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陆宁知道,虽然是以橘氏的名义攻伐的常陆国,但在京都必然引起轩然大波,原来被藤原实赖压制的强硬派的声音必然变得响亮。

    实际上也是如此,不久后,从京都传来的消息,原殿上参议小野好古被任命为“征夷大将军”,以近江国为中心,召集天下豪雄,誓要驱逐齐寇及虾夷。

    更给予了东北各国为知行国的特权,使得各国国守,可以最大限度调动国内资源抗击齐人入侵。

    而对齐人登上东瀛岛,原本京都内,对这一大事件,有很多不同的解读,温和的,称为“齐人东来”、“齐人东渡”等等,便是认为齐人是一种侵略的,也多称为“齐人来袭”,现今,这一大事件,被称为“齐寇来侵”的声音显然压倒了其余声音。

    小野好古,是地方豪雄登堂入室列班公卿的罕有例子,他原本也是以地方豪雄身份任令外官追捕使,在镇压藤原纯友叛乱立了大功,以此位列公卿,不过,二十多年,一直还是参议,也就是公卿阶层的吊车尾。

    当然,便是如此,在现今来说,小野好古也应该特别感激涕零,因为他是唯一一个,非古天皇血脉的贵族,还能成为殿上人的。

    如今,京都起用小野好古领军,应该也是无奈之举,满朝公卿,研究的最多的是,衣服该如何穿,走路该如何走,这些都能玩出花来,但领军作战?这种野蛮的事情,距离他们太过遥远。

    实际上,小野好古怕也有八十多岁了,耄耋之年,也不知道,他在京都待了三十多年会不会早失去了当年的锐气,是变得老眼昏花还是老而弥坚。

    而小野好古厉兵秣马的近江国,紧邻京都,是京都的东大门,从关东上京,近江是必经之地。因此自古以来便有说法:控制了近江便控制了天下。被称为古三关的铃鹿,不破和逢坂,便是在近江国的四周所设。

    小野好古现今年老怕事也好,老而弥坚也好,都不会直接号召天下勇壮聚集近江后便即东征。

    陆宁自也不会远征京都地,自在关东平原,以逸待劳,关东平原的地形,也适合中迎军队的发挥。

    实际上,小野好古被任命为大将军的信息传来时,距离陆宁接到藤原实赖的信没多少时间,只是个前后脚。

    消息传到时,陆宁正领自己那一班士卒,驻扎在大宫冰川神社。

    冰川神社,是东瀛最古老的神社之一,传说是公元前东瀛神话时代的天皇所建。

    以大宫神社为总社,辐射整个武藏国,各个村町和豪族私宅的神社,几乎都和冰川神社一样,主祭须佐之男命,也就是神话故事里传说的牛头天王。

    但现今,大宫神社的主祭神,却变成了帝龘,须佐之男命变成了帝龘麾下最勇猛的神将。

    这当然不是陆宁改的,而是武藏国守源满季举行了盛大的仪式,还由大宫神社的斋官亲自出面,请来了帝龘神像,连带着用石碑凿刻铭文,中迎的帝龘,也和东瀛神话故事发生联系,成为了东瀛开天辟地的神灵。

    随后,源满季亲自写信,请齐人派驻军马守护大宫神社安宁。

    是以,陆宁领自己的一班士卒,加之二十名虾夷奴,王盛重,和五十名侍武士,来到了大宫町。

    大宫町,因为大宫神社而兴旺,在江户西北四十多里,也是关东平原最大的商贸功能为主的市镇。

    整个大宫町,有三四千户人家,其中半数为耕种大宫神社土地的雇农,其余,则多是南来北往商贩和流动人口,关东各地的白拍子伶人,若不在大宫町表演便受到欢迎,就好像没有获得认可一般,在大宫町表演过的,去各地巡演,便高人一等。

    作为国守地的大宫城,则在距离大宫町数里的高地上。

    而此地,也是前去江户及下总的咽喉之地。

    能在此设个前哨,陆宁自然求之不得。

    而源满季在此也并不是一手遮天,冰川神社的神官们,势力就足以和他抗衡,又有一些新近崛起的大名主豪强,土地挂靠在京城贵族名下,他们的庄园,便是国中之国。

    源满季强行将帝龘请入冰川神社,又请齐人驻军来“维持”神社治安,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神官们以前压迫太甚,这才不顾一切报复。

    不管源满季本意想做什么,又是不是和现今京都皇太子一样精神有疾病,但能名正言顺在大宫町落足,以此为前哨,可以第一时间知道西部东瀛的动向,自是求之不得。

    鹿岛之战后,萧皇后作为监军又到了江户,本来黄宝仪随行,但最后陆宁亲自送她回了新唐城而没有领她去大宫町。

    甚至随后,便有大队人马护送她去了新齐城。

    不仅仅是因为大宫町比较危险,主要是这小丫头怀孕了。

    陆宁也没想到,为什么一发而中,要知道,在京城的诸妃,这些年,也仅仅皇后和贵妃有了自己的女儿,德妃那么想要个孩子,却一直没有,反而在外间,罗殿小女王有了自己后裔,现今黄宝仪也是这般。

    难道是汴京皇宫的风水不怎么好?还是有什么辐射使得活力低?不容易怀孕?

    不过想来不可能,在外地自己宠幸的人多了,只能说,黄宝仪这小不点,其实运气不怎么好,才多大啊,就怀孕了。

    陆宁甚至有些后悔带她来东瀛了,但不管怎么说,现今只有尽量令她保持在一个舒适安全的环境中静养,不能再跟自己四处奔波,更不能受到惊吓。

    新齐城和东莱城,是现今东瀛最安全的齐人两座主要经营之城,且都有港口,东莱城太远,只能令黄宝仪在新齐城静养了。

    陆宁领着自己一班,住进了神社的密汤馆东院,密汤馆西院,是神社大宫司武藏清重一家居所。

    武藏清重同时也是本地的大庄园主,神社里神官、巫女,都是他的亲族、子女等担任,又有专门卫护神社的武装“宫家人”,主要便是雇佣的流浪武者和本地雇农中好勇斗狠之辈。

    本宫神社又和京城贵胄有着千丝万缕关系,原本不将源满季看在眼中也属正常。

    而陆宁率众和武藏清重一家合住的密汤馆,实则就是有温泉的别苑,本地天然温泉很多,大宫町里,便有密汤宿场。

    王盛重和五十名侍武士,住在町内一家宿场,当然,不是消费比较高的温泉宿场。

    录事参军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