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送走,使者四人。

    刘梦瘫在椅子上。

    这段时间,他算是累坏。

    他只想安安静静的做一个研发,但是好像这件事情,没有那么容易。可以用内忧外患四个字来形容。

    内有夏帝,群臣虎视眈眈,外有蛮国想要杀他。

    现在才算是安定一点。

    夏帝暂时还不会动他,虽然不知道这个关系能维持多久,但至少现在是安全的。本来他以为老老实实的从商就没有问题,事实证明他想多了,无论从商还是当官,一旦权力,财力到达一定的地步之后,就会让夏帝忌惮。

    这个世界上,你可以有钱,但你不能比皇上有钱。

    这个世界上,你可以有权,但你不能比皇上有权。

    因为这个世界上,最有钱,最有权的人,只能是一个人,皇上。

    无论哪一方面超越,都会惹来他的忌惮。

    这个世界权财二字最杀人,因为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事情都可以用这两个东西解决。即是内心的域望,也是社会不断进步的阶梯。权和财从来都不是坏东西,坏的只是人心。

    善良的人,有权有财就是圣皇。

    不善良,就是暴政。

    只看是对大多数人好,还是对小部分人好。

    夏帝也是也给聪明人,他希望自己的权力最大,也希望自己能够解决大部分问题。而大部分问题则来自于钱,钱是衡量一个国家的重要标准。他手上有钱,就不怕军队没有武器,灾害引起流离失所。

    虽然这件事情其他人也能做,但是他希望那个人是他。

    因为能被记住的只能是他。

    刘梦没有钱,但是工信院现在是一个造钱的机器。

    挣自己国家的钱,永远没有不可能称霸世界。

    为什么有战争?

    就是为掠夺资源。

    将世界大部分人的资源供给给小部分人用,那小部分人就富有。就会很享受。

    现在夏国变强了,但是强的有限。在没有飞机,大炮的时候,人力依旧是衡量一个国家战斗力的重要标准。他可以去攻城略地,但是那样,太劳命伤财。

    搞不好,还会被人揭竿而起。

    夏帝很清楚,内部矛盾还没有完全解除。

    内患不解,何谈外忧。

    战争不能打,又想获得更多的资源怎么办。刘梦提出的通过买货给其他国家,甚至强迫他们使用夏币的方式,来实现资源的掠夺,是最安全的方式。

    只是这一切都需要刘梦来主导,其他人可能就搞砸了。

    夏帝手上,也就刘梦有这样的才能。所以刘梦安全了。

    刘梦正是知道这种情况,现在反而不想那么快和蛮国合作。他知道一旦合作通畅,夏帝肯定要卸磨杀驴。至于提前未来几十年的科技,只要不是武器,对夏帝来说就都不重要。

    只要有强盛的国力,稳固自己的地位,这一天早一天晚一天有什么关系。

    如果连自己的地位都没有了,就算统一了又如何。他不还是一个失败者。

    他不想当这样的皇帝。

    这一点,刘梦在穿越过来一年,就发现了。

    他发现夏帝的野心超乎所有人的想象。其实现在的夏帝的权势并不比之前任何一任皇帝差,但是他不满足,他想要所有的权力尽归他有,他想说风就是风,说雨就是雨。不是风也是风,不是雨也是雨。

    刘梦知道皇帝的权力太大不是一件好事,越是中央集权,越是考验当权者的心杏。没有一个人是能经得起这样的考验,因为任何一个人都只是一个人,而不是一个圣人,不是神。他们有情绪,有七情六域,有自己的喜恶。

    当权力大到他的喜恶可以决定一切的时候。那底下的人会无比痛苦。

    不止夏帝,其余人也都想从他身上扯下来一块肉。只是因为他有夏帝这个大靠山,他才不怕。现在夏帝的权势是大夏最大的,用现在的话说,他是这个集团最大的股东。其余的人想反抗,但是只有联合在一起才有机会。

    可是所有人都明白,他们不会联合在一起。

    所以,刘梦现在安全了。

    至少在合作关系没有彻底稳固之前,他是安全的。

    我之前就说过,刘梦是一个比较懒散的人。确定自己暂时安全之后,他就像休息一下,又在家舒服的待了一段时间之后。

    他突兀有了一个危险的想法。

    何不,改变这个世界的制度。从中央集权,改到共和。

    这个想法一出来,就像野草一般蔓延,蔓延

    他做了很多的假想,但是绕不开的就是军队。当武力值不对等的时候,公平也就不堪一击。

    夏帝不会坐在那里让他打,他会反抗,激烈的,猛烈的反抗。这件事情一旦他开始做,那么接下来,他所要面对的就是战争,所要面对的是一个王朝。

    一个已经屹立不倒两百年的王朝。

    虽然这个王朝腐朽,但是他依然强大。

    而,他只有一个人。

    只是一个人。

    他要改变的是所有人的思想,要去掉的是禁锢上千年的枷锁。没有外力,他打不开这道枷锁。

    他要让所有人相信,自由是上天赋予他们的权力。

    他要让所有人相信,权力是每个人应有的权力。

    他要所有人相信,你我都是一样的。

    没有所谓的天子,所有人都是天子。

    这是一个危险的想法,想要让其变成现实,更是一个危险至极的举动。稍有不慎就是万丈深渊,死的人不仅仅是他,还是他的父亲,他的母亲,他的爱人,以及那些他叫不出名字的亲戚,甚至是从未见过面的亲戚。

    他现在没有军队,但他有其他的优势,手机,智能手机。

    一旦智能手机开始普及,这场自由的运动,便会如同火焰一般燃烧到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

    他更要快,在所有当权者,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将手机变成一个强大的武器。

    没有人知道他手上这个东西有什么威力。

    因为未来只有他知道。

    站在时代的前沿,他知道这条能走下去。更何况,这个世界所谓的技术只掌握在部分人的手里。

    其余的人,连幼儿都算不上。他们只能被动接收刘梦输入的文化。

    当这个文化成形,有人察觉,那时候已经晚了。

    没有军队,信息,自由的种子,便是他唯一胜利的机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