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荒天界的天闻城一直是荒字界中最为繁华的地方,这里拥有唯一能通往其他世界的传送通道同时也是统治着各个荒字界的汉尼王朝的都城。

    不到一天的功夫白思玉的事情就被通报到了这里,所有门派驻守在荒字界的人员都被惊动了,但没有人在这个时刻选择轻举妄动,因为每个人都十分清楚这样的好苗子是万年难得一见的,自己手中的权限开出的条件和优待无法吸引一个这样的天才,只有把消息传回自己的门派,然后等待门派里的高层人员的定夺。

    城中最为高大的建筑里同时也在举行着一场会议。

    “你觉得我们能开出怎样的条件让她加入我们?”端坐在皇位上的是一位鬓发皆白,老态龙钟的老人,他眯着眼睛看着座位下面站着的那些大臣。

    “她的父亲是大牛城的粮商,也许我们可以许给她本人一个官职,然后让他父亲做整个荒古界的唯一粮商?”主管财政的严秋生第一个提出意见。

    “但问题是如果其他门派要抢人的话,完全可以许给她同样的条件,这样是没有任何可以吸引力的。”等严秋生说完,现在他身后的刘文思考了片刻便提出了异议。

    随后文官那边又提出了几个类似的条件也被其他人给反驳了回去

    “实在不行,下点狠手直接把他父亲绑起来,不加入就撕票!”主管刑狱的凉蜂文有点不耐烦地说道“当然也可以直接洗脑神控了那个家伙。”

    “这样做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吧?”站在一旁的一位小将军有点迟疑的问道。

    “说什么合不合适?人弄到手才是王道!”凉蜂文有点无语的看着哪位提问的小将军,随后又朝着皇位一鞠躬“还请陛下定夺!”

    可还没等皇位上的人出声严秋生直接一句话顶了回去“你以为用那些下三滥的手段其他人看不出来么?”

    顿时朝堂化为菜市场,各种或文雅或粗俗的问候族谱的话此起彼伏。

    “肃静!这里是朝堂!要吵架脱下这身朝服随便在皇宫外找个地方吵去!”现在皇帝身旁的女子一脸严肃的喊着,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十分清晰的传到了朝堂上那些差点快动起手的大臣耳里。“正视下我们的情况吧,我们再怎么开条件也无法和天地玄黄的那些大门派们抢人,毕竟我们只是荒字界。”

    女子扫视这渐渐安静下来的大臣们满意的点了点头“今天在朝堂之上吵架的扣三个月的奉钱和今年的年奉,动手的追加三十庭杖。”

    大臣们听到之后不由得惶恐但还是跪拜下来“谢公主殿下不杀之恩!”

    “行了…行了…这件事就交给我的莲儿了,一切都交给莲儿定夺了。”老人先是看了看了座下跪拜的满朝文武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慢慢的说道

    “听得安插在各大门派的探子们传来的消息”在一个鸟语花香胜似人间仙境的地方,一人付手站在湖边“荒字界出现了一个天才。”

    “是,属下已经派人探查过此事的真伪。”男人背后突然出现一个人影,不是别人正是那日在天峰山上手刃自己师父的梦溪如。

    “天书的事情你做的不错,按规矩你自己去宝库挑一件趁手的兵刃吧”站在湖边那人没有被突然出现的梦溪如吓到,只是站在那里看着这湖边的风景“那个孩子能争取过来么?”

    “依属下愚见,那人不过是荒字界一个小家的弟子而已,若是强拿定然十拿九稳,但问题是现在基本上所有的名门大派都盯上了这个孩子,如果强取定有所伤。”梦溪如顿了顿又说道“现在许多宗门的长老一级的人物都已经起身前往荒古界了,而且千钰王朝,天风国等天地玄黄中排的上名号的大国也开始动身前往了。”

    梦溪如说完后,看着眼前的背影沉默了下来。

    “你带着双峰去尽量争取一下吧,切记不要和那些‘名门正派’有什么正面的冲突。”男人说完后身影开始慢慢变淡“我要出门一趟,宗门内的事务我已经打点的差不多了,有什么大事就由八部和你来定夺。”

    “你这是打算不会来了么?和之前几次一样?”梦溪如看着逐渐变淡的身影,一行泪痕划过脸庞,变淡的身影突然抖动了一下。

    “你也是知道的,我不太擅长这种离别的场景,所以请你不要这样”男人貌似挠了挠头转过身来,那是一张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面容,丢进人堆里一定会一下子就消失不见得,梦溪如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的时候,就这么想到。

    男人慢慢的走到梦溪如的身前,伸手帮她拂去了脸上的泪痕“多好看的一张脸,哭成大花猫的话可就不好看了,这世间哪有不散的筵席,分别是为了更好地相逢。”

    男人说着话身影也变得越发的模糊,梦溪如伸手似乎想要抓住那最后一点的身影,却什么也无法抓到,看着最后的身影消散在空中,梦溪如仿佛被抽干了全身的力量一样噗通一下跪坐在地上,看着这看了无数次的景銫无声的哭泣着

    秋儿站在大小姐的门口等着里面的吩咐,她在心底默默的回忆着自己的曾经。

    秋儿出身在大牛城下属的一个贫穷的村庄,那是一个典型的采矿村庄,村子里每家人都有人在村子不远处的矿场上班,低薄的薪水只能换来一家三口勉强糊口的粮食,而家里除了自己以外还有两个年幼的弟弟,父母为了生计只能把自己带到大牛城里卖掉,本来是看着自己长得还算是不错打算卖到城里的青楼,但是恰逢白家在招收一位伺候大小姐的婢女,父母就带着自己来到白家碰碰运气,然后用自己换来了足够全家四口一年份的粮食。

    当她回忆到了这里的时候,房门突然打开了。

    “秋儿,上街去置办一点东西。”白思玉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吩咐着在房门口站着的秋儿,秋儿微微一弯腰“好的,大小姐。”

    白思玉微微一皱眉头“我不是说过嘛我们两独处的时候可以不用这种敬语,称呼我为思玉就可以了。”

    “您是大小姐,而我只是一个婢女,您不是常说礼法不可废嘛?”秋儿总觉得大小姐是一个很奇怪很矛盾的人,明明每次在老爷面前总是说着什么礼法不可废,然后自己总是跟下人们不讲礼法,有些东西,明明可以吩咐下人去做的事情,却总是自己去亲力亲为,而且还总是教大家习文练字。

    白思玉无奈的摇了摇头,她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说什么人人生而平等就是一句空谈而已,每个人的灵根就是天与地之间的差距了,有灵根的和没灵根的之间有着巨大的差距,而弱小的灵根和强大的灵根之间又是一种差距,这种差距完全无法用什么后天的努力去弥补,除非人人都能踏上登仙之路,又或者把那种力量化为武器让每个人都能掌握。

    这两条路白思玉上一世都曾经试验过,不过成功不怎么出众。第一条路要想人人拥有灵根需要花费海量的天财地宝,而且成功率也十分的不乐观,第二路从最开始就失败了,他没法跟某个卫星精一样拆解道文,从而完成修真界的修真工业革命,其实最为致命的就是这颗行星根本就不是一颗完整的行星,而是从一个太阳系到另一个太阳系中断断续续的的大陆碎片,白思玉也曾想把每块碎片都拼回到主星上,可惜没有完成工业革命的白思玉根本就没有移动这些大号的宇宙垃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