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第155章 “父亲”江怀民1

    “琳琳,怎么搞的,又把自己置于流言当中。”从老家回来的梁锦一脸担忧地揽着我的肩。

    “不过,危机就是转机,楚昭洋与夏依荷分了,你就有机会了。不要把自己往死胡同里钻。鞋子还是穿过的最合脚。为了意涵,你可以试着与楚昭洋复合。”

    lush也一脸沉重:“我也偶尔听说了姚千帆母亲的辉煌事迹,我个人认为,你与姚千帆的婚事,还是慎重考虑的好。因为婆媳关系在婚姻的幸福与否中也占有相当重的比例,更何况,姚夫人早年丧夫,姚千帆又是唯一的儿子,这样的人家,你嫁过去确实会受气的。相反,楚家不会有这方面的条条框框,楚昭洋,你也可以考虑考虑。”

    我无声地笑,不作正面回答。

    也有反对方,比如工作室的顾客miss方,她一脸气愤地对我说道:“什么嘛,楚昭洋与夏依荷分手关你什么事啊,你成天都在工作室里,早出晚归的,哪有北京时间去搞破坏,这些人真是吃饱了没事干,就是见不得别人好过。”当她知道梁锦与lush向我出的“溲主意”时,立马反对:“楚昭洋算什么,不就是前夫一个嘛,好马不吃回头草,琳琳,一切向前看,好男人一定在前边等着你。”她捶我的肩膀,一脸严肃,“千万不能与楚昭洋复合啊,不然,这次的流言岂不就证实了你是横刀夺爱的第三者吗?重新嫁过好男人,给他们瞧瞧。”

    也有中立派,比如和田英,他朝我笑笑,一脸诚肯:“好好考虑吧,楚昭洋与姚千帆都是不错的人选,不要因为外来的阻碍和不必要的自尊心而丢失了自己一生的幸福。”

    我沉思,世人都认为与楚昭洋复合是皆大欢喜的事,与姚千帆修成正果就是挑战离婚女人的身价极限。

    心里矛盾,如今对楚昭洋是没什么感觉了,与姚千帆的感情也看得淡了,我的爱情,在一次次的打击与流言中已烟消云散,难道真如世人所说,婚姻不会因为爱情的丢失而消失,而爱情,不会因为有了就会进入婚姻,因为,爱情是不能当饭吃的?

    很奇怪,当流言渐渐平息后,江怀民居然主动找上我。还有奶奶在一旁。

    我不明白以前一提起父亲就切齿痛恨的奶奶居然与父亲一同出现,并且态度亲切自然,不似作假。心里存了疑问,却不便说出口,因为他们母子一同敲开我套房的防盗门,只为要我帮江怀民一件事。

    “琳琳,想必你已知道自己的身世,你一向是个聪明的孩子,应该知道我并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江怀民开门见三的说。他身上穿着考究的西装,雪白衬衣,领带打得一丝不苟,嘴里刁着根雪茄,手上戴着劳力士钻表,手指上还戴着精致的尾戒,他穿着很有品味,身上没有丝毫泥腿子的粗俗气息与暴发户的嘴脸。

    发福的身体深陷于沙发内,有成功人士的典范与王者之风。

    看着他毫无愧疚的神情,我轻扯唇角。他不是我亲生父亲,我也不好用父亲的身份与职责来要求他。

    “琳琳,上次骂你是我不对,但我也是一时冲动,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奶奶搓着手对我说,坐在我身旁,布满皱纹的手看起来是那么的显眼,我又怎好对一个不计前嫌把我养大的老太太计较呢?

    “从你六岁起,我就知道你不是我的亲生孙女,但在你父亲走后,你母亲又离家出走,本来想丢下你的,可是你还是个孩子,不能因大人曾经犯下的过错就承担不是你的责任。”

    我朝她挤出微笑,握着她的手:“奶奶,我从未怪您,真的。您永远是我的奶奶。”后边一句话我是低下头说的。

    于感情上,我是不能忍受她的“慈悲”与“大义”,可是,在道义上,我总欠她一份人情。

    她欣慰地拍拍我的头,道:“我就知道琳琳是个知恩图报的孩子,不枉我那样对你。”

    我垂眸,掩去眼里的冷笑。

    “说吧,无事不登三宝殿,找我有什么事?”不想再废话,我直接问。

    江怀民清清喉咙,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我以为王氏企业负责人的内讧与婚变把众人的注意力转移,我主可以高枕无忧,但我没料到,王颖为了保住财产,居然会这么恶毒,居然把王新雨看进去作挡箭牌。

    江怀民与王颖的官司确如江宇斌所说,由江怀民胜诉,王氏企业大半资产都归江怀民。

    王颖母女虽然手上仍捏有不变的股权,但却要给江怀民七千万元的陪偿金,及旗下大半动产与不动产,王颖因为是过错方,按婚姻法归定,要把自己的财产分掉一半给江怀民。总体算下来,江怀民分得的财产已过亿。

    法律的无穷威力不会因王颖的身份而改判,除去江怀民分得后的财产后,再加上银行的外债,她几乎一无所有。

    为了不让江怀民分得太多财产,她居然走了一记险招。

    王颖对外声称,王氏企业是她与其姐姐王薏共同拥有的,只是王薏很少出现在公众面前,所以不为外人所知而已。但王氏企业的继承人确实还包括王薏。法院判决把王氏企业一半资产判给江怀民,是不合理的。除去王薏的一半股权,江怀民只能分得她手中的一半资产,也就是把王氏企业一分为二,而江怀民只能分得这半边的一半,与原来的七千万少了整整四分之一。

    王颖还弄来了二十多年前其父亲留下的遗书,上边声称王氏企业及其相关产业都由两个女儿王薏和王颖继承,一人一半,不得干涉。

    法院看了她这份遗书后,只得重新改判,但江怀民却冷笑着把当年王颖为了争夺财产而使尽卑鄙手段暗害其姐的事说了出来。而王颖也不甘示弱,骂他一派胡言,声称姐姐王薏虽然去世,但她还有个女儿,是有资格继承其母的财产,也就是王新雨。

    而王新雨也证明了自己是王薏的女儿,有资格继承母亲的遗产,所以江怀民是没有资格分得整个王氏的一半财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