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冰封之月和炽热之月是荒古界两个非著名的特产,这块大陆碎片围绕着这个星系中的红巨星作椭圆形的公转运动,当大陆碎片离着红巨星最近的时候就是炽热之月,而离红巨星最远的时候便是冰封之月。这种极端天气变化很难有什么大规模的农业活动,反而是矿业比较发达,而白家是荒古界大牛城最大的粮商,以价格公道,粮食不掺杂异物而受到全城百姓的尊敬,甚至连城主也敬白一新三分。

    当白一新父女二人经过一家茶铺的时候,店小二便迎了上来。

    “白老爷,您带大小姐去登仙楼啊。”

    “小女今天的成人礼,所以我带她去登仙楼测试下灵根如何。往后小女还需要各位多多关照了。”

    “白老爷您言重了。这全城大部分百姓还指望着您吃饭呢。”

    “在下才疏学浅,往后的事情还劳烦各位多多的照顾在下。”白思玉也适时插上一句客气话。

    “大小姐言重了,言重了。这话我们可不敢当呀。啊,我也不叨扰你们,慢走慢走。”

    就这样一路走走停停终于在天快暗下的时候两人才走到了城中的登仙楼下,白思玉看着这三四层楼高的登仙楼,不由得在内心感叹道“果然还是我当初所见到的那种样式啊这都多长时间了?距离我上次死亡都快近千年了吧?我记得我们宗门内的所有实验记录都是不带锁的吧?”

    “醒醒,哪怕是他们真的掌握了哪怕普及也不会普及到这种荒字界的,再者说来那群名门正道怎么会让那些东西被传播的这么开呢?”身边的上官婉儿非常负责任的说到“对于那些高高在上的‘仙人’们来说,我们研究出来的那些‘邪门歪道’怎么能被其他人掌握?十有八九那些资料都被他们那些门派瓜分了吧”

    白思玉不由自主把手握成拳头然后又松开了“哎,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放下那些无所谓的‘骄傲’啊!”

    “走吧,女儿,这是所有人的宿命。”白一新说完便拉着女儿的手进入了登仙楼。

    进入登仙楼后里面和外面就划分为了两个世界,一进门就看到一条放着许多白玉雕像的走廊,最显眼的就是挡着通道的一组雕刻的惟妙惟肖的白玉雕像,所雕刻的人物对白思玉来说十分熟悉,正是当年带头打着“除魔卫道”的旗号的那些门派的掌门们,在他们之后的走廊上便是那个被自己一剑削掉四根手指的白莲剑宗持剑长老白天纯的雕像“我记得我当初就削掉了她四根手指吧?也没有伤到她的杏命吧?”

    “被后面的天雷和剑阵给波及至死,不过根据我的观察,她的致命伤应该是被天雷崩毁的剑阵飞出去的一把飞剑,那把飞剑把她给钉死在了地上。”婉儿一脸不屑的说着“再加上你已经死了,所以这口黑锅就扣你头上了。还有那些被剑阵崩毁后飞出去的所伤所杀的人命和被天雷崩死的也被记在了你的头上。”

    “WDNMD崽种!”白思玉在内心咆哮了一句。

    穿过白玉雕像的走廊,白一新和白思玉终于到了登记大厅,一个圆形的大厅的墙上有着许多的门,每扇门上都有着所对应的部门名字,而大厅的正中间这是一个圆形的向导台,一个小姐姐正无聊的坐在椅子上喝着茶,见到白家父女来到,慌忙的站起身来“哎呀,原来是白老爷和白小姐啊,今天是来测试灵根的嘛?”

    “是啊,这位小姐,问下测试灵根是哪个部门?”白一新没有摆什么架子直截了当的问出了此行的目的。

    “跟我来吧,我带你们去吧。”小姐姐打开了向导台的门带走到了白家父女的面前。

    “这样是不是不太好?”白一新有点犹豫的问道“这不是你的工作时间嘛?”

    “没事没事,反正平时也没多少人来这里,这里平时就我和李雷仙长两人,我负责接待而已,说起来三年前还是靠着白老爷的救济我家才没有饿死在那场饥荒里。”小姐姐对着白老爷鞠了一躬“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嗯我记起来了,你是李家二婶的女儿李文溪吧?”白一新深思回想了一下,才想起来眼前的这个小姐姐是谁。

    “是啊,来吧这边请。”李文溪带着两人走到了一个门口,敲了敲了门“李仙长,有人来测试灵根了。”

    “请他们进来吧。”突然的门就自己打开了,里面是一个刻满各种各样道符的园型房间,在房间的中心有着一个巨大的圆形灵体石柱。

    一位仙风道骨的中年男杏从柱子后面走了出来,看起来年龄不过三四十岁,长的十分正派,只不过眼睛附近有着十分浓厚的黑眼圈,一看就是长年“修仙”所导致的“原来是白家小子啊,我还记得你父亲带着你来测试灵根的那次,虽然很微弱不能踏上登仙之路,但也能让你体魄比一般人强壮些许。对了你父亲还健在嘛?”

    “李仙长还记得我,真是荣幸啊,家父二十年前已经驾鹤西去,如果家父泉下有知李仙长还记得他,必然会十分高兴的。”白一新对着李雷深深的一鞠躬,起身后“今天我带着我女儿来测试灵根的。”

    “你女儿也这么大了啊,来小朋友,把手放在这根石柱上来,然后用心感受就好了。”李雷一脸对自己孙子孙女一样的慈祥笑容,领着白思玉走到了灵体石柱前。

    白思玉把自己的手贴了上去,开始用心感受附近的灵气“也不知道这一世灵根怎么样”

    在白思玉把手贴上去之后,房间内的景象就开始变化了。

    一座在场所有人都没有见过的繁荣城市,一条河流从中将城市分为两半无数不同肤銫口音的人在河水的南边川流不息,而河水的北边则是一座富丽堂皇的皇宫,浩瀚皇气在皇宫之中凝而不散,龙啸凤鸣之音在皇宫之内络绎不绝,水墨所形成的五行营素在城外循环而生。

    万界之中所有灵兽突然感受到一股威压降临,稍弱一些直接朝着荒古界跪拜,而强大一些的灵兽的则扛着这股威压向着荒古界看去。

    而万界之中每个帝王感觉到自己皇气被压制住了,每个帝王都感觉到了一丝莫名的恐怖,一个可以君临万界的帝王诞生了,这让他们都想起千年之前那个邪魔外道身边的一个自称女帝的女人。

    而在这房间内的人都被眼前的景象给震惊到了,虽然说测试灵根会展示出一个人的内心景象,但一般都是一些比较单纯的自然景象,灵根资质比较好的可能会展现出一些奇珍异兽而已,而这样恢弘庞大的景象在李雷的印象中是没有记载过的,其实还有一次没有记载过的奇特景象,那是一座现代化的城市,所见所闻的事情都是超出当时那个仙长的认知的。

    而那个人彰显出内心景象的人就是后来的邪修道不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