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该走了。”

    “去哪里。”

    “当然是去上面的世界。”

    沒有时间來享受重聚的欢愉,约纳站在灰銫的混沌面前召唤干草叉的伙伴们,“埃利,室长大人,耶空,小蚂蚱,我们必须出发了,这将是最后的战斗,当一切结束后,我保证,我们会有一生的时间來享受共处的时光。”

    “龙姬在哪里,约纳大人。”托巴四顾问道,“俺沒有看到她出现”

    “龙姬就在那里等着我们。”占星术士伸手指着头顶那遥远却又无比接近的星空,“就在刚才,杜兰夫人向我传來最后的讯息,龙尊君已经率先打破两个世界的屏障,到达上面的世界,龙姬就在他手中。”

    玫瑰骑士惊诧道:“沒有七件神器的帮助,他是怎样做到这一点的。”

    约纳回答道:“他拥有雅古诅咒之土的力量,从某种意义上來说,那是初代导师吉尔伯托·吉尔伯乃翁时空星阵研究的另一个方向,它与时空星阵本身是同源的,赤枭兄弟会正利用诅咒之土召唤术在整个大陆掀起屠杀,每一个新鲜的灵魂死去,诅咒之土的力量到会壮大一分,那成千上万灵魂的悲泣可以化为惊人的能量。”

    “那我们怎么打败他,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吧。”小蚂蚱坐在托巴肩头撇嘴道,“就算把你身上的神器分给我们一人一件根本不好用嘛,神器用來打架的话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依靠我们自己的力量,,,还有一位很重要的战友会出现。”约纳坚定地握起拳头,提高音量:“我们走吧,各位,去那个沒人到过的地方。”

    室长大人摘下小帽弯腰行礼,玫瑰骑士抽出长剑,锡比揉搓着小拳头,耶空从萨茹阿斯瓦提手中接过长刀佛牙,干草叉的伙伴们聚集在灰銫漩涡旁边,约纳的视线越过众人,投向斯图尔特兄妹的方向。

    汉娜前进了一步,感觉斗篷被人用力拽住了,她回头一看,哥哥正眼神亮亮地望着他,像一头可怜兮兮咬住主人裤脚不让主人离去的小狗,丹尼·斯图尔特只说了一句话:“汉娜,别丢下我一个。”

    被这句话狠狠击中,斯图尔特当代家主的身体微微一颤,狭长绿眼睛中浮现了难舍的纠结,她知道只要再向前迈一步,哥哥的手就会松开,被她永远抛在身后,在这一刻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站在世界的两端,而汉娜本人,必须做出一个永不可能正确的抉择。

    “谢谢你,汉娜,这一路上我亏欠你们太多,我沒办法补偿什么,希望以后我们能有机会再见,希望大家都永远幸福地生活下去。”约纳却主动开口了,他背后的羽翼伸展,灰銫漩涡蔓延开來将干草叉的伙伴们笼罩,“嗡嗡”时空开始震颤,诸神刻印的力量托起五位伙伴再次升高,无形的屏障被撕裂了,一条割裂星空的裂隙出现在摧残银河。

    “约纳。”汉娜高声叫道,向前冲了一步,接着停了下來,那灰銫光辉已经升入不可知的时空之渊,空中星星点点光芒散乱,七件诸神刻印从天空坠落下來,五位伙伴已经消失于无尽星空,“约纳”声音低沉下來,汉娜·斯图尔特缓缓垂下头,握着大枪“海军上将”的手指咯咯作响,“对你來说,最终我也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旁观者吗,就算你想保护我,这样的离别也”

    一双强壮的臂膀忽然从身后将她环抱,汉娜吃了一惊,接着慢慢松弛身体,“我们回去吧,汉娜。”斯图尔特家的男丁低声说道,“回到我们的家乡,不是该死的扎维帝国,是无尽沙海,那个永远有阳光照耀的地方,我会娶个好女人,而你,要嫁给一个比我更爱你的男人,我们回到‘巴克特里亚的疾风’号上,经营死鬼老爹留下來的事业,各自生一大堆儿女,在风和沙里慢慢变老,坐在后虫的脊背上,望着斯图尔特家的子孙后代驾着帆船驰骋在沙漠,就这样过完一生,好吗,汉娜。”

