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第153章 告吹豪门梦2

    “天啊,琳琳,你真答应?”梁锦在听完我的话后,叫的惊天动地。

    我冷笑:“我是疯了才会同意。”

    “哦,那”

    我说:“她想把我打造成姚家最完美最精致的女人,还说她都能做到,我为什么不能做到?她的婆婆以前也是这样教她的。”

    “哈哈,多年媳妇熬成婆啊,可能以前也受了她婆婆无数刁难,所以想在你身上讨回来。”

    我失笑,“是啊,做到了完美女人的标准,却把老公给丢掉了,何苦来哉?”

    “对了,梁锦,你说,如若真的做到了精品女人,男人就会喜欢吗?”

    梁锦皱眉“谁说的?你没有看杂志吗?太过完美的女人男人会却步。女人嘛,要聪明,但偶尔也要装装糊涂。可以精明,但不能精过头,偶尔也要示些弱,可以小气,但一定要有个限度。可是俗气,但要俗得可爱。可以理姓,但偶尔也要糊搅蛮缠一下。难道你没听说过一句话,聪明女人是用来欣赏,深沉女人用来交谈,美艳女人用来上床,而娶回家的女人则要平凡吗?”

    我白她一眼:“早就知道了。已不新鲜了。”

    “对啊,为什么还有些女人非要追求完美呢?”她撇撇唇,“还记得何氏的老板娘么?”

    “哪位?”我迷惑。

    “她就是完美女人的典范,可惜,老公还不是出了轨?听说才不久才与老公离婚的。”她不屑地道。

    “琳琳,有那个几事追求完美的妖婆在,你与姚千帆的婚事,还有可能吗?”

    我摇头:“不可能了,我把她老娘气到差点进医院,他是个孝子,不可能还与我在一起。”

    姚夫人向我提出了几个条件后,我没有动怒,而是微笑着说:“夫人,我想,您不应该娶媳妇,而应该娶一个傀儡回来,您让她往东,她不敢往西。这样,不但满足了您的要求,带出去也有面子。我想,我是不适合的,因为,我压根不想做个完美女人。如果做完美女人却把自己的老公给丢了,太得不偿失了。再做完美女人又做给谁看?”

    一句话,把她气晕过去,搞得人仰马翻。

    姚千帆气极败坏,一巴掌朝我掴来,口不择言:“你太令我失望了,虽然我妈对你是苛刻了些,但你身为晚辈,就不能让让她吗?难道你看不出来我一直都站在你这边吗?鹰奉阳韦你不会学么?亏我还认为你聪明。”

    我捂着火辣辣的脸,没有说话。只是冷眼看着他用力掐着姚夫人的人中,好一针会儿,她醒过来了,第一句话就是指着我,要我滚。姚家不需要我这个以下犯上的媳妇。

    姚千帆没有说话,看也不看我一眼。

    我面无表情,转身离开姚家。

    出了姚家别墅,寒风就朝脖子里灌,抱着双臂,出门时忘了拿外套,此时被寒风一吹,冷得牙齿打架。

    又不愿回去拿外套,只能忍受着冷空气的肆虐,大步前行。

    身体的冷却及不上心里的冷,对着马路上车辆经过时射来的灯光,我用手遮眼,吐了口气,大笑三声,姚家算什么?我江琳琳就算不嫁入姚家,也会活得精彩。

    “江姐,你怎么与姚千帆分手呢?太可惜了。”lush一脸惋惜地说,她手上已戴上了一款百合造型的钻石戒指,本地最有名的珠宝行里买的,虽不是那种豪富们动辄数十万上百万的价格,但对于她嫁的中产阶级的对像,三万多元的价位也足可以看出对方对她的重视。

    她一边抚摸着手上的戒指,一边恨铁不成钢地惋惜着,“唉,江姐,你可能是脑袋锈逗了。才舍弃那只大金龟。婆媳关系算什么,我一个朋友,周菁菁,你还有印像吧,上次参加姚夫人的选妃宴的那个。虽然胜出,却被那姓姚的瞧不上眼,一气之下嫁了个电子业小开,人家现在可是威风凛凛的少奶奶,每个月的零花钱就有五万。五万啊,哪像我,同学同事们都羡慕我,虽不是富贵人家,但有车有房有票子,也算祖上上好香了。可是,我也有不为人知的若啊。每天上班下班,回家后还得忍受婆婆的刁难,在银行上班的人就是对钱敏感,说什么我们年轻人只知道花,不懂得理财,喏,嫁过去非要把我们的工资卡都上交,幸好我老公还算有主见,竭力争取主权,才不至领土被侵。可是,我婆婆却以为是我在背地里纵容了她儿子,成天不给我脸涩看。哼,我也不是好惹的,她给我脸涩,我就搬出去住。所以琳琳,你与他母亲合不来,大不了婚后搬出来住,何必为了这点欢毛蒜皮的小事闹分手呢,太可惜了。”

    “琳琳,你再考虑考虑啦。”梁锦是唯一知道我真相的人,却也劝我凡事想开些。

    “我相信姚千帆并不是真的要与你分手,他只是一时气愤而已。等过段时间,你再打电话去拭探一下,我想,他对你应该还是有感情的。”

    “至于他母亲,你放低身段,给她陪个不是吧,我相信她也不会再计较了。她不是自诩为精品女人吗?连这点度量都没有,何谈精品?”

    “只要你不后悔自己的决定,那又何必在意旁人的眼光。”从日本归来的和田英听说此事后,朝我开口,然后又埋首在一大堆的帐务报表中。

    “对啊,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好。”和田英的夫人,和田千叶子,也朝我温柔一笑,然后给埋首公事的和田英冲了杯红茶。

    “琳琳,你这么做,真的值得吗?”工作室里,与我关系较铁的同事mrs顾则一脸困惑。

    “分了就分了呗了,那姓姚的本就是花花公子,幸好你能悬崖勒马。琳琳,我支持你。”听说已分得王业混得风氏企声水起的江宇斌也打来电话,笑嘻嘻地对我说。

    “江姐,我听你的朋友梁女士讲,你与姚千帆分手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他母亲,对吧?”晚上,lusg没有回家,反而窝在我的小套房里,问我。

    “自古以来,婆媳关系最难处,你何必为了这个去计较?”她劝我。

    我淡淡一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