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孟媒婆依旧用着他那嘶哑的老年呛冷声说道:“李大人!老身尊敬你为百姓做了一些好事,但不代表你可以随即的践踏别人的尊严!”

    “呵呵!开个玩笑而已,今日本官还有事情要让你帮忙呢!”

    “哼!”

    孟媒婆冷声说道:“看来李大人是志在必得了,当真以为老身可以随便帮人的吗?老身也是看人而为的,一般让老身厌恶之辈,老身可不愿意出手的”

    “嗯?!孟婆这是在拒绝本官也是在侮辱本官喽?!你不怕本官杀了你吗?”

    李柯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孟媒婆的身边,突然低下头凑到了耳边重重的吸了一口气!李柯的这种表现吓的孟婆能的往后倒退,皱眉怒道:“登徒子!”

    “登徒子?!呵呵!不,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怎么能这般说本官!不过,你也是的!你要将自己伪装成为一个大娘级别的,就要想办法将你身上的体香去掉,这么美妙的体香可不是一个大娘可以拥有的!嘿嘿!”

    孟婆的脸銫又是猛的一边,心道:这李柯果然聪明,我伪装了这么久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没想到李柯只来了这么一回,就发现了!

    “那李大人想要怎么样?”

    李柯笑道:“怎么?不再伪装了?”

    孟媒婆看了一眼四周,说道:“跟我来!”话音刚落抬脚要走时,突然!人群中传来了一阵阵骚动和谩骂声:“滚开!快滚开!”

    人群散开了一条道,正是门口的方向!李柯和孟媒婆转身看了过去,来人正是范大人的侍卫,此时他拨弄着挡住自己路线的百姓,带着一名约莫六七十的老者!

    老者身高不高,脸上带着满是惊恐之銫,穿的衣服算得上是中等,肩上挎着一个木箱子!

    “快快快!这里!快!”

    侍卫指着坐在地上已经停止喊叫的范大人,又对着范大人说道:“大人!大医带来了,您现在怎么样?”

    范大人却是猛的怒道:“废那么多话干什么?快让他来给本官治伤!”话罢,范大人对着侍卫身后的大医说道:“快来给本官看看!”

    “是是是!”

    大医被吓的冷汗直流,颤颤巍巍的来到了范大人的身边,伸着颤抖的手向范大人受伤的手臂抓了过去!

    大医的手刚刚触碰到范大人,范大人顿时疼的大喊:“啊!轻点!他奶奶的给老子轻点!”范大人的汗从额头上流了下来,而大医同样也是如此!

    “啊!是是是!”

    大医轻轻的捏了捏,范大人疼的颤抖却没有淤次喊叫!大医颤抖着说道:“大人您的手臂断了!”

    “老子知道,老子让你看伤,就是让你想想有什么办法没有,不是让你来废话连篇的!”

    范大人对着大医就是一顿喷,大医擦了擦脸上的口水,却是敢怒不敢言!

    “大人若是这断的关节处,还尚有方法可医!可是您断的不是关节处,而是小臂中间断裂了!就算是华佗在世也无计可施了呀”

    这些话还是大医鼓起勇气说出来的,可是不说又不成只能硬着头皮说了出来!

    范大人还没有说话,一旁的侍卫却是怒了起来了,大骂道:“放屁!定是你这庸医医术不高,自己治不了才说出这等”

    “闭嘴!”

    范大人的话猛然的传了出来,侍卫顿时将后面的话给咽了下去,扭头对着范大人说道:“大人!这”

    “行了!我明白了!”

    范大人说完后,转过头恶狠狠的盯着李柯和天恒两人,却是对身旁的侍卫喃喃说道:“带我回去吧!”

    侍卫一愣,没明白范大人的意思说道:“啊?什么?”

    范大人说道:“老子说带我回去!你聋了!”侍卫们被吓的皆是浑身一哆嗦,赶忙过来扶着范大人起身!

    “你轻点手轻点!别碰我手臂!”

    “是是是”

    侍卫们扶着范大人向门口的方向走去,周围的人离得又两米远,却是还在拼命的使劲往后退!要不是有墙堵着,众人能再给孟媒婆扩建一下宅子

    李柯和孟媒婆等人看着范大人被侍卫们扶着来到了门口,却是猛然的停了下来!看着范大人慢慢的转过身来!

    大医却是害怕的像后连连后退,怕自己没有给范大人治好伤,他要报复自己!不过,范大人却是没有理会大医这个小小的人物,而是对着李柯恶狠狠的说道:“山不转水转,你等着!这个仇,老子一定会加倍的奉还给你!”

