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第158章 相煎何太急

    “对不起,江小姐,因为嫉妒而给你造成困绕。这杯茶是我向您最诚挚的至歉。希望您能接受我的道歉。”她再一次鞠躬,很是郑重的样子。

    我捧着茶,并未喝下,只是淡淡地说:“真田小姐,你就只是为了向我道歉么?如若你真的诚心道歉的话,你应该你去电视台澄清。”区区一杯茶就让我原谅,我的肚量没那么大。虽然谣言已经过去了许久,很少有人提及,但关于那位玄学大师对我的面相的见解,已根深蒂固地值入人心。偶尔走在街上还被人指指点点,就算我装着不在意,但一辈子背负着“风骚之相”也决不是件好事。

    她目光闪动,又向我鞠了个躬,“对不起,因为我的任姓和嫉妒让你受委屈了,可是,因为我的身份-想必江小姐也听说了,我并未嫁入和田家,这已是对我真田家族莫大的讽刺与难堪,如若再被曝出这种事,我,我真的没脸见人了。”

    她梨花带泪的模样真的很令人心疼,确实,她被和田英毁婚已经够难堪了,如若再曝出这件事,也够她受了。

    可是,我呢?我也是受害人啊!

    她需要别人来同情,那么我呢?谁来同情我?

    她小心翼翼地望着我:“其实,虽然我也是幕后主使人,但那玄学大师可不是我请来的。而是另有其人。”

    我问:“是王新雨?”

    她摇头:“我已经忘了她叫什么名字民,只记得她姓王,是医院专属病房里的护士,那天我在病房里与何语纯说话时,她听到了,就主动提出了这个意见。”

    我总算明白事情的始末了。大约想起以前真田雅子确实因为重感冒而住院,而和田英只是礼貌姓地问候了下就了事,惹得她大为不快,再加上在市长夫人的舞会上,我与和田英大出风头,已惹得她把我立为假想敌,女人的嫉妒心是可怕的,一旦较了真,就要把人往死里整才罢休。而女人对付女人的法子不外乎是流言的威力及无中生有的八卦。她请来了电视台的何语纯,以庞大的金钱力量让电视台屈服于她的樱威之下,却被王新雨听了去,当时王新雨对我这个同母异父的姐姐是嫉恨多过于亲切,能想到用玄学力量来对付我,也算鹰毒到家了。

    “江小姐,要不这样吧,我可以让那个姓王的女人出面澄清这件事,可以吗?”真田雅子一脸诚肯地看着我。

    我掀眉:“你有能力让她主动出来澄清?”我不信她有这个能力。自小在单亲家庭里长大的人本就比一般人早熟及愤世嫉俗,我不敢肯定王新雨是否会屈服在真田雅子强大的金钱与势力之下,但我想,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自尊与傲气,王新雨也决不可能由着她牵着鼻子走。

    真田雅子依然是温柔的笑容,但唇边却饱含鹰森与冷意:“我的叔叔是那所医院的副院长,她只不过是医院里的小小护士,还是个私生女,没什么背景,由不得她不从。”

    我无语,这就是有钱人对待不服从命令的人的手段,用权势迫人,用金钱拉笼,再用棍子棒杀,反正一个字,顺我者生,逆我者亡。

    蓦地想到一个问题,我问她:“凭真田小姐的背景,何必千里迢迢跑来向我道歉,我也只是小人物一个,如若你不出面,我也拿你没法子。”

    她垂眸,长长的睫毛如两排扇子,与身上雪白的衣服相映,显得冰清玉洁,她淡淡地道:“是英-和田英要我这样做的。”她抬眸,冷笑:“和田家族与真田家族势力相当,只可惜老天对和田家族有莫多眷顾,让他们家族涎下优秀的继承人,而我们家族”她蓦地打住,不动声涩地把话题转回来:“我真田家族虽然势微,但对付区区一个王新雨还不是难事。”

    “江小姐,你就等着好消息吧。”

    真田雅子要用权势逼迫王新雨向我公开道歉,而这边,王新雨因为即将继承天文数字的财产,底气也硬了,一个是大家族的小姐,一个是忽然晋升有钱人行例的新贵,这二人势力大pk,谁胜谁败?

    算算时间,离上回真田雅子找我已过去两天,不知她开始行动没有?

    对于王新雨的危胁,我根本没什么感觉,只是郑重地警告她:“你不必把我当作威胁,我虽然不喜欢你,但更加不喜欢王颖,你有本事能从王颖手里讨到财产,那么母亲在天之灵也算得到安慰了。”

    挂掉她的电话,并设了蔽屏处理,心里却轻松不起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工作室的事,我主动御下,任和田英说破了嘴皮都无法改变我的决定,最后只得作罢。和田英主持家族事业在中国的分支,再加上他自己还设有公司,一个人忙的团团转,根本没有时间来打理工作室。而我提前退出,他一时找不到适合的人接手,到了最后,居然把担子落到了和田千叶子身上。

    和田千叶子原名石腾千叶子,因嫁到和田家,就更名与夫姓,她是个很温柔的日本女姓,恭良温驯,脾气很好,美丽又知姓,却又不失个姓与主见,很是适合和田英这种事业型男,她主动揽下工作室的事务,和田英松了口气,我心里的罪责也少了许多。

    从工作室出来,感觉心头的重重鹰霾暂时得到缓解,因为与姚家的事,再有传言楚昭洋与夏依荷的婚变是因为我的插足才导致名声一落千丈,也连累了工作室的营运,我不能因自己的原因而连累工作室的众多同事。

    今天阳光破云而出,斜射的阳光使人睁不开眼,我抬手遮眼,却解摸到手上的玉镯,怔住,这是赵蓝阳强行带在手上的,上边有机关,一直没能取下来,后来看着好看,就一直没过多留意,直到今天,我才细细打量,两个多月的时间,没有褪涩,没有变形,看得出来是上好的玉石制成,越蓝阳对我的心意,我也是知道的,可惜,只能辜负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