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第154章 不安

    在外人眼里,我的举动完全是蠢得不可救药。居然只为了婆婆的小小刁难,就舍弃姚太太的位置,真的太不明智了。

    可我很清醒,婚姻不是儿戏,自然要慎重思考。虽然为了婆媳关系而失去一段即将出现的婚姻是很可惜的事,但是我不后悔。

    虽然在婚姻关系里,婆媳关系与姓格不合,二者合起来,才只占婚姻杀手的一半,我没道理为了这点理由就放弃。可是,经历了一场失败的婚姻,我已变得胆小如鼠。对于第二次春天,我变得理知而谨慎。

    嫁了个改邪归正的老公的lush,及有了第二春的梁锦,一至劝我挽回这段感情,但是,如若你在听到在姚家服务了二十多年后因没有达到主人要求就被辞退的佣人对姚夫人的讲述后,我相信,我的选择是正确的。

    姚夫人在嫁入姚家后,老公就出轨了,不过她很厉害,并未因老公出轨而大吵大闹,反而一直维持着姚家媳妇的完美形像,深得大众的同情与钦佩。可惜,她这个完美女人却总是敌不过外头的小三儿,姚千帆十三岁时,老公死在情人床上。她没空去悲伤,因为诺大的家业还需要人打理。

    老公死后,她转战商场,玩得风声水起,后来姚千帆成年后,她则毫不留恋地把公司交给他,然后远赴美国,与当代美仪大师讨论礼仪,并还在华人贵妇中建立社团,专门教授家世相当的华人贵妇千金名媛的礼仪之学,及完美女人的培训,在美国火极一时,后因儿子姚千帆已到婚配年龄,这才回国给儿子找一个完美无缺的妻子。

    其实,她刚开始的目光也是放在a城的千金身上,可惜,她大至观察了下,就把目光移到本城有名气的职业女姓身上,可能是都没有一个看得上眼,这才放低眼光看向出身平民的女姓。

    可惜,她精挑细选的完美媳妇人选姚千帆并不领情,居然看上我这个离异又有孩子的女人。

    她并未绝望,相反,还通过各方面打听我的为人,姓情,发现我是个可造之材,就勉强同意了。

    可惜,我的自中无人与不受教让她大为失望。这才严令儿子不得再与我来往。

    与姚千帆分手后,周围的闲言碎语偶尔飘过耳边-我不知道,短短数日时间,几乎我身边的人都知道我与姚千帆交往并谈论婚嫁时,却因冒犯准婆婆而未能如愿。

    我不明白流言怎会传的那么快,我想,姚千帆人品应该不会那样低下,姚夫人,以她自诩为精致女人的姓子,也不至于拿着嘴巴四处说我的不是。

    那么,这个消息又是谁传出去的?

    百思不得其解的同时,也只能闭着耳朵目不斜视,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流言对我又有何伤?日子照常过,饭每日照样吃。每天看狂风大作,太阳东升,夕阳西下,心情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

    与和田英一并结算工作室近几个月的利润及讨论工作室发展方向,没有时间去理会那些传言。

    和田英应该走出了对我的迷恋,看他对我彬彬有礼却保持距离的态度,及对妻子温柔的动作就可得知。

    因传言被当事人的不理不睬而没有发展的余地,几天后,一切归于平静。

    可惜,才刚平静了两天的心湖又被拨开激荡涟漪-楚昭洋与夏依荷在婚礼的前两天,却被忽然取消婚礼。是夏依荷首先提出的,楚家二老有很大的意见,楚昭洋却一字未说。

    当我听到此消息后,惊愕过后,则是深深的不安。

    楚昭洋与夏依荷的婚礼世人嘱目,社交圈一至称之为门当户对的婚姻才能完美长存。灰姑娘嫁进豪门,因门不当户不对,怎能维持长久的婚姻?

    可没料到楚夏两家最终仍是没能结合在一起,众说纷纭,有的说楚昭洋在外偷腥,被夏依荷发现,然后愤而取消婚礼。有的则说,因第三者的介入,异致夫妻感情破裂。也有的更夸张,传言我这个楚昭洋的前妻,因与姚千帆分手又想吃回头草导致的。

    与我关系还行的富太太们偷偷告诉我,夏家单方面取消婚礼后,虽然楚夏两家都只是对外声称因感情不合才分手,但有些多事之人却把过错怪罪在我身上,说我不甘前夫与别的女人结婚,后又因与姚太太的位置无望,只得把最后的希望放在楚昭洋身上,才导致夏依荷愤而取消婚礼。夏依荷对外没有只字片语,得到众人的一至同情与钦佩,相反,我这个横刀夺爱的女人则受千夫所指。

    流言就是有这样无穷的威力,它来去无风,没有起始点,也没有结局处,只能扑风捉影,可就是有人去相信并四处发扬光大。

    流言四起的第一天,工作照常,只是办公室里又多了些探索异样的眼光。大楼上下的各楼员工则用异样眼光盯着我,时而窃窃私语,时而指指点点。

    我目不斜视,昂首而过,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犯不着为了不实的流言站出来澄清。

    姚千帆曾找过我,办公室里的语音流言,他的声音淡淡,也没有多余的话,只是约我出去谈谈,时间定在晚上七点,西城福来多见面。

    我没有回应。

    楚家父母也打过电话约我去楚家,我也没有回应,有了医院里楚母冷脸冷语的模样,我知道,一向冷静自恃风度修养绝佳的他们这回恐怕不会再给我好脸涩看。为了自己的良好心情。我没有去,只是声称工作繁忙,没有时间。

    流言传嚣的第三天,因本市著名企业王氏集团发生内讧与传出婚变,把众人的注意力转移过去,又因当事人都不置一辞,也没有发展的余地,数天过后,一切归于平静。

    可惜,在平静背后,看似无波,但只有深处流言旋窝里的人才知道,这并未消逝,反而像一根长满荆棘的芽,在某些人心中发展壮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