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第150章 考验与要求1

    “说话啊,为什么不说话?琳琳,你总得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梁锦气急败坏。

    我叹口气,把身子揉进沙发里,不知该如何开口。

    梁锦又说:“姚千帆要娶你,他的母亲好像也没有反对,那你干嘛还要拒绝?”她毫不客气地指责我:“女人矜持是好,但过了头就让人觉得做作清高了。姚家是什么身份,岂能一次又一次地容你?”

    我明白梁锦的意思,姚千帆已经牵就我一次了,姚夫人也同样如此,有这样的富豪老公与深明大义不会特意干涉儿子婚姻的婆婆,我算是幸运的。

    可是

    “你以为他母亲真的毫无条件地让我嫁过去?”

    “还有条件?”梁锦迷惑。

    我撇唇:“虽然也不是什么大不了,但仍是让我感到很难堪。”

    那天与姚千帆吵的凶了,他最后才诉出不得已的苦衷,我并不是他母亲理想的儿媳人选,但看在我的面相还不错的份上我不知道我的面相是什么样,但听说对玄学深有研究的姚夫人如此说,那应该是不错的。她同意我嫁入姚家,但条件有一个,就是与前夫的儿子也就是意涵断绝母子关系,以后不得私自见面。

    我问为什么,姚千帆没有解释太多,只是说这是他妈的意思,想要嫁入姚家,就必须遵守这个条规定。

    可能是见我脸涩不太好,他又说:“我妈并不是瞧不起或是想用婆婆的身份约束你,她自有她的难处与考量,希望你能理解。”

    他停了停,又道:“我妈说,我们结婚的戒指及首饰要请香港著名珠宝设计师来订制,还有,婚礼要胜大举行。要让你风风光光嫁入姚家。”

    我深吸口气,姚夫人的难处与作风我岂会不明白,楚家的前儿媳嫁入豪门大户的姚家,这在社交圈是何等大事,姚家什么女人不娶,偏要娶楚家的前儿媳,面子里子都过不去。 姚夫人让我断续与楚家的联系,不外乎让世人明白,姚千帆之所以娶我,只单单是为了娶我,而不是看中楚家的势力。

    婚礼要胜大举行,这已是向世人诏告,我嫁入姚家是一件很风光很幸福的事。

    “琳琳,怎么不说话?”

    我抬眸,看着他一脸的担忧,淡淡地问:“令堂,还有其他条件没?”

    他回答:“没有了,只有这一个。”

    我看向梁锦,想听听她的意见:“你认为,做为一个母亲,再嫁就必须与孩子脱离母子关系,是不是很残忍的事?”

    梁锦没有吱声,她想了想,道:“确实很是苛刻,但这也是大多数婆婆的通病,她怕你要是生下孩子后,心里只有前夫的儿子。”

    我又问:“那么,你的意思是,我还是得答应?”

    梁锦被问住了。

    我继续问:“如若你的夫家,你进门之前他的母亲也要求你必须与自己的孩子继绝母子关系,你会怎么办?”

    梁锦已经蹙起了眉,不知该如何回答。

    “我那口子的父亲很早就去逝了,所以,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你,但是,我想,如若真是这样,那我还是得拒绝。”

    最后,她叹息一声:“看来,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啊。”

    我无语,心情很是混乱。

    梁锦又问:“对了,姚千帆呢?他的意见呢?毕竟他才是娶你的人,只要他偏向你这边,那姚夫人应该也不会那样要求你吧。”

    我摇摇头:“虽然他没有明说,但也让我感觉到,他也是尊从他母亲的做法。”

    我直盯着他:“这是你母亲的要求,那你呢?你也要让我遵守吗?”

    他看着我,没有作明确的回答,只是道:“这半个月来,我想了许多,我不想太在乎你,也不想深陷入爱情之中而无法自拨,也许有更优秀的女人让我去发现。但是,我已经无法放开你了。我想,我们应该在一起,你不是黄花大闺女,我也不是良家妇男,大家相互扯平。”他顿了顿,“我知道,让你舍去儿子你心里会不痛快,可是刚才你也看到了,你的前婆婆与那个姓夏的,她们一听说你要带走意涵,对你的态度如何?”

    我被问住了,在医院里楚母与夏依荷的态度让我明显感觉出来她们对我已生出敌意,心里混乱成一团,忍不住道:“我又不是要与她们抢孩子,只是每个星期与意涵相处两天而已。作为亲生母亲,总会探拭权吧?”

    他微笑:“我理解楚夫人的意思,她怕你有了新对像后,会抢孩子的监护权。另外一种原因就是,你与她儿子都已经离婚了,却还让她儿子受伤,夏小姐的态度你也看到了,就算她没有当场发作,但我想,她对你肯定已有成见了。”

    我叹口气,姚千帆分析的何偿没有道理,可我怎么总是被不必要的事绊住,还弄的一身都是腥?难道真如书上所说,有财商智商的女人不一定有情商,我的情商是否真的很差?

    心里很是难过,以前对我一向友好的前婆婆都对我心生间隙了,心里有种闷闷的感觉。楚昭洋出车祸并不是我的过错,但在道义上,我还是要负起责任。更何况身为母亲,哪会不心疼自己的儿子。

    夏依荷就不必说了,虽然在医院里她没有表现出来,但我知道,她心里对我肯定是怨恨的,不知会不会影响到意涵的成长?毕竟她是孩子的继母,如若把对我的怨恨发泄到意涵身上,这是我极不愿见到的。

    “琳琳,不必想太多,因为你还没有结婚,所以夏小姐怕你会卷土重来,只要你嫁给了我,你对她就没有威胁了,就不会再敌视你了。”姚千帆如是说。

    我看着他,问:“你是真心要娶我吗?”

    他点头。

    我郑重地问:“我知道,意涵与你并无关系,我也不会要求你像亲生父亲一样对待他,我也不会期望你接纳他,喜欢他,但请你不要阻止我与他的相处好吗?”这已是我最大的让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