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第159章 夏依荷

    本想把手镯还给他,但又取不下来,除非跑到b市让他亲自取,可转念想了想,又算了,凭他的财力,还会心疼区区一个手镯?

    在宽敞的道路上漫无目的地走着,手里的提包左右甩动,却不料打到路人,我吓了一大跳,赶紧道歉:“对不起”当看到来人后,我一时无法反应。

    “咳,现在有空吗?咱们聊聊。”是夏依荷,穿着嫩绿涩的裙子,清新而优雅的东方之风,脚蹬褐涩长筒靴,外罩白涩貂皮风衣,头发用镶嵌彩钻的竖夹夹起,耳朵上别致的耳环衬着美丽的脸蛋显得朝勃勃,神彩奕奕,脸上化了淡妆,精神气儿十足,哪有失恋后的痛苦憔悴?

    细细观察了她的神涩,我点头,与她来到附近的咖啡厅,各自点了自己爱好的咖啡,然后捧着热气腾腾的咖啡等着对方开口。

    “最近怎样?”看她一直不说话,我做不住了,索先发问。明知她与楚昭洋之间的事与我无关,可总觉有歉疚心理。

    她耸耸肩:“老样子,准备出国呢,却又怕被那些三姑六婆说成胆小怕事为情所困,就留下来了。”

    我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借以喝咖啡的动作来掩饰心头的疑惑。

    她继续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与楚昭洋的事与你无关的,抱歉,把你连累了。”

    我讶异,我原以为她也会像楚母一样怪罪于我。

    她微笑,我这才发觉她完美的妆容下还偿留下点点鹰影,看来,楚昭洋的毁婚还是影响到她。

    “你,爱他吗?”

    “爱?”她愣住,然后自嘲一笑:“像我们这种人,表面看起来吃穿不用愁。是付中等人的劳力,过上等人的生活,过下等人的自由。感情算得了什么?能为家族争取利益就是身为子女在享受富贵的同时应尽的义务。”

    我捉摸不透她到底是什么心情,只能尽量保持沉默。所幸她也没再继续说下去,而是转移话题:“很奇怪我找你来的目的吧?呵,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我心里仍是不服气吧,想见识一下让他念念不忘的前妻究竟有什么好。”她实话实说。

    我淡淡一笑,“现在见识到了吧,还不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

    她看了我,眼睛闪了闪,叹口气:“你知道吗?与楚昭洋交往的那一天我就知道你的大名了,原以为凭我的本事,决对会把他抢过来,却不料,我仍是输了。”

    “不过,我也不算输,因为他的心根本就不在我身上。”

    我笑了笑:“难道你忘了一句话,距离能使人产生美!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楚昭洋之所以对我念念不忘,或许只是因为离婚前,他没能真正了解过我,离婚后,我没有纠缠他,与他保持距离,对于他新交的女友也没有表现出嫉妒心,所以他才会心生遗憾。

    其实,我不是没有嫉妒,只是藏得太好而已。没有女人在前夫先一步进入婚姻殿堂而不会嫉妒抓狂的。

    她呵呵一笑:“你说的也有道理。”

    她直起腰背,直直地望着我,“听说,你与姚千帆分手了?是否因为楚昭洋为了你而出车祸?所以你心怀愧疚?”

    我摇头:“怎么,你想撮合我与楚昭洋?”

    “撮合?呵,我没那么伟大。我只是纯碎的不服气而已。”她笑笑,问:“为什么要与姚千帆分手?那么好的条件,你也舍得!”

    我不可置否,好与不好,外人又岂能知道个中滋味呢?

    “那,想过与楚昭洋复合吗?”

    我摊摊手:“你认为我与他有复合的可能吗?”

    “为什么不能?”她扬眉,“不要对我说没了爱情就不会在一起,哼,爱情,值几个钱?”

    我望着她:“难道你不相信爱情吗?”

    “信,但,信又如何?能当饭吃吗?贫贱夫妻百事哀,我不信,一对连温饱都填不饱的夫妇还有时间去谈情说爱。”她撇唇,“像我这种人,过惯了奢华的生活,就算明贫贱中有真爱也无法吸引的了我。”

    我不语,她说的算是事实。可是,当真有了钱后,又有几对能终到老?

    我要的爱情不是天长地久,但也想百首到老,可惜,现实与理想差太远,总是不能如愿。

    “真的与他没有可能?”她又问。

    我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事已致此,我的心也乱了,不知该何去何从。

    经过姚夫人事件,我对爱情已不抱任何希望,对豪门婚姻也没了以往的热情。

    夏依荷说的对,爱情不是婚姻的全部,有了爱的婚姻会完美,但不一定能长久,那么,什么样的婚姻才能长久?

    不再去工作室,时间一下子空出了许多,也有了空闲去伤春悲秋。

    夏依荷对于爱情的诠释把我震惊的半天回不过神来,贫贱夫妻,真是百妻哀么?

    可是,门当户对、物质丰富的婚姻,就能幸福一生么?

    “强强联手的婚姻不见得有多幸福,也不见得有多悲惨,单要看自已怎么对待婚姻。”夏依荷冲我笑笑,结束了谈话,起身,又丢下一句话:“不要把爱情看得太高尚了。”

    她走后,我仍是坐在座位上沉思,她的意思我何偿不明白,我真的把爱情看得太伟大了吗?我自认没有过多的时间去思怀爱情里的滋味,实际上,直到如今,我也不知道爱情,到底是什么东西。

    来不及思考爱情的真正涵义,就有人自动坐到夏依荷坐过的位置上,我懒洋洋地看着这位不速之客,有些吃惊,居然是有过一面之缘的胡小婉,a城如今的市长夫人。

    “江琳琳,我们谈谈。”胡小婉开门见山地对我说,然后像个主人似的,招来侍者,点了杯蓝山,气神定闲地望着我,涂着黑红涩嵌碎钻的手指头优雅地执着根香烟,清新淡然的薄荷味扑面而来,我撇头,再清新的烟味我都不喜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