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连意在宗里待了整整三年。

    这三年,首先她的外貌变化是惊人的。

    整个人脱离了之前瘦瘦小小的样子,个子拔高了很多。

    许是这些年吃的好,又变成了修仙者的缘故,她居然变白变胖了一些,整个人简直可以说是脱胎换骨了。

    虽说跟芙菲那样的绝銫美貌不能比,但是清秀小美女还是算的。

    只不过,也有时候愤愤的很,连外出落的比她好多了,两人越长越不像,连外如今的样貌已经有法子在外面招蜂引蝶了。

    都是一个爹娘生的,凭什么?

    虽有些不爽,不过她有时候也会凝个水镜出来自恋一番,心想,若是她如今再回到凡俗界,狗蛋一家估计都不认识她了吧。

    不过,连意自己不知道,她那双眼睛是唯一没有变化的,她有一双生的极好的眼睛,灵气斐然。

    哪怕她五官如今越发精致,可是一眼让人注意到的还是那一双水光潋滟的双眸。

    这四年,连意每日清晨就和当年在凡俗界一样,要去树顶接受第一缕日光。

    鸿阵涯有一棵古树,是取自议道峰上那棵古桑,只不过这桑树被种在涯边,整个倾斜出去,和这凌峭陡险的涯壁倒是挺相配的。

    却就是这样的地方,连意天天来不说,也招的大家都知道了她。

    不知内情的大家都知道鸿阵涯有个奇人,每日早上卯时初雷打不动坐在最高的树梢之上,面朝东方。

    辰时三刻之后,人就不见踪迹。

    后来有好事者还扒出她的身份来,大家更是议论纷纷。

    外界的这些纷扰连意可不知道,她就是静心过自己的小日子。

    如今,她修为上不仅理顺了九层的修为,近日,还突破了第十层!

    阵道上的那一次顿悟,让她受益良多。她回来后,先是找了老祖宗,不过老祖宗对阵道真是不懂什么,把她赶走了让她回鸿阵涯找她师父。

    可是,师父闭关,也不是她想找就能找到的,无奈只能找师姐,师姐让她给师父发了传信符,若是师父可以看到,必然回复。

    连意本以为要等很久,没想到师父很快回复了,详细指点了连意该如何去学习阵法之道,同时,连意才从师父那儿知道,她那一回是真的在阵道之上有所顿悟,而且还能独辟蹊径开辟雷阵之法,是她的大机缘!

    师父还鼓励她说,若是能够深刻挖掘,好好研究阵法之道,没准她能走的更远,走出一条跟别人不一样的道出来。

    这话给了她很大的鼓励,连意也确实更能潜下心来研习阵道。

    如今,她的雷网更加的暗合九宫八卦,如今已经很成熟了,每放出去一张雷网,里面都是八卦齐全的,碰到她的雷网,就会被阵法套牢了。

    若是她修为灵力够深,完全可以一层套一层,每一层改变阵法方位,将各种阵法融入雷网之中,将敌人套死在层层叠叠之中。

    她曾经把这个设想说给大师姐听过,她师姐赞她说: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天罗地网!

    只不过,她如今灵力不够,炼气十层的她,只能勉强同时放出两种不同阵法的雷网。

    而且,她还有意外的收获,本来她的神识强度就强于别人,如今练习这雷阵,她神识更加强横了。

    这一日,贺卓雅一早就来鸿阵涯找连意,她是知道连意的习惯的,来的时候恰恰好在辰时三刻。

    连意也是刚从树上下来。

    “今日有什么好吃的?”贺卓雅故意问。

    连意:“贺师姐今日是来找吃的?那去仙食堂吧!”

    连意自是晓得贺卓雅的心思,不就看上她从连家带回来的食材吗?

