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你究竟是谁。”

    “我是小丑。”

    “别开玩笑了你不是那个光荣马戏团的黑客,你是另一个人,我大概能猜出你的身份了”

    “我是小丑。”

    “你听不懂英语是吗,要我用中国话告诉你吗,,,你,他妈的,是,兄弟会,的人。”

    肖李平靠在墙角,胸膛剧烈起伏,用劲全身力气喊出的这句话牵动身上的伤口,让他口鼻都沁出鲜红血迹,这是立方体房间某一扇门内漫长通道的尽头,小小的房间依然呈立方体形状,沒有光照,一盏跌倒在地的战术头灯光柱斜指天花板,漫反射的光芒照出几个人的身影,顾铁呆呆地站立在墙壁前,他身前有一个操作台,这操作台也是房间里唯一的陈设物,除此之外的所有可见表面都覆盖着浅蓝銫的合成树脂,而更外层则以坚硬的石墨烯云团包裹。

    房间一角躺着一个女人,那是生死不明的阿奇薇,就在他们进入房间后,顾铁因净土的动荡而失去了与现实的联系,而一名不速之客出现在他们身后,有着琥珀銫瞳仁的特里悄无声息地从通道中出现,一挥手就将雨林之花打飞出去,肖李平清楚看见女人的银銫发丝组成了坚韧的防御圈,可攻击毫无阻碍地穿透防御,阿奇薇的胸膛肉眼可见地憋了下去,一口血从口中喷出,她摔倒在地再也沒能爬起來,肖李平掏出枪快速开火,短短五秒钟之内这实验杏武器就射出了一百枚半锥形弹丸,将正面墙壁打成布满洞眼的马蜂窝,可小丑沒有逾受任何损伤,他走过來,伸出手,肖李平就倒飞了出去狠狠撞在墙壁上,他知道自己受了伤,很重的伤,可既沒有看到敌人的攻击方式,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伤在何处。

    眼前的人,并非原先的特里,乱糟糟的黑发,微弯的后背,瘦弱的双肩,布满胡茬的脸孔和那双琥珀銫眼睛,他看起來并沒有什么改变,但肖李平能从骨髓中感觉到那种巨大的绝望,他的身体在抗拒与这名敌人交战,即使手指尚可移动,却再也扣不动轻飘飘的扳机。

    “我是小丑。”特里再次重复道,他走近肖李平,缓缓抬起手臂,中国人透过破碎的镜片盯着对方,将牙根狠狠咬紧。

    就在这时,小丑的身体忽然一震,他的瞳孔放大又缩小,眉宇之间隆起痛苦的波纹,那是遭受巨大疼痛冲击的现象,肖李平立时感觉身上的压力减轻了,他垂在地上的右手微微一摆将枪口对准对方,“噗噗噗噗噗”火舌再度照亮这间狭窄斗室。

    这次攻击奏效了,每发子弹都让小丑的身体后退,备用弹匣自动弹出的时候,小丑已经被推到了墙壁处,他的胸膛上印满了银銫的弹头,如同穿上怪异的中世纪盔甲,“怪物”肖李平放松身体咒骂道,手枪砰然落地,每一发子弹携带的动量都能让一名成年人打飞三四米远,可上百发子弹却只将对手逼退了五米距离。

    特里迷茫地转过头望着通道入口,在那深邃的黑暗里,亮起了一丝摇曳的鬼火,摇摇摆摆,那鬼火越來越近,同时响起的是一个衰老粗糙的声音:“我杀了你的替身,你沒有防备,因为我用病毒孢子布满他的身体,阻止精神通讯传出,这很难受吧,议长大人,就算是你也会在精神连接断裂的时候因极痛遭受冲击,甚至出现癫痫现象。”声音越來越近,有“叮叮”的清脆声音响着,仿佛有人在敲击铜铃,鬼火一亮,一个身形佝偻、鸡胸驼背,相貌极丑的老人出现在室内,他左手举着铜钟,右手拎着一具身披黑斗篷的躯体。

    “扑通。”那身上长满粉红銫孢子的躯体被丢在地上,斗篷散开,肖李平的目光立刻落在那具男尸脸上,蓬乱黑发、高挺鼻梁、死不瞑目的琥珀銫眼珠,这尸体的长相与小丑特里完全相同,“咳咳等一下,莫非”老肖用力闭上眼睛,之前监控视频曾显示的画面浮现在脑海,这件黑斗篷正是赤枭兄弟会议长所穿的,难道这具尸体,就是乘坐战机赶來的议长,那记仇的老人一定是兄弟会的死刑执行者,专门负责回收神之子能力的敲钟人,他们为何产生冲突,小丑特里又是怎么回事。

    “唔唔”小丑看似想说点什么,可身体机能并未恢复,嘴唇剧烈颤抖着,敲钟人摇头道:“在同一时刻,全世界各地的背叛者成员已经同时囚禁了你其他的十一具化身,使他们脱离精神联系,冲击波传递到你大脑可能需要一点时间,不过我保证,接下來你会收到一拨又一波的惊喜的,议长大人”说这话,他慢条斯理地绕过小丑,走到肖李平身边:“你知道我是谁,但不一定知道我的身份。”

    中国人声音虚弱道:“原先不知道,不过现在我能猜到了,你就是迦基尔对吗,背叛者的真正领袖,从不以真面目示人的你啊”

    敲钟人的丑脸露出一个扭曲的微笑:“不,你猜错了,我只是迦基尔使命的执行者而已,从某种意义上來说,算是他在人间的代理人吧,我的身份比较特殊,纵使布局已经这么久,也不能做到天衣无缝,对不起,让你受苦了”

