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第151章 考验与要求2

    他皱眉。

    我又道:“每个星期只有两天的时间而已,姚千帆,如果你真的爱我,就不应该剥夺我做母亲的权利。”因为母亲当初识人不清与最后的被逼无耐,使我成为一个被指指点点的孤儿,受尽白眼与欺凌,我深知没有亲妈的感受,我决不会让意涵重蹈我的覆辙。

    “后来呢,他答应没有?”梁锦迫不及待地追问。

    我说:“他说可以。”

    “对嘛,这才是个男人嘛。”梁锦击掌,又瞪我:“既然人家都答应了你的要求,那你还与他分手干嘛?

    我盯着她,有气无力的:“最终的矛盾还是在他母亲那里。”

    与姚千帆达成共识后,他正式把我介绍给他的母亲。

    姚夫人对于我的要求,并未有想像中的勃然大怒,反而赞赏有加,说我并不是自私的女人,懂得为孩子着想。为了孩子连嫁入豪门的机会都舍弃,她相信自己的眼光,我是个识大体又有爱心的女人。

    “一个女人,如若只为了追求自己的荣华富贵而舍弃自己的孩子,那这种女人我决不会让她踏进姚家大门一步。”她如是说。

    当时我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很不舒服,却又不知难受在哪。

    她给我的要求也只不过是考验而已,考验我对孩子有无爱心,我通过了,却未有一丝喜悦,总觉有种被赶在架子上任人称斤论两的难堪。

    “就因为姚夫人只是想考验你,却让你抬不起头来,有种被欺骗和屈辱的感觉,让你心里很不痛快,有个疙瘩,所以就与姚千帆吹了?”梁锦听了我的话后,问。

    我点头:“这只是一半原因。”

    还有一半原因就是发生在吃饭的时候,佣人上了菜,餐桌上只有三人用餐,我自认自己虽然没有学过餐厅礼仪,但还不至于被人挑出毛病,却没料到,被姚夫人指点的没有招架之力。

    “你的筷子握的太长了,正确的使用方法是握在中间偏后边处。”她说话不紧不慢的,很冷静,也没有动怒,我从她眼里看不出厌恶,倒是有丝不满,仿佛在说我,连筷子去都掌握不住,怎能嫁进豪门?

    她并未指责我,而是耐心地教我握筷子的棱角处。“筷子握的短了,有种登不上大雅之堂的感觉,握得太长,看上去并不美观。”

    我很是尴尬,忍不住说了句:“我一直都是这样握的,也没有人说我的不是。”

    她沉了脸涩:“没有人说你的不是那也不能证明你的餐桌礼仪做到位了。”

    第一次见到她冷静优雅之外的脸涩,我的心猛烈地跳动,感觉小时候被老师指丽做错了题,被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指责一样无地自容。

    姚千帆在桌底下安慰姓地拍拍我的腿,开口了:“妈,在自己家里,犯不着这样拘束。”

    姚夫人瞪他一眼:“说的倒轻巧,就是因为在自己家里,就更应该学习,不然,到了大场合,在餐桌上被人指指点点,那我们的面子往哪搁?”

    “哦,老天,你那准婆婆还真是真是-龟毛的厉害。”梁锦乍舌,“依我看啊,姚夫人一向都爱追求完美,所以也要求你必须做到完美。琳琳,不要灰心,当成挑战看待吧。”

    我苦笑:“说挑战也太高估了,我没你说的那么斗志高昂。”

    “为什么,嫁入豪门本就要付出同等的代价。比方说我以前嫁入金家时,虽没有你那么夸张,但金家也向我提出了许多条件,比如,在家相夫教子,不准出去工作,不得过问公司里的事,要孝敬公婆,照顾老公,还要学习各种贵妇人必学的社交活动,像那种商业聚会,生日派对什么的,都要做到完美无缺,我都挺过来了。我就不信,依你的聪明,区区餐桌礼仪还会难倒你?”

    我摇头:“不只是餐桌礼仪而已。”

    在餐桌上,姚夫人一共挑了我好几处毛病,筷子握的不正确,吃饭有声响,夹同一样菜的次数多了,并且数量也夹多了,还有嚼动时露出了牙齿,正确的吃法是不能露出牙齿-她依然是冷冷淡淡的声音,没有鄙夷,没有指责,只是淡淡地提出而已。但我总有种被趴了衣服的难堪-只差没有指明我是不懂规矩的乡下人一样。

    或许内心深处本就有种自卑的感觉,或许对她本就有种敬畏,被她这么一说,脸上火辣辣的,心里却又堵得慌,一顿饭吃下来,堪称咬蜡。

    姚千帆尽量维护我说话,但效果不太理想,可能与天下婆婆一样,见自己的儿子替“外人”说话,心里有种被儿子抛弃的感觉。看我的眼神更是带着遣责。

    婆媳是天敌,这句话确实不假。

    梁锦深深叹息,“真没想到,真没想到啊!不过,琳琳,你也不要太生气,既然姚千帆站在你这边,他知道你受了委屈,一定会想方设法对你好的。还有,现在的年轻人结婚后哪会与公婆住在一起。姚千帆那么有钱,我就不信他在其他地方没有房产。等你们结婚后,就搬出去住,免得与那老妖婆相看再相厌。”

    我叹息一声:“如若只是对我挑这些毛病,我倒还能忍受,不就是礼仪嘛,只要一提醒,就改正了。可是,她还有一大堆的条件,看似不苛刻,却让我有种卖身后不是媳妇倒有种做奴隶的感觉。”

    姚夫人可能也发现我的脸涩不太好看,于是就不再说话了,我暗自松了口气,移到客厅,吃佣人上了水果拼盘上来,大家又坐到沙发上一边吃不果,一边看电视,想不到,她又说话了,问我:“琳琳大学毕业几年了?”

    我愣住,不明白她葫芦里卖什么药,小心翼翼地道:“有三年了。”回答的很是心虚,大一那年怀上孩子,然后奉子成婚,生下孩子后,恢复了学业,但因为有了孩子后,精力没有放在学业上,后来还当了三科,在楚昭洋父亲的周旋下,还是弄了个毕业证回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