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小渔村,齐国上使院江户馆正在建设中,而且,其第一层院墙便不是用东瀛来说木板涂泥的结构,而是用石头夯土,从附近征募的村民,日夜不停的赶工。

    同时几里外一处天然良港区的滩涂,也在修整铺路。

    距离浅草寺门前町不远,宫户川碧水之畔,坐落着一片崭新院落,本来是浅草寺的座主圆幸大和尚刚刚用信徒的捐赠起的江畔禅院,现今被齐人征用,成为承香殿夫人的御所。

    陆宁率领九名正卒和二十名虾夷奴作为护卫也住了进来。

    橘仲任,干脆将这浅草北禅院永久卖给了承香殿夫人,售价仅仅五十贯钱,承香殿夫人还是用的纸钞购买。

    或许是橘仲任想通了吧,既然已经如此,干脆对文总院身边亲近之人多所拉拢,作为监军来到江户的文总院的这位姬妾,自然是重点贿赂对象。

    当然,承香殿夫人也投桃报李,甚至派出了亲卫,帮橘仲任训练亲军武士,又提供给橘仲任亲军军械。

    马达山,成了橘仲任亲军的总教头。

    格栅小屋中,陆宁盘腿而坐,看着桌上舆图。

    其实现今江户馆及江户港所圈定的范围,有大片土地也属于西邻的武藏国,不过本就是荒芜之地,现今局势又实在有些乱,武藏国国守源满季,如何想的也不得而知。

    说起来,源满季是在鹿岛发出义勇召集令的源满仲同父异母的三弟,但原本嫡庶的不同,使得两者小时候便有心结,便是后来源满仲的母亲死后,源满季母亲被扶正,两者从此只有长幼之分,而没有嫡庶之别,但小时候的裂痕却不是那么容易弥补的。

    若是平日,作为同父异母兄弟,尤其又不是公卿出身,自会抱团和京都的公卿们争夺影响力,现今遭遇千年未有之变局,兄弟俩,想法怕就不同了。

    源满季,就没有响应兄长的义勇令,武藏国前去鹿岛的武者,都是自发而为,希望在战乱中得到地位的下层武者,源满季的领属武士,却根本没有前往鹿岛。

    由此,也令看着舆图的陆宁在想,这源满季,自己该如何对待。

    旁侧,窸窸窣窣的微小动静,令陆宁抬头,随之,咳嗽了一声。

    小小格栅房内,自己盘膝所坐的榻榻米两侧,三套被褥,每套被褥前,都跪坐着一名只穿雪白薄薄肌襦袢的美少女、美少妇,就好像,都在等待自己一般。

    所谓肌襦袢,便是和式贴身内衣,就如同最简易极美极薄的和服。

    虽说因为各种原因,身边已经一妻一妾一侍奴,但陆宁一直在外奔波厮杀,还是第一次夜晚和她们同榻而眠。

    看了这三名大小丽人一眼,距离自己最近的,被褥紧紧和自己被褥挨着的自然是“正妻”黄宝仪,但因为格栅房很小,真冬姬在自己另一侧,被褥和自己被褥也仅仅隔着两个手掌的距离,恭子在黄宝仪的另一侧,其被褥和黄宝仪的被褥有将近两掌的距离。

    “你们都睡吧!”陆宁挥了挥手。

    跪坐的真冬姬和恭子便都躬身向主家道夜安,然后,钻进了被褥,盖上了薄薄的毛毯。

    刚刚入秋,天气还极为炎热,但夜间这江畔禅院,却很凉爽,莫怪浅草寺的大和尚,看上了这块风水宝地。

    陆宁的心却微微跳了跳,实在是,这东瀛美少女和美少妇进被褥的仪态,探足蜷身,处处充满了仪式感,有一种难言的诱惑。

    黄宝仪并没有动,她还要帮陆宁照管案头的烛灯。

    陆宁做个手势,要她也睡,她却轻轻摇头。

    陆宁不再勉强她,又顺手拿起舆图下的一份奏疏看起来。

    这是来自京城永宁皇后纂写的册子,主要是陆宁不在京的时候发生的各种事情汇编,几个月汇总一次,从陆宁到东瀛,这是收到的第二份。

    陆宁方才已经阅过,此时却是要再看看,有没有什么疏漏。

    基本上,没什么紧急的大事件,需要陆宁注意的,内政方面,便是有几个道执行大皇帝去年颁布的各道三年农政制令时很可能严重弄虚作假,本来三年的计划目标,有两个道竟然已经上奏疏表功,已经完成了圣皇帝的规划。