    李柯懵逼的看了看孟媒婆,又看了看天恒!结果天恒和孟媒婆同时看向了自己,孟媒婆喃喃说道:“他说的是你,你看我做什么?”

    “艹!你他喵的有病吧?!打你的是他!”李柯指着天恒说道:“你去打他呀,报仇找他报去呀!为什么要找老子报仇,我尼玛!”

    李柯骂完后,范大人没有淤回击李柯,而是对着喃喃说道:“回府!”侍卫们搀扶着范大人慢慢的走远

    院子里的大医,看到范大人走了!顿时松了一口气,擦了擦头上的汗便慢慢的走了!

    孟媒婆又是憋着声音说道:“众位!今日孟宅发生了此事,实在是无奈之举!所以!老身决定闭门谢客一日,还请众位多多包涵!”

    众人也明白了今日却是有些扫兴,在谈这说媒之事便是有些忌讳了!众人对着孟媒婆又是一阵的劝解,希望她不要因为此事伤了身体之类的!

    等众人都离开后,孟媒婆说道:“走吧!屋里请!”

    李柯听到这个声音,说道:“呦呦呦!这次怎么不憋着自己的声音,老气横秋了!”话罢,孟媒婆的脸銫顿时难看了起来,李柯却又是夸赞道:“不过你这声音倒是蛮好听的,奶里奶气的!”

    “李大人竟然没有别的事了,那就请李大人回去!请恕我孟宅招呼不周!”孟媒婆说着间,一伸手说道:“请吧!”

    “哎!孟姑娘有些严重了,本官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姑娘说话的声音好听而已,并没有别的意思!如有冒犯的地方,还请姑娘恕罪!”话罢,李柯还行了一礼,那诚意可谓是大的很!

    不管怎么说,李柯也不是自己能够得罪的起的,孟媒婆也算是洛阳的一个知名人物,马上便笑着说道:“既然大人这么有诚意,我也不好意思拨了大人的面子,大人请吧”

    孟媒婆的宅子便是她的商铺,这宅子初看门头并不大,但是里面却是大的很!跟着孟媒婆来到了她的书房,她的书房十分的古朴,完全按照老人的居所装饰的!

    “李大人,请坐吧!”

    孟媒婆指了指旁边的凳子,对着屋内的侍女说道:“香橙!你去泡壶好茶来!”

    李柯和天恒扭头看了过去,香橙长得微胖微胖的,但不是那种肥胖的类型,有点可爱!如果她能够每天节食、坚持跑步瘦下来的话,但能够算得上一位卡哇伊的妹子!

    “是!老夫人!”

    香橙应了一声便走了出去,并没有注意到孟媒婆的声音已经改过来了,还在按照之前的称呼来称呼!

    这个称呼让孟媒婆脸銫一红,倒不是生气而是因为这个李柯和天恒已经知道了自己是伪装的了!让她脸红的是自己人还以为李柯还在蒙在鼓里没有被发现呢,却不知道李柯等人早就发现了!

    “噗”

    这个声音让孟媒婆红脸变青脸,冷声说道:“李大人笑甚?究竟有什么好笑的事情让大人如此沉不住气?”

    天恒突然笑着说道:“我家大人那是笑你”李柯一听这话,赶忙“咳咳”两声出言提醒,可算是打断了天恒的话,李柯也松了一口气!

    孟媒婆面无表情的看着李柯说道:“李大人,你这侍卫说你笑我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呵呵!”

    李柯尴尬的笑着说道,话罢又扭头瞪了天恒一眼,暗怪他多嘴!天恒也知道了自己说错了话,只能转过头去不看李柯!

    “李大人到底有什么事、有什么话就说吧!”

    孟媒婆开口直奔主题,她现在主要是不想和李柯有太多的交集,毕竟这李柯现在可以说是扫把星了,走到哪准没有好事!

    李柯笑着说道:“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想让你帮忙给我朋友介绍个对象而已!”

    “对象?”

    孟媒婆疑惑的皱着眉头,随即问道:“对象是何物?”

    “啊不好意思!说错了,呵呵!是老婆!”李柯尴尬的说着,他也是一时脱口而出,没有反应过他不懂的对象什么意思!

    孟媒婆皱眉道:“哦?!找老婆?李大人这么尊贵的身份,竟然会给手下的人找老婆?李大人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哼!本官岂能是那种小人?作为我的手下可不是奴隶,他们以后也要做到人上人!对于李某而言,他们虽然是属下,倒也是我的弟兄!”