    她前些日子出关回了趟连家,老祖宗逍遥自在的很,活蹦乱跳的,从凡俗界回来以后,不仅一点没变得更加苍老,他还私下跟她说,他感觉他的魂力虽然增长缓慢,可是更加凝实了。

    这么一说,她也就放心了,看他吃好喝好又穿好,完全不孤单不寂寞,自得其乐的很,连意虽然牵挂,也挺放心吧。

    她爹娘早在一年半前出关了,没达到炼气五层,只有炼气四层和炼气三层。

    不过,见他俩挺认真的,连明世就让他们出关了。

    两人在家无事的时候,开辟了一处灵田,专门用来种植一些灵菜。

    所谓灵菜,就是暗含一些灵气的修士吃的蔬菜之类的,可是在修仙界,吃饭并不是修士必备的一项本能,所以,哪怕如美饕居这样的大食坊,灵菜这种也就是个点缀。

    所以,这修仙界的灵菜,就算要种,只在灵气稀薄之地,哪能用内门这种金贵的用来种灵草灵药的地界?

    原本,灵田是用来种灵药的,可谁让老祖宗如今喜欢吃喝,他俩在凌霄宗内门这么好的地界开辟灵田种灵菜这么暴殄天物的行为也就被家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过了。

    老祖宗最大,还能怎么的,家里种菜就种吧,也能把老祖宗留在家里吃饭,也省得每天往美饕居跑了。

    这么一来,家主都没说什么,其他人还有什么可说的?

    却没想到,这灵菜地如今渐成气候了。

    这还要从连长海说起,他在凡俗界是一等膳师,本身在做菜方面就很有天赋。

    如今赋闲于家,修为不够,渝北城疫兽之事还没有完全解决,哪儿都不能带钱秀儿出去玩!

    他也没什么一技之长,孩子们都在宗门内忙,只能寄情于山水了。

    每日弄弄灵菜园倒也是好事。豆豆盒

    因为灵气充沛,这灵菜长的水汪汪鲜嫩嫩的,品相好的不要不要的,而且长得很快,基本上个把月就能一收一大批。

    然后,连长海就在家做菜啊,作为一个一等膳师,他这手艺还是有保障的,许是因为原本那食谱就是连家他们这一脉的老祖连晨思从眉昆界带回去的,所以,用这食谱的方子来调理灵菜,那味道堪称绝品。

    最重要的是,连长海调理的素食得到了连万山的认可,居然留住了老祖宗的心。

    这是多么难得的事情。

    这事传到家主耳朵里,家主特来尝了尝,也喜欢的紧,如今在宗门坊市南街开了个素食坊,专门让连长海去掌勺了,专门做素食,如今夫妻两人在素食坊忙的不亦乐乎,倒也开心的很。

    这消息本来不算什么,连意还在闭关的时候收到过她娘发来的传信符絮叨这些事情。

    连意本来只当爹娘找到了事业的第二春,活的开心自在没什么不好。

    却没想到,过没多久,她娘又来信了,说是仙食堂的戚风真人来了连家,找了她爹,看了她家晨思老祖留下的那本食谱,原来还是一本级别极高的食修的功法谱子

    然后邀请了他爹跟他一道参研食修之道

    连意简直听的囧囧有神,还有这种事?!如今虽然她爹的素食坊开着依然门庭若市,不过每天每天还要挤出时间来跟戚风真人探讨食修之道,不过,因为有戚风真人的帮忙,她爹似乎还真的走上了另一条道!

    为这事,家主特意还带着礼物拜访了戚风真人,感谢戚风真人对连家子弟的点拨提拔!

    只是苦了她娘了,连长海跟她的功法路子都不同了,也不能帮她了,她只能自己琢磨。

    没有连长海事事帮衬,其实连意觉得,她娘反而能走的更好,没了依赖,可不就要靠自己了,这不,修为上她还能更好一点儿,原本就炼气四层的她,连意前几日回去发现她娘虽然还没有突破之兆,但功底扎实的很呐。

    “那不行,仙食堂可没有素食坊的美味素食,我不来找你找谁呢!”贺卓雅说的毫不客气。

    连意一边拿出饭盒子,里面是她特地给贺卓雅带的她爹做的八样素菜,名为八样锦,是素食坊订的最多的招牌!

    “莫不是从我这儿拿回去还要孝敬武阶师兄?”连意一脸怀疑的盯着她!

    “什么孝敬,你这丫头,你武阶师兄对你差不,我拿回去和他一道吃怎么了?”

