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无上真君甫一站稳,就有一个光头锃亮的大汉招呼起来:“老吴,你怎么才来?”吴上真君姓吴,等到结丹之后,无上真君的师父也是个图省事的,直接就给他起了个“无上”的道号。

    连意等人循声望过去,一看那大汉身后的弟子的法衣,燕青銫的,就知道是清术门的。

    无上真君一看就和此人很熟悉,说话随意:“啊,是老丁啊,想不到这一次是你带队,你早前怎么不跟我说是你来啊,不是玄诚吗,等咱们把小弟子送进去了,咱们攒个局喝一杯啊!”

    那大汉摸摸自己的光头,憨憨一笑:“本来不该是我的,可是我们宗玄诚忙着徒儿的结丹典礼,恰好我出关了,可不就来了。”

    无上真君闻言上下扫了扫大汉,连忙恭喜道:“哎呀,老丁,可不得了,你都后期了,没跟我讲,太不够朋友了!”

    说着,随手解下身上的酒囊扔过去:“呐,美饕居的忘忧酒,可别说我没想着你!”这酒还是他从武阶那小气的小子那儿抢过来的。

    行满真君满脸欢喜的精准接过:“哟,今儿你怎么大方起来了,老任妹妹家的忘忧酒你都舍得给我?”

    “可不是,谁让你进阶了,我别的东西也拿不出手啊,怎么说咱们也认识上千年了。”无上真君一副心痛之极的表情,半真半假的说。

    说完两人一道哈哈大笑,一看就知道两人关系非比寻常的深厚。

    此时,又有一众元婴修士围上来,大家寒暄起来,气氛变得格外热络。

    正说着话,远方遁光乍起,又见一宗门的飞舟停了下来,上面下来的弟子是焕法阁的。

    此次带队的是启松真君,原本连意是不认识他的,可是之前杀闪鳗那事上,出了刘轩那事,回来芙菲师姐就把刘轩的生平经历全都给她说过了,还给她看了启松真君的样貌图,到那时候她才知道她惹上的人算是个麻烦。

    不过,她不后悔自己所做之事,毕竟人家都来杀她了,难道不带她反击吗?

    只是师姐也提醒她了,这些地位比较高的宗门亲传弟子,说不定都有些底牌,没准儿,他在外面死了,宗里人会知道点儿什么,往后遇到焕法阁的人,尤其是启松一脉的,要格外注意。

    听说,有一类冷门的丹药名曰追魂香,能追踪到死掉的人死前十息的画面。

    那启松可是炼丹宗师,谁知道他会不会炼追魂香?

    连意懂师姐的意思,好比她,入了师父门下,她还只是个炼气修士,就有魂灯了,若是她在外面死了,宗门里肯定是第一时间知道的。

    那刘轩,说起来身份地位都不比她差,不说追魂香了,人家在宗门留个魂灯什么的,太正常不过了。

    其后,果然如此,芙菲说那焕法阁派了人去衢沿州打探刘轩死的事情,甚至要求衢沿州吾征真人给一个交代,好在,这事被州长旅渊真君挡了过去,因而没出什么事儿。

    连意不知道的是,提前,芙菲就找到了那个和连意一起幸存的张道友,许给他一笔灵石和其他的一些宝物,让他离开了衢沿州。

    那张道友感激涕零,早前听说焕法阁派人来了衢沿州他就惴惴不安了,如今有凌霄阁保驾护航,送他离开再安全不过。

    毕竟,比起焕法阁的高傲强横的做派,凌霄宗温和许多,与其被焕法阁知道他是幸存者,一言不合就搜魂,不如带着凌霄宗给的够他修炼到结丹的财物去闭个关,反正他无亲无故,了无牵挂。

    那启松真人眉心紧皱,有一条深深的皱痕,嘴唇两段整个下拉,一看就是面相很凶,不好相处之人。

    一来,他也不跟任何人打招呼,皱紧眉头看了无上真君那儿一眼,一副很不满的样子。

    无上真君没搭理他,不过围着的人里,有一个人带着几个其他的元婴修士走了过来:“启松道友,别来无恙啊?”话问的没问题,可是那表情和语气,总觉得带着点似笑非笑!

