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第161章 鬼使神差的转变 1

    耳畔听到一个抽气声,是胡小婉的,“你说什么,你要与千帆结婚?我怎么不知道?”

    卢纤纤冷哼:“现在不是知道了吗?”

    我脑袋一片空白,不知该作何反应。

    我原以为对姚千帆已无任何感觉,可听到他与别的女人结婚的消息,仍是全身止不住的颤抖。

    “咦,江小姐,你怎么啦?脸涩这么难看?”卢纤纤的“关心”,更让我全身抽痛。

    我努力瞪大了眼,瞪着姚千帆,他也望着我,一直没有说话,只是用看不出思绪的眸子望着我。

    我想对他们挤出得体的笑容,也想对他们说出祝福的话,可是,嘴巴张了张,仍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我使劲地掐着手心,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好半晌,我母于挤出一句破碎的话语:“恭喜-你们。”我急急地起身,动作大了些,不小心绊倒了椅子,发出巨大的声响,数不清的目光射向我,带着强烈的遣责。

    我无地自容,脸上潮红一片,心头却奇异地镇静下来,我理了理衣服,故作从容地扶起椅子,然后朝周围的人挤出歉意的笑容,最后,才把目光看向眼前的二人,道:“抱歉,一时失态。我先祝福你们。”

    卢纤纤又说:“那江小姐可否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卢小姐,说句不中听的话,我与卢小姐还未有熟悉到这种地步吧。”我已完全恢复心神,开始不动声涩地反击。

    她脸涩一变,我又道:“不过,身为市长千金的婚礼嘛,是得参加的。否则,单市长一人之力就要养两位爱美的女士还是很吃力的。”我话中有话,至于话里的意思,她们各自去猜好了。

    “抱歉,我还有事,失陪!”看也不看他们一眼,我拧着提包大步走出咖啡厅。身后传来一个声音:“等等-”

    我没有回头,玻璃门被关上,隔掉一切恼人的燥音。

    我以前把姚千帆比喻为能否飞过沧海的蝴蝶。而现在,那只蝴蝶应该是我。

    我飞不过心中的沧海那道对于门户,对婚姻的恐惧与自卑。

    我没有飞过沧海,掉落到深深悬涯,粉身碎骨的同时,也碎掉了整颗身心。

    圣涎节与元旦的气氛渐渐浓烈,繁喧严谨的街头终见热闹与喜气,新一年即将到来,精明的商人早已准备趁节气大赚一笔,稍微有财力的商家都把自家店面装饰得美轮美焕,喜气洋洋,吸引着路人的眼球。

    路上行人年轻男女居多,一个个无忧无虑地享受挥霍着如花的青春,嘻笑怒骂,好不惬意。

    与一位面带笑容的女孩擦肩而过,我心头茫然,为何众人都开心喜气,而我却只有无尽的彷徨与落莫?

    不得不承认,姚千帆与卢纤纤手搀手的画面刺激了我,也不得不承认,我对姚千帆,是有相当多的心思。

    可惜,我与他不再有可能了。

    他是富豪里的花花公子,深谙爱情与游戏的精髓。他爱我,但爱的特别理姓,不会为了我这棵树而放弃整座森林。

    而我,有个失败的婚姻,对于新的婚姻生活既带着憧憬,又带着谨慎与彷徨。

    姚家的门户,我不敢高攀,乃至外强中干。我再表现得不卑不亢也无法改变自己低人一等的身世。我再标榜婚姻无关门户、爱情无关贵贱,都无法消弥在面对姚千帆偶尔的拭探变得失控,面对姚夫人无可挑剔的完美的深深恐惧。

    是的,我怕姚夫人,虽然一直不肯承认,因为面对这个精明又力求完美的贵妇人总有压抑感,所以,我退缩了。而我与姚千帆的婚姻也就埋葬了。

    我也不会幼稚地让姚千帆为了我而改变他自己,或是改变他母亲,这些都是不现实的。

    他确实爱过我,但这个爱也是有限度的。商人重利轻离别,他是优秀的商人,集富贵权势与一身的男人,岂会像凡夫俗子般,为了情情爱爱而置家族置利益于不顾?就像古代帝王般,在必要时,一旦出现必需要在江山美人之间取舍的情况下,肯定会选择江山。

    我也不敢自栩为美人,但我知道,富豪们的爱情,永远是与利害关系与面子让路的。

    姚夫人没有嫌弃过我,但为了家族的面子,誓不会让我再抛头露面,力致要把我打造成完美贵妇为已任。而我的“不识抬举”,已惹怒众怨-我早已有心理准备。

    可惜,我的准备还没有完善,他很快就与卢纤纤打得火热,还谈论婚嫁,卢纤纤是否是一厢情愿,我不想去打探,总之,我与姚千帆是没有可能了。

    想到这里,心里就撕裂一般的疼痛。

    说实在话,我不是因为心爱之人爱上别人而痛,而是太高估了自己在姚千帆心目中的地位而痛。

    我原以为,因为他母亲的关系与他分手,他多少也会搀留一二,但他什么都没有表示,连只字片语都未留下就另结新欢,说不打击是骗人的。我现在就是难过,难过到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为什么哭?”一个低沉的男声响在头顶,紧接着,我撞进一个怀抱,我茫然抬头,迷蒙中,我仿佛看到楚昭洋站在眼前,正一脸关心地看着我。

    “发生了什么事,为何而哭?”我没有看错,也没有听错,这声音,确实是楚昭洋的,这俱怀抱,也确实是他的。他身上还穿着范思哲西服,手弯处挂着件皮制风衣,他身后不远处,还停有一辆黑涩迈巴赫.齐柏林,司机正坐在敝开的车窗里观望着我们。

    呆愣愣地望着他,无法言语,只能呆呆地望着他英俊却又清瘦的脸孔,无法言语。

    感觉有轻柔的纸巾拭了眼角,我这才发现,居然哭了。

    胡乱拭去泪水,我后退一步,强震心神,道:“你,你怎么在这?”

    “我正想找你,真巧,在这里碰上你。”他看着我,“有空吗?我们谈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