    “啧啧啧,你有没有良心啊?吃我的喝我的,几句话的功夫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说起来,连意也觉得神奇,她没想到她的一个帮朋友的善意举动,给武阶真人弄回来个师妹。

    她回来闭关不久,就听说贺卓雅和武阶真人结缘,被无上真君看重,收为弟子了。

    等她想传信问问贺卓雅情况,她又闭关冲击筑基了,如今已经是筑基修士了,不过每次她追问这事,贺卓雅就顾左右而言他,真是不够朋友。

    连意只觉得内里有鬼,可惜问不出来。

    贺卓雅赧然:“好妹妹,你莫要问了,等你筑基,你想要什么礼物,师姐都满足你!”

    连意怀疑的看看她,直觉这里面有鬼:“那就不必了吧,你答应我一个要求就好了。”

    她眨眨眼,一脸的纯良,她都想好了,难得贺卓雅松口,她到时候就请贺卓雅做说客,到时候她收集到好的宝物提升韶华的品质时,请无上真君帮她把韶华炼制成她的本命法宝!

    有九品炼器宗师操刀,想想连意就开心的止不住咧开的嘴角。

    贺卓雅哪里知道这丫头早就已经暗搓搓的想好了条件:“那行吧,这有什么难的。”

    一边提着食盒,一边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了,囿湖秘境的名单和日期定了,就是下月上旬。”

    连意点点头,表示知晓了:“还挺快。”

    每百年一次的囿湖秘境是眉昆界的盛事,只要炼气修士都可以参加。

    掌门师叔前些日子让言柳师兄给她了传信符,跟她说了此次名单有她一事,并且发布了宗门任务,只是日期还没完全敲定。

    她也是因为这事早早出关了。若不然,以连意如今能够沉下心来的杏子,她还能再多闭关几年。

    贺卓雅很关心:“你若是有什么需要,就给我发传信符,我这些日子不闭关了,随叫随到。”

    “还有这一次带队的人是我师父,到时候我也会跟着送你们过去。”

    连意知道贺卓雅的好意:“好的,谢谢师姐。你就放心吧,怎么年纪不大,现在越来越像我娘了!”

    贺卓雅扑过来拧连意的嘴:“我这岁数,当你娘也够了,若不然,你认我做干娘如何,快,叫一声娘听听!”

    连意手忙脚乱的躲过她的魔爪:“快走吧快走吧,你再这样胡说,小心我回去告诉我娘去,说你要抢她闺女,那往后你想吃素食坊的素食哼哼。”

    贺卓雅连忙松手,还贴心的帮连意把弄皱的衣服抹平:“我可什么也没说,你听错了,我走了。”一边说着,一边一阵风似的飘走了。

    连意摇摇头,笑着回洞府了,她自然知道如今贺卓雅这么絮叨是为哪般。一来两人关系亲近,二来八成来自无上真君的授意。

    原因在于,连意的亲师姐芙菲这些日子出远门去了,就是为了疫兽之事,那年的疫兽之事,到现在都还没有完全解决,大家都没想到,渝北城潜藏的最厉害的那一只疫兽已经有八阶的修为,而且生出了灵智,极善于伪装,当年神针真君他们围剿它的时候都没成功,被它逃了。

    如今,尚没找到它躲在何处,只是还时不时的出来小范围的作乱,如今也没法子,眉昆界四大宗门商量了一下,各宗每个月都出五名金丹修士十名筑基修士去驻守渝北城,至于元婴修士,全眉昆界每年出两名,一年一轮。

    她师姐芙菲和她家舒澜姐可都去了。

    她家师姐芙菲一走,连意就发现宗门内所有营婴修士都对她关心起来了。

    今日掌门师叔来问候一声,明日泊舟师叔发一道传信符来,要不然就是韭虔师叔问问连家人她的近况,还有贺卓雅隔三差五往她这儿跑

    貌似她家师父闭关,师姐不在家,全鸿阵涯就她一个当家做主的,全宗门都不放心了!

    这该是感叹她家师父在宗门地位高,做人成功,还是气愤自己是多么不招人信任?

    却说,贺卓然刚走,连意刚坐下来准备把阵法拿出来再研习研习,忽然感觉灵兽袋动了动,连意脸銫一变:“小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