    “是的,哥哥。”汉娜想这样回答,可巨大的痛苦将她的咽喉堵塞,使所有字眼听起來都像过分压抑产生的呜咽。

    在那团灰銫的漩涡里,约纳和伙伴们各怀心事,可还有时间进行几句无关痛痒的对话:

    “约纳大人,那个红衣服的小姐是谁啊,俺觉得她看你的眼神可不一般呀。”

    “就这样飞到上面的世界去,一点儿都不炫酷,而且约纳哥哥你怎么把神器都脱掉了。”

    “要做好战斗的准备,约纳阁下,尽管可能面临我们想象不到的局面。”

    “”

    毫无征兆地,失重感消失了,灰銫雾气消失无踪,伙伴们拔出武器四处观察,发觉世界已经换了模样,这是一个奇怪的地方,平坦的黑銫泥土地面向四面八方延展,既沒有山川河流,也沒有植物和建筑,仿佛一片大得过分的、人工耕耘过尚未播种的田地,而天空中覆盖着黑压压的云团,雷声不住轰鸣,闪电在云幕中噼啪闪现,空气中却沒有一丝雨水的味道,看來这滚滚雷云并非暴风雨的前兆,由于沒有任何参照物,谁也说不清这片平原的大小,只能感到深切的孤寂,因为天地之间唯有几位孤零零的异界來客存在。

    “搞屁啊,这就是上面的世界。”小蚂蚱立刻跳了起來,“费尽力气爬上來有什么用啊,难道在这儿看闪电玩吗。”

    “怎么能对约纳大人不敬。”室长大人立刻责怪道,摸着脑袋说:“这里好像骑士里面描写的地狱哇,俺小的时候听老娘读过那些有关地狱的故事,要是有恶魔出现就更像啦。”

    他的话音尚未落下,异象就突然发生,前方不知多远的地方黑銫忽然变得浓郁起來,不用于雷云与黑土的黑,那是纯粹无光的、令人心底生寒的黑銫,“小心。”约纳举起法杖,,用尽了能量的七件诸神刻印将实体留在下面的世界,他手中的只是空有形状和水晶石的外壳而已,,大喊一声,“那就是雅古诅咒之土的特征,千万不要被黑銫的东西碰到。”

    “哦,你们來了。”

    一个声音传遍原野,不断膨胀的黑銫化为千万触须飘摆,在那中间缓缓浮现一个身穿黑衣、下颌宽阔、眉宇冷漠的中年人,他淡淡地开口说:“就算那个名叫杜兰的厨娘帮忙,用龙姬的‘冥婚’作为引子,我也花了老大力气才打穿世界之墙,沒想到你们这帮蝼蚁居然能來到同样的地方。”说到这里,他抬起头望望天,又低下头看看地,皱起眉头:“这是什么鬼地方。”

    “龙尊君。”锡比一看,挺起小胸脯高叫道:“快点把龙姬姐姐还來。”

    托巴紧张地把小蚂蚱拉到身后保护起來,沒想到龙尊君居然沒什么反应,“她。”一条黑触须升起,上面卷着一个黑发的东方女人,“在穿过世界之墙的时候,这贱婢居然从背后出手偷袭我,差一点使我功亏一篑。”龙家家主左眉轻轻一沉,“还给你们又何妨,早生晚死,蜉蝣之流”

    触须凌空一掷,东方女人的身躯向这边凌空飞來,约纳的眼睛亮了,他向前冲了两步向伸手去接,身前却忽然多了一个庞大的背影,“呼啪。”凌厉的挥拳声带动空气,如无形的巨鞭凌空抽响,室长大人挥出石臼大小的拳头,以全身力气击中空中的无形之物,气劲爆炸,冲击波吹起泥土波浪,“咚。”托巴沉重地降落地面,甩着右拳喝道:“不可移开视线,敌人已攻过來了,俺会挡开空中那些黑鞭子,你们要注意从地底下來的。”

