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竹林摇曳,这密汤馆在大宫町东北密林区域,后世应该便是大宫公园,当然,密汤之类,只能成为遗迹了。

    从陆宁居所拉开北面的格栅门,外面便是茂密竹林,以及一汪热泉。

    武藏家建这密汤馆极为用心,热泉区域,甚至还分为温度较高的露天特汤和室内寑汤,也就是热泉处建了木屋,有石池,还有可以躺着泡汤的石头。

    不过主要区域,都在陆宁等住进来的东院。

    陆宁干脆,就住进了密汤小屋,这武藏家所建小屋本来的用途,是去密汤区域前的洗漱略作休息之地,现今成了陆宁居所,因为陆宁喜欢这竹林环绕的清幽。

    跟随陆宁的九名正卒,换做了最早便跟随陆宁,都已经被奖励了婚配的九人,马达山自然也在其中。

    不过,他们九个的夫人,都在新唐城,毕竟这个前哨,各方势力错综复杂之地,还是比较危险的。

    倒是真冬姬和深田恭子,也跟随陆宁来到了大宫地。

    毕竟,一个集忍者、舞姬、巫女于一身的心怀叵测之女,一个是身份来历都不清不楚的神秘贵少妇,陆宁领在身边也算废物利用,做些女仆之事,免得白白养着她俩还不定搞出什么花样。

    便是战乱中被遗弃,也没什么可在意的。

    熙熙攘攘的人群,到处都是叫嚷的贩夫,这关东第一集市确实名不虚传。

    不过也仅仅如此了,商人都是摆摊的小贩,商铺很少,和中迎城市完全两个概念。

    陆宁穿着日式服装行走期间,倒也并不引人注目。

    九名正卒,是严禁私自出街的,免得遭遇暗杀之类。

    王盛重领的五十名侍武士,倒是经常三三两两趾高气昂的出现在大街上,捆绑棒状发髻的“元结”,绣有“齐”字,他们甚为自豪,巴不得人人都知道他们现在是齐人附庸军,很大可能将来能进入新唐市或者出羽、陆奥的大城,成为齐民。

    陆宁在比较热闹的摊位都转了转,也围观了会儿大街上跳舞的白拍子,更被密汤宿场门前的汤娘抛着媚眼揽客。

    最后,来到了王盛重等人所居的宿场。

    源满季派出的使者正等着他呢,是源满季的五弟源满快,和源满季同父同母,看来和源满仲同样不睦,一直跟着同胞兄长讨生活。

    陆宁主要便是要求,以王盛重等人所住宿场为中心,划定距离神社最近的一片街区由齐人直接管理,以此守卫神社安宁。

    莫说对武藏国,便是下野、下总、常陆等国,陆宁都没有领土野心,真将这些地域纳入齐土,难保将来不出现什么分离主义浪潮,现今费心费力提高他们生活水准,也不过养虎为患,因为这片区域,大量移民已经没有空间,中迎诸族少数的话,将来总是麻烦。

    反而掠夺他们的资源和创造的剩余价值,才是中迎诸族能获得的最大益处。

    至于这大宫町,作为内陆集市,其实也就这样了,将来必然被江户町取代,再次搞什么租赁土地的租界也没有必要。

    但作为现今的最前哨,获得这里的话语权很重要,不然齐人正卒也好,这些侍武士也好,属于寄居在这里,根本发挥不了前哨的作用。

    是以陆宁才提出,以王盛重等侍武士所居的宿场为中心,且在宿场设立治安御所,管理这一片街区。

    其实这个提议,等于将大宫神社前面一带设立了齐人建立的隔离带,使得大宫神社对本町的影响力大大降低。

    源满季强行变更神社祭祀的主神,更邀约齐人来此“守卫”神社,可见其对此处寺社势力,对武藏家厌恶到了什么程度。

    当然,不管怎么说,这家伙现在这种好似怄气的作派,如果不是他精神有了问题;就是大智若愚,用一种巧妙的方式,既和齐人有了关联,又没和京都决裂,将来看风向,倒向哪一方,都有退身之路。

    而如果仅仅是诓骗齐人来此,就为了杀死少数齐人,那他怕也做不到这武藏国守。

    而自己的提议,自然契合他打压大宫神社的意图。

    也果不其然,这源满快好似都明白兄长的心思,听了陆宁提议,便代表兄长满口答应,更说明日便将授王盛重为大宫治安御所追捕使的委任令带来。

    追捕使,便是按照原本京都令制,都是各国国守可以任命的令外官。

    更莫说,现今武藏国首当其冲,也成为东部知行国之一。

    所谓知行国,便是将一国支配权给予公卿,甚至赋税等等,也是公卿收取,而现今,这一权力下落给了各个国守。

    源满季和大宫神社武藏家宿怨看起来很深,这才借本国变更为知行国的机会,又勾连齐人,打压武藏一族。

    虽说如果齐人战事不利,其可以向京都辩解为拖延齐人西侵脚步,加之反戈一击的话,东瀛又和中迎文明观念不同,其不会招来什么祸患。

    但是,他如此做,真是深思熟虑的话,显然对东瀛抗击齐人没什么信心,毕竟他距离战场很近,鹿岛之战,其同父异母兄长源满仲如何惨败的,他应该听到了传闻,而那些传闻,比实际的千叶栅一役,又夸张了十倍。