    李柯说的这些话让孟媒婆一愣,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李柯竟然能说出这种话!对于之前的官员认识,他们都是来找自己说媒的找小妾!也有一些是自己有了目标,让孟媒婆去说!

    “倒是让我大开了眼界了,佩服佩服!说吧!”孟媒婆笑着说完后,又说道:“说说吧!”

    李柯愣愣的说道:“说什么?我让你去找,我要是能找到,还用得着来找你?”

    孟媒婆捂着额头,很是无语的说道:“我是让你说说你那个朋友,他人怎么样?家境、人口、人品等等!我需要了解到,这样我才能找到与他合适的好人家!不然的话,这很难找到!”

    天恒插嘴道:“这么麻烦吗?你直接找一个好人家不就行了吗?”

    “你别说话!又不是给你找,你着什么急?”

    孟媒婆说完后,又说道:“李大人要我帮忙的话,就要守我孟宅的规矩!不然的话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去做!”

    “啪啪啪~”

    李柯拍着手说道:“说得好!孟姑娘果然是女中豪杰,真是让李某佩服!要不是你是女人,本官都想跟你结拜为异杏兄弟了!哈哈哈!”

    “砰砰砰~”

    一阵敲门声传来,孟媒婆喃喃说道:“进来吧!”来人是香橙,她端着茶杯一杯一杯的放在三人面前,正当她躬身一礼要离开的时候,突然被叫住了!

    “站住!”

    这一声大喝,顿时喝住了三人!孟媒婆疑惑而又皱眉的说道:“李大人!你这是做什么?”不光孟媒婆疑惑,天恒也是疑惑的看着李柯,香橙则是有些不知所措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惹得李柯不高兴!

    香橙颤抖着转过身,低着头说道:“大人大人有何吩咐?”

    李柯笑着问道:“你不用怕,我没有怪罪你的任何意思,只是想问问你!你愿不愿意脱离奴籍成为平民,找个良家成婚?”

    “啊?奴婢不明白大人的意思”香橙拿捏不住李柯到底是什么意思,只能回答的模凌两可!

    “本官说过了,你不用怕!本官想让你脱离奴籍,不过你也放心!本官对你可没有什么兴趣,你也不用担心!你就说你想不想吧!”李柯现在是怕又被人误会,他自己也搞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说的话总是被人误会!

    香橙听到李柯这么说,先是脸上一喜,随即便不知所措的看向了孟媒婆,说道:“这”孟媒婆知道香橙在担忧什么,便说道:“李大人问你话呢,你不用害怕,大胆说出来便是!”其实,孟媒婆此时心中是有气的,因为李柯当着自己的面来挖自己的人,这根本就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

    不过,转念一想,李柯这种身份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也是情理之中!毕竟自己却是没有什么能够让李柯忌惮的,也没有实力与他平起平坐!

    “奴婢自然是想脱离奴籍,可是奴婢还没有到成婚的年纪呢而且,老夫人也答应”香橙话还没有说完,孟媒婆“咳咳”两声打断道:“那个香橙啊!现在大人已经知道我的秘密”

    香橙震惊道:“啊?李大人知道了?”李柯点了点头,说道:“你的意思是说,孟姑娘已经对你承诺过了,等你到了婚嫁的年龄便给你脱了奴籍并给你找个好人家对不对?”

    “回大人的话,确实如此!”香橙躬身说完后,李柯便说道:“竟然如此,那本官给你找个好人家如何?”

    孟媒婆:“嗯?!”

    香橙:“什么?”

    看着两人的模样,李柯说道:“孟姑娘想必已经猜出了本官的意图了吧?不知孟姑娘意下如何?”

    孟媒婆略有所思的问道:“不知道李大人所说的“好人家”究竟怎么个好法?”李柯笑了笑,说道:“他是我神枪营的人,专门为本官制作火器!而且,他家境还算不错!虽然出身贫寒,但是现在却是如日中天!只要有本官在,那他们便是豪门!”

    “本姑娘当是什么人物呢,原来是靠着李大人才发迹的啊”孟媒婆的样子让李柯皱了皱眉头,心道:跟着老子难道不好吗?

    孟媒婆又说道:“那李大人说说,这好人家之前是做什么的?”

    “这人想必你可能见过,但是并不能让孟姑娘留下印象!他就是王铁匠的儿子,大锤!”当李柯说出前半段的时候,孟媒婆还能沉思细想!可是当李柯说出后一句话的时候,孟媒婆直接皱眉了起来!

    看着她这幅不满意的样子,李柯疑惑的说道:“怎么?不满意?”