    永宁已经和内阁议过,将会派出钦差,奔赴这两道核查。

    陆宁倒也没太在意,无非是完全没经历过这种计划目标似的执政方式,表错情罢了,核查下严惩,慢慢的,习惯了就好。

    比之各朝变法,这种硬指标式的执政方式,其实倒挺温和的。

    永宁奏册里边事也没什么大事,值得注意的,第一件事是件喜事,孤悬中土之外的归义军节度使曹元忠,派出侄子曹延恭,穿越甘州回鹘的地域抵达西凉府,入朝觐见圣皇。

    永宁写来奏册的时候,曹延恭还没抵达汴京。

    说起来,在晚唐时期,因为丧失了对西域的领导力,很长一段时间,和中土隔绝的归义军信息不通,中迎以为已经失去了这片土地。

    也确实,在归义军地盘上,本来就出现了独立建国的“西汉金沙国”,后来金沙国被甘州回鹘击败,不得不称甘州回鹘汗为父,成为甘州回鹘的附庸,才得以苟存。

    就现今,虽然大齐最西北已经收复凉州,并设西凉府,屯边军影响周边,但和归义军的地盘,仍然隔着甘州回鹘的势力。

    曹氏政权的使者穿越甘州回鹘地界进入大齐,也算经历种种艰辛。

    曹氏政权是金沙国部将曹仁贵驱逐旧主,不再向甘州回鹘纳贡,并恢复归义军旗号而建立的。

    现今归义军节度使曹元忠,是曹仁贵的儿子,曹氏归义军的第四任节度使,前三任,是其父和两个兄长。

    说起来,现今归义军,虽然未独立建国,但也是个客观存在的独立政权。

    但不关注怎么说,现今其遣使入朝,是个好苗头。

    除了西北,值得陆宁注意的还有南疆。

    从安南武峨镇团练使李艳娘和赤虎军统领米珠处传来的消息,安南地,有一诸侯正逐渐坐大,便是被称为“万胜王”的丁部领,其已经逐渐平定了安南南部。

    陆宁自然知道,这丁部领,便是越南历史上所谓丁朝的开国皇帝。

    而永宁和内阁议过后,已经令米珠、李艳娘,如果接到其他被称为“使君”的军阀之请求,并提供粮草及辅兵开路等等,赤虎军,可以南下支援这些使君,遏制丁部领统一安南之势。

    边事,还有就是最近北韩和南韩爆发了小规模冲突。

    毕竟刚刚划界,甚至还有争议区域,大齐作为宗主国并没有非裁定归属,而是令其共同管辖,如此双方有争斗,也不足为奇。

    但双方都没有发动大规模战争的意愿和能力,倒也不足为患。

    地盘最小的东韩,或者说新罗韩,倒是处处避让,争议区域尽量让出,尽量不和南北二韩起冲突,其主要边界都有山脉相隔,是以和南北二韩争端不多。

    看着奏折,确信自己没遗漏什么后,陆宁将其放下,黄宝仪就忙将其收入一个小盒子,锁好,又忙着出去,端来热水毛巾,陆宁擦了擦手,刚刚沐浴过,被褥被晒得很干燥,天銫凉爽,倒是难得能好好安歇一晚。

    只是,躺下后,却见黄宝仪也洗手后熄灯,然后,仔细听有没有蚊虫,确定自己不会被蚊虫骚扰后,又拿起团扇,显然是准备彻夜不眠,万一自己感觉到热,便会为自己扇风。

    “睡吧!”陆宁小声说,想了想,将薄薄毛毯掀起,拍了拍自己身边空位。

    黄宝仪立时呆住,随之,便忙放下团扇,慌手慌脚的平躺,慢慢挪过来,慌乱无措下,脑袋还在桌案上磕了一下,令陆宁忍俊不禁。

    当黄宝仪小身子终于挪到陆宁身前,陆宁将毛毯落在两人身上并轻轻搂住她时,黄宝仪的小身子立时剧烈颤抖起来,显然,她心目中,圣天子地位崇高到无边无际,如今,却被这宛如神明的主人如此亲密的搂抱,她若不是小小年纪身体康健,怕都有脑溢血的危险,饶是如此,无比激动之下,她头晕目眩,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感受着圣天子臂膀和怀中温度,闻着圣天子好闻的龙息,她几乎要昏厥过去,更有一浪高过一浪的无比舒适感觉传遍全身。

    陆宁看这小家伙眼神迷离的样子,陆宁呆了呆,本来,只是觉得她小小年纪,跟随自己东奔西走,现今更远渡重洋,实在辛苦的紧,想抱她一会儿,以示恩宠。

    可现今,这小家伙身躯不停颤动,而且,比之自己初见,她虽然刚刚十三岁,但发育很快,俨然已经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大个子可也有一米七多了,虽然在自己面前还是显得极为娇小,但抱着这青春热力几乎爆炸的美少女娇躯,却不由不令人的心,阵阵悸动。

    尤其是,小家伙激动之下,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那双灵巧的小脚丫在陆宁腿上,乱踩乱夹

    :。:m.x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