    总之,越靠近东北部的东瀛人,可能齐人不可战胜的畏战情绪越甚。

    和源满快议后,陆宁回了现今被称为“齐伍之宅”的密汤馆东院。

    看到外面有些马匹,陆宁不由微微一怔。

    进了小院子,马达山已经快步迎上来,那眼神诡异极了,看得陆宁一阵头皮发麻。

    “头儿,你不得了,不得了了!”马达山表情实在诡异,令陆宁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进去就知道了,早击指挥使大人等着你呢。”马达山翻个白眼。

    陆宁懒得理他,径去后院。

    竹林之畔,陆立花和两个小小身影站在一起。

    陆宁走过去,随之微微一呆,和陆立花站在一起的,是两个光头小尼姑,都是十来岁年纪,同样秀美脱俗,又都很淡泊的气息,只是,都穿着淡白和服,而不是出家人服装,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到自己,立时都有些惧怕的怯怯低头。

    陆立花走上两步,这名作为虾夷后裔但已经完全融入中迎的彪悍女子,并不知道陆宁便是文总院,淡淡道:“你就是陆大郎?丽景殿有令,东瀛辑子内亲王和资子内亲王,不准落发,念你劳苦功高,配与你做平妻。不过此事保密,我已经叮嘱你麾下九卒,不得对外泄露。”

    陆宁这才知道两人是谁,便是被公卿们撺掇到鹿岛神宫做斋官的皇女辑子内亲王,同时,资子内亲王本也准备送去伊势神宫做斋官,是以同行来见识下礼仪。

    却不想,下总被隔绝,海路也被齐人水军封锁,资子内亲王一时也被迫留在了鹿岛神宫。

    等源满仲战败的消息传到神宫,辑子和资子,便都落发出家,免得受到乱兵玷污。

    其实侍奉神灵,她们本来便终生不能再嫁,便是有朝一日青春不再不能再侍奉神灵,通常也会出家。

    而且,皇女斋官,后世通常尊称为大斋院,为神宫斋主,但通常年纪很小便被送去侍奉神灵,如此才更纯洁,通常都在十岁左右。

    抓到了这俩媷臭未干的小毛孩陆宁知道,但却不想夷懒命早击女营送来自己这里,还什么配给自己做“平妻”,明显就是作弄自己。

    她这草原女子还真是什么都说得出,中迎礼仪,可没什么平妻一说。

    当然,在这东瀛之地,战乱之时,也没人会深究丽景殿此举,有没有违反齐律。

    “我走了!”陆立花拱拱手,其实也很好奇的打量这脸上坑坑洼洼的青年步卒。

    她融入中迎已经几年,可是知道,将异邦公主赐给最低级军官,根本不是常理,这低级军官,必然有过人之处,最起码,也可能是和文总院一般,是皇亲国戚。

    陆宁现今才知道马达山脸上诡异表情什么意思了,羡慕嫉妒恨加上不敢相信。

    当然,同样作为草原部落出身,马达山也不会联想太多,可如果这消息传到镇东军那些中迎来的营指挥使耳朵里的话,怕人人都会猜得到,自己这小小班头,说不定,就是皇亲国戚甚至皇储,历练来的。

    也没去送陆立花,陆宁看着这两个光头小毛丫头,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辑子和资子,也都低着头不敢说话。

    气氛,便显得有些尴尬。

    咳嗽一声,陆宁提高了音调,“恭子,来,带她俩去休息!”

    辑子和资子,听到面前齐人会说东瀛语言,都诧异起来,但还是不太敢抬头看陆宁。

    恭子慢慢走出来,陆宁随之微微一怔,恭子打量辑子和资子的第一眼,分明眼中有仇恨之意,虽然很快隐去,但陆宁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说起来,院落不大,陆宁知道真冬姬和恭子能听到自己与陆立花的对话,不过她俩不懂中迎语言,自然不知道自己和陆立花说什么。

    所以,恭子为什么敌视辑子和资子?是知道她们身份后敌视?还是觉得她们两个会影响她的什么图谋?

    如果是知道她俩身份,恭子又为什么仇恨她俩,是仇恨天皇皇室?

    总之,她绝对不是争风吃醋就是了。

    琢磨着,陆宁也不说破,回身便走,居所里实在乱的厉害,还是去治安所公署转一转,恰好这两天公署新设,自己去盯一盯,莫出什么纰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