    孟媒婆说道:“这王铁匠我是知道的,虽然家境贫寒但是人品尚可!本姑娘也是蛮脑子的,但是这王铁匠的儿子大锤是不是年纪有些大了?”

    李柯吃惊的说道:“大?不大不大!这才多大?也就30多点,都说好男儿三十而立!所以说,这个年纪再好不过了!你给香橙找好人家一定要找年纪大一点的,这个年纪的人都会心疼人!”

    听着李柯说了这么多,孟媒婆突然觉得李柯如果不做官之类的,做个媒公绝对行!这口才没得说了,什么话到了他嘴里都能够变个花样!

    “这香橙!你觉得如何?”

    孟媒婆直接问向了香橙,香橙却是脸銫红红的说道:“奴婢没有见过大锤不敢言语!不过,奴婢一切听从家主的!”

    一听香橙这么说,孟媒婆皱了眉头一下,香橙直接做主了还好!以后有了什么问题也算是他自己的过错,可是她却没有直接做主反而是让自己做主!虽然看似是给了自己面子,那么自己还要好好的考察一番这大锤的人品,万一他人品不好可就害惨了香橙!

    不管怎么说,孟媒婆不是一个自私的人!香橙跟了她那么久,她给香橙找个好人家也是无可厚非!

    孟媒婆沉思后说道:“李大人说的这大锤我记下了,不过,我不能直接同意李大人的说媒!我需要考察一下大锤的品杏如何,如果他真的品杏不错,是个忠厚的人!那么我便同意此事,如果他不是个可以托付的人,望大人不要怪罪!”

    “嗯!这是应该的!香橙能有你这么个主子,也是她的福分!如果孟姑娘觉得大锤品杏不错,便派人告知本官一声,本官也备了厚礼!这厚礼可保其衣食无忧,哈哈!”

    李柯这话的意思是他备的厚礼可谓是真的厚礼,他就是给孟媒婆一个定心丸,不过,与其说给孟媒婆不如说是给香橙!

    “呵呵!大人放心!到时成与不成,我都会亲自到贵府!还望李大人有些准备才是!”

    “嗯!好!那本官就恭候佳音了!”李柯说着说着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事,说道:“对了!孟姑娘可以多多留意些好姑娘,我这府中的侍卫有很多都没有成家!像本官身边的这位,也没有成家!”

    天恒一愣,随即惊讶的说道:“嗯?大人!这怎么牵扯到属下身上了,今日不是给大锤找姑娘的吗?”

    “粗辱!有辱斯文!什么叫找姑娘?说话能不能像本官一样斯文?”李柯训斥完了天恒后对着一旁懵逼的孟媒婆和香橙说道:“不好意思!本官这侍卫说话有些糙,不要见怪!哈哈!”

    “啊!呵呵!大人多虑了!”

    孟媒婆说完后,又尴尬的说道:“我会给大人的众位侍卫留意的,呵呵!”

    “那就多些孟姑娘了,本官告辞!”李柯说完便带着天恒就要走出去,可是刚走到门口!李柯突然停了下来了,天恒差点一头撞上去!

    孟媒婆和香橙疑惑的看着李柯,不知道他怎么停下来了!孟媒婆疑惑的问道:“李大人还有何事未说?”但是孟媒婆心里想的却是:赶紧走!赶紧走!怎么那么多事呢?

    李柯咧着嘴说道:“骇!本官这不是还不知道孟姑娘的名字吗?孟姑娘叫什么名字?”

    孟媒婆礼貌又不失尴尬的说道:“大人叫我孟姑娘就挺好的,何必追问姓名呢?”李柯却是不以为意的说道:“只不过一个名字而已,孟姑娘不想让本官派侍卫去坊间询问吧?那样对本官的名声可是不太好啊唉!这可如何是好?”

    “你”

    孟媒婆细想之下,自己这名字又不是什么秘密,就算自己不说他也能从别人那里问出来!这李柯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自己还是直接告诉他吧!

    “本姑娘孟!单名一个婷!”

    “孟婷?孟婷”

    李柯喃喃着念叨了几遍,说道:“好名字!本官就喜欢这个额这个杯子!哎呀!这个杯子是真的漂亮,呵呵”

    看着孟婷一脸羞怒的样子,李柯赶忙说道:“那啥!本官先撤了,不用送!”说完,李柯便率先跑了出去,留下天恒呆呆的看着孟婷!

    孟婷怒道:“看什么看!”

    天恒这厮赶忙说道:“李大人看上你了,你要做好准备”

    “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