前所未闻罢了,很快就询问她感兴趣的话题,“那么班大人,中迎的甜食很多吗?平素常人都能吃到?”

    陆宁无奈,渐渐发现了,自己想聊的,和她想知道的,完全两个概念,不在一个频道上。

    干脆,也收拾心情,就把她当个小妹妹唠嗑好了。

    聊着聊着,不知道怎么,就聊到了和离、军婚等等,真冬姬又轻轻叹口气,“班大人,军中,若上官逼迫下属之妻,该如何定罪?”

    陆宁有些奇怪,话题怎么渐渐沉重了?随口道:“若查明确有其事,便是私通,也丢官罢职贬为庶人永不叙用,若再有强迫等等,依据情节,一等到五等徒刑不等。”

    真冬姬点点头,突然奇怪的眼神看了陆宁一眼,“夫人是真心喜爱班大人吗?”

    陆宁一呆,随之才意识到真冬姬说的是黄宝仪,也渐渐明白真冬姬聊这个话题的意思。

    黄宝仪那般美,又和她们这些类似俘虏人质的身份不同,却被婚配给自己,真冬姬自然觉得其中另有隐情。

    其实便是她们,都被一股脑发送到自己身边,想来她们也会奇怪,也会有种种猜想。

    多半,便是怀疑两位殿夫人手眼通天,文总院很惧怕她俩,自己又勇敢善战多立战功,由此成为两位殿夫人管制文总院的棋子,借机将文总院可能看中的战利品一股脑打发来。

    但是,黄宝仪和其他官兵女眷一样,被留在新唐城。

    真冬姬有点替自己难过,担心其中还是有隐情。

    黄宝仪实则被送去新齐城养胎,自然旁人都不知晓。

    陆宁揉揉鼻子,想不到这小丫头眼里,可能自己脑袋上绿油油了。

    不过看起来,这小丫头其实挺单纯的,现在,真将自己当成了朋友,是真心为自己难过,觉得自己受了上官欺负。

    “班大哥,你是不是很喜欢小夫人?”真冬姬突然问。

    班大人,变成了班大哥?陆宁又揉揉鼻子,当然,真冬姬的东瀛语里,并不是用的直译“大哥”这种称呼,但大概意思,就是类似中迎“大哥”这种亲昵又略带尊重的称呼。

    陆宁笑笑:“真冬,她不会背叛我的,你不用多想。”

    “嗯,我想也是,班大哥这样勇敢又善良温柔的人,任何女子嫁给班大哥都是她的福气,小夫人很聪慧,她应该也不会嫌弃班大哥生得丑陋,不会嫌弃班大哥官位太低”

    陆宁笑容凝滞,有这么唠嗑的吗?可看得出,这小丫头聊天聊的上头,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这话倒是真心话,就是,听着太别扭。

    “总之,如果是我的话,我永远不会背叛班大哥,如果班大哥的上官逼迫我,真冬就以死明志。”

    陆宁呆了呆,扭头看去,皎洁月光照在真冬姬脸上,更映得她清纯无暇,说这话时,更是真诚无比。

    感觉到陆宁看她,她也转过头,对陆宁嫣然一笑,清美容颜,便如鲜花盛开。

    这,陆宁有些无语,现在的女孩子,可能因为跟男子接触太少,也太好撩拨了吧,自己不过多和她唠了几句,怎么就打动她芳心了?

    就这,还什么经过暗杀训练的忍者姬、巫姬?橘仲任,你好像有点失败啊。

    而自己现今何德何能,除了齐人的身份,加之是头脑简单比较能打的兵头,可说一无是处了吧,便是少女思春,可自己麻子脸也有点丑陋啊?

    “班大哥,父亲放弃我了,也好!”真冬姬漫步向前走着,“可是班大哥,你有什么积蓄吗?总要两位殿夫人那里,送些真金白银,下次立了战功,争取提拔为副都头、都头,你官越大,有人想害你的话,就没那么容易了。”

    歪着脑袋想了想,“班大哥,要不然,我写封信求求我父亲,也许,他肯资助你也说不定。”

    陆宁心中突然警觉,这丫头片子,不会这么能骗人吧?最终的目的,是为了给她父亲写信么?

    打量了她几眼,却看不出什么异样。

    但是,直觉就是觉得不对劲。

    而自己的直觉,一向很准。

    陆宁摇摇头,至少,这丫头片子也没那么单纯,半真半假的,唉,畸形教育的产物,常理真是难以揣测,而自己身边这四个东瀛女子,可能真是集现今东瀛贵族畸形教育之大全了。

    为了家族利益可以牺牲一切甚至可以杀死夫婿的橘氏巫***暗的不知道想做什么来历不明的贵妇;金枝玉叶但要去侍奉神灵终身不嫁而且晚年青灯古佛为伴的皇女。

    怎么就都跑自己身边来了,想想,也真无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