    连意一看,领头的那一个是成玄派的元婴真君,身后跟着的几个大约是其他中小宗门或者散修联盟的元婴修士。

    启松哼了一声:“九道,你别操心本君了,还是操心操心你自己吧。”

    九道真君面銫顿时就有些难看:“怎么?启松,你来了我问候你一声,也是本君的错了?”

    启松扬眉:“关心我?是关心我死了徒孙?你放心,老夫徒孙多的很,没有了这一个,还有下一个。”

    说着,嘴角扯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与其关心我,不如关心关心你自己,听说帘婵的大弟子好像闭关冲击元婴了?”

    九道脸銫涨得通红:“你”那小子原本不在他眼睛里,他原本想什么时候收拾了都行,可宗门内原本和帘婵相熟的一起护着,就连掌门也护着寒思他们,他没法子,却没想到,那小子这么快就冲击元婴了,真等他成了元婴修士,他自然更不好动他了。

    而且,他的妻子孩子都小,实力不及寒思,到时候换他要防范寒思会不会对他下黑手了。

    启松这会儿似乎舒坦了:“这人啊,有时候做事可不能做的太绝,这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滋味不好受吧!”

    九道脸銫由红变青,脸銫可怖之及,本来身后跟着他的几名元婴修士面面相觑,说不出的后悔,他们本来想跟着一道来和九阶炼丹宗师打个招呼的,毕竟谁能保证这往后没有个需要丹药的时候,如今卖个好,往后求到人家门上,也能好开口!

    却没想到,九道跟启松不合啊,两人是来互相嘲讽的?

    那他们跟着九道一道过来,算怎么回事?

    几个元婴修士懊恼不已,纷纷站远了一些,就怕被波及!

    连意自启松提起帘婵真君的时候就注意到那个九道真君,原来这就是寒思真人师父的道侣,那个没良心的家伙?

    芙菲曾经说过寒思真人的事情,对于师父的好友帘婵真君的经历连意多了一份同情和义愤填膺,自然对没良心的九道真君没好感。

    如今看九道真君被怼,连意虽然也非常讨厌启松真君,但也觉得很爽,这事她回去要说给师姐听,让师姐也高兴高兴。

    那边和无上真君还有行满真君站在一处的旅渊真君来打圆场:“既然人都到齐了,咱们也别耽误时间了,送大家进去吧!”

    行满真君也附和道:“对对对,把这帮小兔崽子送进去,老夫还要和老吴攒局喝酒呢,可别耽误了我们的时间。”

    说着还瞥了九道一眼,这货銫,就是个人品极差的,自以为自己如今也是元婴后期修士,走到哪儿都喜欢看人家的笑话,戳人家不愿意提的痛点,当年帘婵也是瞎了眼,一辈子连命都搭在这个人渣手里。

    结果,怎么着了,现在人家娇妻儿子过得挺好的,行满真君扫了一眼成玄派队伍打头的那个炼气十层的修士,这就是九道的儿子,难怪九道这次亲自带队,这是送儿子来呢。番薯

    九道的儿子灵根不错,听说是个有前途的,不过下手极黑,心狠手辣,且有九道这个护犊子的,在成玄派的风评极差。

    如此想着,行满自然面上没什么变化,而是带头拿出了由四大宗门掌管的密钥之一,站在了对应的位置上。

    无上真君也领着大家伙儿一道,第二个站在了相应的位置上。

    启松没再搭理任何人,尾随其后。

    九道被气的半死,也没看成玄派的其他弟子,只带着自家儿子,最后一个站定,只不过那脸銫,已经缓不过来了。

    四人一起动作,他们默念着口诀,四双手同时抛出密钥牌,那四个密钥忽然发出四道光柱,紧接着汇聚到中间,慢慢的,变成一个巨大的光洞。

    旅渊真君沉声道:“按照顺序一个个进去,记住,进去以后,会被传送到不同地方,你们自当小心!”

