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经过一系列探讨,两国终于签订了和平共处的战略协议。

    只是代价有些大。

    大到,今天的宴会,蛮国几位使者依旧愁眉苦脸。唯一的安慰可能就是能够看看刘梦到底是何方神圣。

    蛮国使者一行四人,从宴会开始就不停在大殿里寻找。只是,怎么找,也没有找到和画卷相似的人。他们也不好问问,这刘梦到底是谁?位置在哪?

    若是以前,他们还敢颐指气使的问问,毫不客气的吼一句,谁是刘梦,出来给我们见见。

    但是现在他们不敢。

    周围再也没有以往的畏惧和讨好,这是他们最难受的一次出使。大夏毕竟还是保持着大国的礼仪,没有对他们抱有强烈的敌意。以往,大夏出使蛮国,他们可没有好脸銫。

    嘲笑,讽刺,看不起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他们前方死亡的战士。可能他们忘了,他们是侵略。

    他们不是一直处于低人一等的位置,而是从高处跌落,所以他们更加的难受,难受的如坐针毡。他们在大殿里唯一的想法,就是见一见那个让他们铩羽而归。

    托基雅忍不住问道:“到底哪位是刘梦大人?”

    “刘梦,他才不会来参加这种宴席,他也没有资格。他又不是我大夏的官员,当然不会来。”

    “他不是吗?”

    “不是。“

    这一下,四人惊讶了。刘梦竟然不是大夏的官员,这夏帝是疯了吗?

    这样的人才还不拉拢。

    “可是他不是驸马吗?”

    “还没有成婚呢。”

    四人脸銫一喜,这样的话,他们是不是有机会拉拢刘梦。

    想到这里,几人又开心起来。如果把刘梦拉拢到手,那以他的实力,再次称霸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宴会结束,四人并没有立马回去,而是来到刘府,几人没有隐藏自己的行踪,他们压根就不打算隐藏,就算拉拢不成功,也要让两人心生间隙。其实按照他们的想法,没有那么容易进入刘府。却没有想到刘梦直接让四人进去。

    四人纳闷了,难不成,刘梦早有叛逃的心。

    也是,这样的丰功伟绩,就是封为异姓王也不为过。但是在大夏,他可曾加官进爵?

    没有!

    竟然还只是一个商人。

    一个地位最低的商人。

    看来夏帝和这位奇人,早已经心生间隙。

    满心欢喜的进去,见到刘梦,几人有一种失神。实在是形象和想象中差的太远了。蛮国的审美更加狂野,他们更加喜欢健硕狂野的人。虽然现在科技已经初露峥嵘,但还是以人为主。

    只要没有坦克,原子弹这种杀伤力巨大的武器。

    人终究是占据决定杏的因素。

    一个健硕敏捷的人,无论是冷兵器还是热兵器都是绝对的王者。

    一个面容清秀,身体羸弱的人,可以轻易打败比自己高大威猛的人,那种情况,只存在小说中。

    现实中,只有于绝对武器不对等的情况,前者才会胜利。

    刘梦在他们看来太过羸弱了,和他们影像中的强者完全不是一回事。被这样的人打败,他们心中失望更甚。

    刘梦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了失落,但是他并不在意,招呼几人坐下后说道:“几位喝饮料,还是茶?”

    “饮料。”

    “好。”

    将饮料放下。

    刘梦道:“我知道几位来是什么想法。其实我也有想法和贵国合作。”

    几人面銫一喜。

    刘梦接着道:“我说的合作和你们想的可不一样。这几张是明天的发布会门票,你们看过之后,我们再谈谈。”

    “我们会去看的。”

    送走几人,旁边的小厮问道:“少爷,你这和蛮国使者私下往来被陛下知道了可不好啊。”

    “放心,陛下知道这事。这可是好事,一旦他们同意合作,以后还不被我们牵着鼻子走,以后就再也没有翻盘的机会。小路啊,你知道,征服一个国家如何最快。”

    “偷袭。“

    “错,是文化入侵。当他们的吃穿用度,用的都是我们的,一旦我们断货,你知道会怎么样吗?”

    “他们会生不如死。一旦他们国内的年轻一辈都认同我们,我们这里成为他们心目中的圣地,他们会向往到这边来。人才不断的流逝,你觉得他们还能起来吗。一个国家没有自己的信仰,你觉得他们还能崛起吗?”

    “小路啊,外国的月亮比较圆,是一件很可怕的事。一个国家的人不断认可其他国家,对自己国家的东西不予支持,不予包容。终究会变成他人之国。”

    “算了,回去睡觉,我明天还要开发布会。脸上可不能起痘。”

    小路愣了愣,关上了房门。

    与此同时,一个人拨通了夏帝的电话。

    “喂,陛下,果然那四人找了刘驸马。”

    “待了多长时间。”

    “半个时辰。刘大人说让他们明天先看发布会,再谈合作。”

    “好,我知道了。”

    放下电话,夏帝对着面前的老者问道:“老师,如何看到这件事情。”

    “此子的话,你相信吗?”

    “不太相信。只是我又没有想出那里不对。”

    “陛下我从小就跟你说,要多留一个心眼。此事最大的破绽,就在于,刘梦这个人什么都不要。一个人不爱财,不爱权。你觉得这个人正常吗。不图小利必有大谋啊。”

    “那,难道我们就不和蛮国合作了。”

    “合作,当然合作,不过合作的人不是他,而是我们。刘梦这样的功臣,你杀必定会引来非议,现在他名声正盛,杀了他对我们没有好处,但若是他死在敌人的手里呢。”

    “老师的意思是,借助蛮国之手,杀了他。可是”

    “陛下,心软可做不成大事。”

    “我知道,只是,现在杀了他的话,我们大夏何时才能再出这样的人才。”

    “陛下,守不住的人才就不再是人才,而是祸害。”

    “我明白了。老师你先走一步,他随后就会随你而去的。”

    王玮现在才明白,陛下早已经有了杀人意。只是这事,不能通过陛下的嘴里说出来。

    “哎,可惜啊。”

    夏帝,一边往外走,一边叹息。

    不知道是叹息刘梦,还是叹息他的老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