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在很久很久之前,这个世界还是完整的一个被称为鸿蒙大陆世界,直到有一天,第三任天帝的一个失误,这个世界就这么炸开了,被分为了无数个大大小小的破碎世界,随着一代一代又一代的兴衰更替,历史的真相被掩埋进了岁月的长河之中。

    对于活在这个被后人称呼为万界的世界中,大部分的人和修真者都认为,这个世界从诞生之初就是这样的存在,只有一小部分的人的通过调查和研究之后才发现这个世界原来是一个完整的世界。而这些人在大部分的人眼中就是“异端”“邪修”“疯子”。

    而我们的故事的开始就要从他们拉起大旗打算一口气怼穿整个万界从而将它们合而为一开始

    随着一声巨响大殿的大门被彻底摧毁了,端坐在大殿正中的座位上的人不满的嘀咕了一声“要不是这个世界不允许我早就弄出一整块钛合金当大门了……”

    “你说的那种合金不可能出现的,你说的那种名为‘钛’的金属我们翻找了整个万界都没有寻找到。”一旁的一位女子扶了扶眼镜冷冷的说到“不过现在也没有给你贫嘴的时间了,看样子他们是真的非常恨我们啊,明明我们也没有做什么坏事”

    “呵!妖道!你们还想给你的作为做什么辩解嘛?!”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对着那个女人大声呵斥道“在天元界屠杀30w无辜百姓难道不是你们的随做所谓么!”

    “哼,天元界的屠杀?白颜尊者那不是因为你们天元剑派动用无差别的剑阵导致的吗?我们还好心疏散了近百万的百姓,才让你们的剑阵没有屿成更多的杀戮。”女子冷冷的回应着白颜尊者的质问。

    “额,那也是你们大举进攻我天元界才会导致如此惨剧!”

    “我们大举进攻?是你们天元剑派毫无理由的屠杀了我们在天元界的一个分部,我们为了找你们要个说法才派了一个小队去你天元剑派讨个说法,你们一整个天元剑派打不过我们一个小队就算了,还动用这种无差别的剑阵导致生灵涂炭,我看你比我们更加像是一群妖道。”

    “清照你也不用和他们多说什什么是与非了,这本就是立场问题,在我们看来我们是为了整个世界回归原本的模样,而他们只是为了他们的地位和更好的统治而已…”大殿上那个男人缓缓的站了起身“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和现在一样,给他们一次机会他们也会选择与我为敌。所以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仓啷啷宝剑出鞘,负剑身后微微一鞠躬“晚辈真理宗半步登仙-道不孤拜候各位前辈。”

    “白莲剑宗持剑长老踏雪观花-白天纯,请赐教。”只见人群中走出一个美貌女子,脚下发力数百米的距离转瞬即到,剑似蛟龙出海,气似泰山压顶直取道不孤咽喉。

    道不孤不慌不忙左手双指夹住剑锋,右手挥剑斩向白天纯右手手臂,白天纯见势不妙弃剑抽身后撤,可惜慢了一步,右手四指被削去了一半。

    这时人群之中又窜出一位汉子,那汉子舞着一把鬼头大刀直取道不孤项上人头,身后还有六道白光随他而来。

    道不孤反手将白天纯的剑丢了出去,只见剑如闪电般将那名汉子的身体钉在了大殿的顶上,汉子身后六道白光现出真身,原来那是六柄飞剑,道不孤身旁的被唤清照的女子用手中笔在空中写下了“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十字化盾挡下了那六柄飞剑。

    不过情况比道不孤想象中还要麻烦,不远处已经有数十把飞剑正在逼近,远处已经有不少的飞剑被祭出,整个门口都被各种各样的飞剑占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