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下总国府城,建在一处高地上,现今这处高地,也被称为国府台。

    齐人军马,驻扎进了国府台西略偏南二十里处一个被本地人称为江户的小渔村。

    双方的谈判,则在小渔村毗邻的宫户川上游北六里,距离国府台十余里的浅草寺。

    浅草寺建于二百多年前,屡遭火灾,又屡次被修复,现今,正被下总国守橘仲任修缮好。

    不过,比之后世陆宁所见的浅草寺,其简陋的就好似乡村小庙了。

    不过,浅草寺前形成的集贸场所,或者说,叫门前町,却是颇为热闹,聚集了数百户人家。

    容真大和尚,和橘仲任,便在浅草寺的正殿前,展开了第一次对话。

    容真大和尚按照承香殿女御大人所说,当然,实则就是陆宁的意思,向橘仲任提出了几点。

    首先,便是明确告诉橘仲任,出羽和陆奥之地,将会成为齐土,以此根绝虾夷之患。

    第二,在不违反第一点的原则下,齐人将会尽力帮助橘氏,或者说,帮助橘仲任,获得类似摄政关白的权力。

    比如,橘仲任可以自称征夷大将军,在敬奉天皇的名义下,以将军府统御全国事。

    当然,要实现这个宏大目标,可能会需要很长的时间,要一步步慢慢来。

    首先,齐人会尽量帮助橘氏取得在关东的统治地位。

    不过,这也需要橘氏自己有所作为,取得相应的威望,齐人只是外力,不会作为决定杏力量深度介入东瀛的内战。

    第三,为帮助橘氏制霸关东,同时为大齐和橘氏友好交往。

    大齐将会在江户渔村所在位置建上使馆,同时在出海口,建设港口,以使得大齐支援橘氏的货物、军事物资可以快速投运到关东地区。

    上使馆和港口地,均属橘氏所有,每年大齐向橘氏支付租金,每年一续约,橘氏可提前三年解约,但租赁期间,上使馆土地和港口地,便等同大齐领土,由齐人治理,行使大齐律令。

    在这一点,陆宁倒是想租个几十年,但毕竟刚刚谈,不能令橘氏觉得失去了这块土地,不过如果真成了约,那么,肯定就是请神容易送神难了,总不能帮其白白开发土地,到时候自有一笔帐可算。

    前几次谈判,都无疾而终。

    第十天的谈判,陆宁参与了进来。

    浅草寺内,闲佑人全无。

    正殿前,古老的杉树树荫形成硕大的阴影,容真大和尚和橘仲任相对而坐。

    知了叫个不停,盛夏尾声,反而更为闷热。

    此处的维度和中迎山东南部地区相仿,农历六月份,正是炎热之时。

    “容真法师,租赁土地之事,可否缓缓再议?”橘仲任慢条斯理的品着香茗,眼里,却有些焦虑。

    橘仲任,看起来最不愿意的,就是第三点。

    对第一点,齐人要永远占据出羽和陆奥,橘仲任也谈不上反对,因为以他现今身份地位,他反对不反对的,也没什么用。

    第二点,不消说,齐人承诺的远期前景,可能比他的野望,还要大大迈进了一步。

    但是,他也没有明确表示赞同,而是很含蓄的,就这点略过不提。

    现今,齐人却好像根本不讲东方含蓄之道,这大和尚,在齐人授意下,将本来应该默契心知的东西,很直白的表述,包括要永远占据出羽陆奥,包括支持橘氏争权。

    橘仲任,却变成了东方绅士,含糊其辞的绕弯子。

    而第三点,橘仲任自然是担心,租赁土地云云,齐人只是个借口,而是要以此为据点,侵占周边。

    若不然,其实齐人圈定的那片地,面积很大,方圆数十里,但实则就一个几十户人家的小渔村,其余都是没人定居的荒蛮之地,齐人愿意招募人手开垦荒地,建设港口,那还不好?

    听橘仲任对第三点,就是不松口,容真大和尚无奈道:“国司大人,租金方面,还可以再谈。”

    橘仲任端起香茗,慢慢品起来。

    跪坐在旁侧的陆宁,此时突然拿起桌上火铳,对着十几步外的杉树,“嘭”就开了一枪。

    巨响之下,就在近前的橘仲任一时被震得头晕目眩,茶杯落地,人也惊慌无比的爬起来。

    他身后十几步外的武士,离得没那么近,虽然各个也都吓了一跳,但立时纷纷拔刀。

    容真大和尚身后的陆宁麾下正卒,只是冷笑,并不行动。

    除了下火铳口袅袅飘散的白烟,陆宁又将火铳放桌上,淡淡道:“国司大人,我大齐若想下你这下总国,易如反掌,你不信么?”

    橘仲任毕竟不是一般人物,初始惊骇之下,渐渐明白过来。

    他开始就不知道这齐人“班头”放在桌上的这奇形怪状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现今渐渐明白,是一种武器。

    他若有所思的走到杉树前,看到杉树树干里嵌进去的铁珠,立时满头冷汗。

    陆宁此时又道:“好叫国司大人知,昨夜,我部霹雳骑兵突袭了自称义勇,从此路过,来自甲斐国要前往鹿岛的恶逆,共三十四人,全部被神火击所杀!”说着话,轻轻拍了拍桌上火铳。

    实则,对方都是被火枪骑兵采用弓骑之法射死的,毕竟火枪要用在关键时刻,使用太频繁的话,故障率也太高。

    橘仲任脸銫微微有些白,慢慢踱步回来,重新坐下。

    陆宁又道:“过不两日,新齐港的大齐水师,也会到这江户湾,若是我大齐想侵入你之领土,又何必耗费这许多时光,和你议约?”

    陆宁在从古河寨动身前,也遣人去新齐城传令,令在新齐港停泊的水师南下,到江户湾。

    当然,新齐港很小,原来的多贺渔港稍微扩充而已,停泊的水师,不过二十多艘船,但如果战事起,其在东瀛东海岸,自然是无敌的存在,东瀛人想从海上运输物资、武者等等,都在被打击范围。

    现今,这些船只,自然在驶来江户湾的途中。

    不过江户湾一带,可停泊海船的天然良港区,滩涂上根本没什么路可走,而如有人烟的江户小渔村这里,水面有些浅,齐人的巨舟驶来容易搁浅。

    其主要还是运送一些物资来,同时,也威吓橘仲任等下总国权贵。

    “我考虑一番。”橘仲任,终于缓缓的说。

    陆宁微微颔首,其心理防线,和原本的底线,显然已经被攻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