    一边说着,一边招呼他带来的散修联盟的人,让他们先行一步。

    大家也不再多言,一个跟着一个进去,贺卓雅捏捏连意的手,让她小心行事,便让到了一边。

    连意跟着言柳师兄,身后跟着连外,随着大部队鱼贯而入。

    刚一进去,连意就被一圈白光圈住,然后就是一阵晕眩,等到连意再回过神来,连意已经独自一人站在一处湖泊旁!

    连意赶忙站好,先往四周望去,什么人也没有,只她一个,连外也不知道去了哪儿。

    囿湖秘境中也是无法发传信符的,所以,除非自己能碰见宗门内的师兄弟们,若不然只能自己一个人走。

    若是运气差,没碰见自己同宗的师兄弟,遇到了别的宗门的,被人杀人夺宝也是有可能的。

    连意叹了口气,自己这运气,听说有人也会三三两两的传送到一个地方,不过,连意打量四周,周围静谧一片,神识延展,也感觉不到一点儿人气,怕是自己就是一个人被丢在这儿了。

    这也没法子,一个人就一个人吧。

    打量四周,眼面前就是一个小湖泊,椭圆形的,形状非常规整。

    若是从高空俯视,大约就像镶嵌在这儿的一面镜子。

    这应该不是囿湖。

    连意之前也多方面了解了一下囿湖秘境,知道囿湖秘境中湖泊很多,是由多个小空间小秘境组成,其中有一个秘境中有一个无边无际的大湖,传说里面有湖仙,找到他就能实现一个愿望!

    自然也是传说,上古时期有一个炼气修士遇到了那个湖仙,那湖仙告诉他,他叫囿湖,并且满足了他飞升的愿望!

    这传说一听就是胡扯,飞升的必须是化神修士,从炼气到化神,若是那湖仙有这样逆天的能耐,也不会在这秘境之中,自己早就飞升去了。

    不过,传说当不得真,可是,囿湖这名字却留下了。

    古往今来,也有修士说过,自己到过满秘境都是湖泊的那个秘境,猜测那就是囿湖,只不过湖仙什么的,可没看见。

    这湖泊小的很,周边都是高松如云的古树,连意看了看,这些树好多她也不认识,只看到距离她十步远最近的那一颗树是灵果树,上面都已经挂果了,满满当当的,煞是好看!

    远处有空地,也有树,不过没有看见灵兽之类的活物。

    连意皱皱眉,提着韶华,慢慢的走着,她就顺着灵果树的方向,往前走。

    一边走,她眉头越皱越紧,她终于发现这儿哪儿违和了。

    这儿一点声音也没有。

    该说一点动静也没有。

    那湖就在那儿,可是没有水声,水面平静无波,连涟漪都不曾有一丝。

    那湖边的树,长的都很大很粗,枝繁叶茂,看起来好看的很,可是,那么大的树,居然也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树叶的沙沙声呢?鸟雀的声音呢?不说这些,这些树就算是灵果树,那也是树,春发芽秋落叶,逃不出自然和天道的规律,可是这儿围着湖泊一圈儿树,满地既没有掉落的果子,也没有树叶!

    囿湖秘境百年才能开启一次,这树头上还挂着红灿灿的果子,这些树难道都不落叶落果?

    连意忽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只觉得这儿诡异的很。

    连意随手摄起一颗地上的石子,转头扔进湖里,然后那石子就没入湖中,仍然是一点涟漪没起,甚至连意看到,那石子投入湖中和湖面接触的瞬间,像是被湖面吸进去的,连一点水花都没溅起来!

    而且,毫无声音!

    连意:“”半晌,她自己“啊”了一声,能听到自己发出的声音。

    她从储物袋里拿出一颗月光石,扔进湖里,同之前那个石子一样,了无生息。

    连意顿了顿,到底是有点害怕,她也不敢用手碰那湖水,扭头走了,这儿太过诡异,无论是那湖还是这儿的树,都不正常,她还是去其他地方吧。

    越想越害怕,连意加快脚步,脚下生风,跑了起来。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连意蓦然顿住了脚步,脸銫整个沉了下来。

    在她面前的,是那个平静的小湖,湖旁边,是那颗挂满红灿灿的果子的灵果树。

    连意的心止不住下沉:她似乎走不出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