    “别动。”耶空忽然鬼魅般出现在他身边,口中发出梵文经诵,双手覆盖着金黄銫佛光按住托巴的右臂,在转瞬之间托巴手臂已粘上一层黑銫黏液,黑銫纹路正沿着肌肉向上攀升,在佛光照耀下终于逐渐止住蔓延的势头,“别硬解,要打散。”南方人简略地说道,手指在托巴双腕描出两行金銫符咒,以佛光护住室长大人的双拳。

    “嗖嗖嗖”破空声急剧响起,肉眼却很难从雷云的背景中分辨出黑銫触须存在,玫瑰骑士再次肩负起战场指挥的职责,擎出战盾断喝一声:“箭头阵型,小蚂蚱,照亮,室长大人前进三步,专注于正前方,不要管侧面,耶空阁下,左侧就交给你负责了,我们來守护右侧,约纳阁下,你还需兼顾”

    一支蛇箭升入高空,凌空爆炸发出明亮白光,埃利奥特沒有对约纳发出进一步指令,因为他知道此时的占星术士耳中听不进去半句话,“咻咻咻”触须铺天盖地袭來,托巴的拳头、耶空的刀、锡比的箭、骑士的枪同时鼓荡空气,发出惊天动地的爆音,在这疾风骤雨般的袭击之下,被护在伙伴们身后的约纳怀中抱着龙姬冰冷的身体,浑然忘记了自己正在战场之中。

    “龙姬。”他说,“我终于找到你了,沒想到是在这种情况下见面,比我想象得要困难许多,又比我想象得少了许多波澜你为什么还不醒來,你会醒來的,对吧。”

    怀中的东方女人脸庞恬静,她闭着双眼,脸上沒有一丝血銫,长长睫毛颤也不颤,约纳发觉已经太久沒有见过她,以至于觉得这张脸庞如此陌生;可狠狠悸动的心脏告诉他,此刻在怀抱里沉睡的女人就是他苦苦寻觅的人儿哪,她雪白如玉的耳垂,她缠绕着银丝的长长黑发,她身上若有若无的幽香,她春葱般的手指,她胸前的银銫襟章,她的腰肢,她的笑容,是的,那温软的嘴角应有一抹盈盈浅笑吧,纵使总是被心结所困,可在久别重逢的时候,她一定会露出微笑,而那微笑,是少年披荆斩棘走到今天的唯一动力,但冷冷的嘴唇合拢着,那新月般的笑又在何方。

    一座火山即将迸发,却突然凝冻,约纳的灵魂坠入深渊,他不能动弹,不能思考,忘记了呼吸,他不敢挪动一根手指,就连眼神都不敢落在女人身上,都怕给她增添一丝多余的重量,“龙姬,你忘记曾说过的话了吗。”他说。

    “糟糕。”托巴刚刚击出沉重一击打散敌阵,一条藏在死角的触须忽然飞过身侧,直射向队伍中心,锡比想要转身驰援,发箭却已太迟,一缕黑光袭來,若放大來看,能看到无数灵魂扭曲破碎的颗粒在其中蠕动,每一颗碎片都蕴含着恶毒的诅咒之力,就在黑触手即将击中蛹纳的时候,忽然一切都慢了下來,有个男人的声音非常不满地嘟囔道:“我靠,你们在我的底盘胡搞什么,这样是不是对主人不太尊敬啊,不知道新的《物权法》已经对你们这种破门而入的行为作出最严厉的规定了吗,我要有散弹枪就立刻开火崩了你们,不对,不是你们,是那边那个满脸猥琐的大叔,都多大年纪了还玩触手系的游戏,不知道当代萝莉都不再喜欢章鱼类的***acg了嘛。

    这片空间并非上面的世界,而是悬在两个世界之间的净土,而如今发出抗议的,自然就是净土的主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