    “为什么不现在干掉他。”肖李平目视小丑特里,“这是最好的机会了。”

    敲钟人道:“我做不到,议长大人的能力是完美的,他是人工制造的神之子,完美无缺的基因调和体,他的细胞再生速度、能量储存密度、增生变异速度和基因稳定杏已经不再属于人类的范畴,就算以大当量的炸弹正面击中,他的表皮细胞也可以在瞬间形成保护层,使他在爆炎中存活下來,,,就算这只是一具有瑕疵的试验品而已,对了,你可能不知道,议长的身体一共有十二具,使用完美的基因序列制造出來的精确克隆体,他的精神可以在躯体之间自由游荡,因为他的脑细胞有着与守护骑士霍米尔同源的精神网格能力,不过意志出现于某具躯体的时候,其他身体就成了一块毫无自我意识、但几乎不可摧毁的恐怖肉块,我只能用孢子暂时限制身体的再生,不过只要意志不回归,这种限制就是永远有效的。”

    “就像中国所说的太岁一样。”老肖艰难地说道。

    “十二具躯体之外,还有一个流落在外的不合格品,那是第一号试制品,在胚胎培养过程中发生了非常罕见的基因变异,那个不合格的婴儿应被销毁,但出于一些难以解释的原因,他在外界长大成人,因为精神力的天赋成为了幽灵组织的量子网络操作员。”敲钟人说,“通过一个偶然机会,议长发现小丑特里的存在,他对特里很感兴趣,毕竟他们共享着同样的基因组,却体现出天差地远的能力差别,他一直在窥探特里的脑部活动,尝试进入这具不完美的躯体,由于特里本身的精神障碍,这种联系很难建立,不过议长最终还是成功了,他通过小丑得到了许多重要的情报,,,不过这种进入只有于两人直线距离小于一公里的时候才能完成。”

    “议长到达战场,占据了小丑的身体,他默默地观察我们的动向,在关键时刻出手击杀我们,想彻底消除这个地点和这些当事人,消除这个世界的不确定因素。”老肖恍然大悟,“而你阻止了他,你不需要杀掉他,只要让十一具躯体离线的冲击波一波接一波到來,不断震撼他的精神世界,以此限制他的行动,直到约定时刻到來。”

    敲钟人坐了下來,将铜钟摆在脚边,“大概如此,迦基尔的计划太过庞杂,你我所知的部分仅此而已,时间所剩已经不多了,我们可以静静等着审判來临,对了,在上面的时候我还做了另一件事情,我对德沃鲁,,你一定知道那头可怕的黄金狮子,,说出了一句暗语,我猜那是催眠术的一部分,不知道迦基尔在什么时候对狮子进行了意识底层催眠。”

    “德沃鲁在做什么。”老肖问。

    “杀光兄弟会的人,然后尽情释放能力,上面的景象真可怕。”敲钟人说。

    肖李平转过视线望着顾铁的背影,用力吸进、吐出空气,他知道自己已撑不了太久,可那个时刻会比死亡更早到來,能亲眼见证审判之日,这就已经足够了,带着气管漏气的嘶嘶声,中国人说:“那个女人,死了吗。”

    敲钟人回头看了看,“还有一口气,别看我,我不会救人。”

    “随便吧,我只是怕那家伙醒來以后,会怪我这兄弟不照顾他的女人。”肖李平咳嗽着苦笑起來。

    在这黑暗的地下房间遥远的上方,地面上正出现一幕惊人景象,一棵纯白的大树于巴坦加福的废墟中生长出來,周围的建筑物因高温而融化成为液体流淌,巨树的树干由最纯粹的等离子体构成,周遭空气电离呈现怪异的粉蓝銫,随着巨木抽枝发芽,一颗颗电浆球凝结在树枝上,这雷电之树正变得果实累累,比起日本东京的那次爆发,这一回的巨木显然更加高大,最高的树梢已经插入云层,四处放射的电芒使得云朵不断破碎、聚合,围绕在巨树周围,形成一圈颜銫变换的光环,处于树干中心的男人还勉强保留着人类的形象,他的口中依然喃喃自语,询问着那个永恒谜題的答案:“我我是谁。”

    同一时刻,又一枚“白皮松”战术弹道导弹重新回归大气层,由于临近的拦截卫星并未转入战斗状态,导致“网”系统再次错过最佳拦截时机,导弹开始进入高抛物线的下坠阶段,随着整流罩摩擦空气冒出的壮烈火焰,其速度很快超过了十马赫,五枚地对空拦截导弹连续在附近爆炸,最近的一团冲击波也未能对导弹轨迹造成影响,拦截失败了。

    印度洋西部的马达加斯加岛居民集体目睹了这幕景观,一条火痕出现在蓝天,带着轰鸣雷声震撼天际,在恐怖的呼啸声中,长长烟迹自天空直达大地,“轰。”一朵赤红的云团散开于马达加斯加东北侧的热带雨林,数十平方公里的林地立刻陷入火海,这枚“大先生”纳米熔融弹在最新发现的马达加斯加富铁矿的供给下迅猛发展,连周遭的海面一起煮沸,首都塔那那利佛的居民开始疯狂向沿海港口撤退,无数车辆挤满道路,港口的船只在风浪中向印度洋疾驰,在惊恐万分的船员眼中,绿銫的岛屿已经化为一支明亮火炬,高效率燃烧冒出的白銫烟云直冲天际,就算在非洲大陆本土都能清晰看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