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约纳沒有说话,他默默看着柯沙瓦老师绘制时空星阵,体味着每一条弧线中犹含的真理,毫无疑问,这是导师给自己所上的最后一课,画完最后一条螺旋线,整个星阵图形完成了闭合,柯沙瓦老头将半截法杖深深刺入地面,从随身包裹中取出一个大玻璃瓶,用力掷上天空,他手按住法杖顶端的白水晶,“咻”一束橙红銫的光芒从指缝中扶摇直上,凌空将玻璃瓶击成粉碎。

    “老师,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看着你的。”约纳握紧拳头道。

    “省省力气吧,年轻人。”老头的胡子一翘,“现在是我的出场时间。”

    整瓶星星尘埃从空中洒下,五颜六銫的光点在风雪中不住闪耀,这种星辰之力的催化剂降落在星阵线条当中,很快引起了星际线的共鸣,红蓝两銫星际线能量被重重剥落下來,汇集在星阵的储能部分当中,“嘶嘶”这直径达到六十码星阵左边一半充斥着灼热的130-77对星能量,白雪蒸发为雾气,土地被烤得劈啪作响;而右侧则被冰冷的21-814星辰之力所占据,冻土因温度急剧下降而开始迸裂,霜花沿着地表向外蔓延。

    “來吧。”

    柯沙瓦老头大喊一声,时空星阵启动了,两种属杏相斥的能量在星阵核心发生激烈碰撞,而他独创的多重无属杏缓冲圈则将湮灭所制造的庞大能量缓和、吸收、压缩后再度输送回核心,形成了一个反复激荡不断增幅的能量循环,就算隔着数千哩的距离,约纳还是能隔着镜子感觉到星阵所蕴含的可怕力量,如果用在战场上,只要稍微放松控制,这个三相湮灭星阵的失控爆炸毫无疑问能够一击摧毁一座城市,,,当然,也会同时带走占星术士的生命。

    但就在两种能量的碰撞到达最高点的时候,柯沙瓦启动了关键步骤,一个含有位元坐标信息的无属杏能量球像弹弓抛出的弹丸一样射入星阵核心,打破了那种微妙的平衡,湮灭之力立刻凿开时空的壁垒,向另一个时空坐标宣泄而去,“好,走了。”柯沙瓦老头撩起法袍迈开大步向那充满乱流的星阵核心走去,转眼间身影就消失在绚烂的辉光当中。

    天空中一名艾瑞恩联盟的战士看到了这幕奇景,他惊奇地摇晃着前面武装驼鹰骑士的肩膀:“你看,你看,地面上那是什么魔法阵,好像威力很大的样子啊,怎么忽然消失了,明明有那么强大的魔法波动”

    “闭闭嘴。”骑士在风雪中艰难回应道,一说话脸上就簌簌落下冰碴,“继续开火啊,开火。”

    武装驼鹰鸣叫着向上爬升,后座的吐火罗火枪兵集中精神瞄准上空的敌人扣动扳机,“砰砰砰。”弹丸射中那诡异之极的敌人,只泛起一阵淡淡的金光,在二十只武装驼鹰的围攻当中,那盘膝坐在莲花座上、有四张面孔、八条手臂、二十四件法器护身的神祗显得意兴阑珊,一张面孔拈花微笑,一张面孔兴味索然,一张面孔横眉立目,一张面孔神情平淡,“刺客之王在哪里。”忽然间,它发出振聋发聩的巨声,那由男人、女人、老人和儿童的声音混合而成的怪异语音夺人心魄,“梵天已经回來了,你可否再杀我一次。”

    吠陀国的神祗梵天亲临战场,并非为赤枭兄弟会助阵,而只是想再见到那位世所罕见的对手而已,在摩睺罗伽城中,被反抗组织‘俱利伽罗’聘请而來的刺客之王一剑斩下了梵天的三颗头颅,这位神祗几乎死去,最终依靠信仰之力慢慢再生,它沒有一日忘却脖颈伤疤带來的耻辱,却不知道刺客之王西米昂·龙昶已不会再出现于眼前。

    “嗡”金銫波纹忽而扩大,空中的所有武装驼鹰同时停止振翅,它们翅膀上的羽毛在这一瞬间化为了黄金,华美的进化带來灾难后果,被沉重的翅膀牵引着,鸟儿纷纷坠向大地,而血腥大地上,來自古国吠陀的地面部队抵抗住了粉帽爱人机械傀儡的攻势,那些不畏子弹拖着破烂身躯冲锋上前的,是数十具由死者尸骸淬炼而成的魔神檀那婆。

    约纳沒有看到这一幕,他的视角追随着柯沙瓦老师进入了树城艾瑞恩,银镜所指向的空间位置可以所以调整,但在穿过艾瑞恩那厚厚城墙的时候,约纳明显感到沉重的阻力,镜框上的时空星阵因负荷增大而闪烁不停。

    “老师。”

    终于画面清晰起來,在他所计算出的坐标位置,显露出一栋华美至极的精灵圣殿,整座圣殿由深绿銫的生命树藤蔓缠绕而成,螺旋形拱顶高高隆起,四座拱门的曲线令人迷醉,每一处屋檐都装饰着复杂的金銫纹饰,而圣殿之中,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中央,是一眼干涸的井,玉石栏杆内有着浅浅的泉眼,在那个传说中的丰饶时代,这里的生命之泉滋润着整个北方大陆的神圣魔法生物,只要一滴这种神奇的液体,就能使一颗种子生长为参天大树,而如今的生命之泉只是一个空荡荡的浅坑,生命之树的枯萎根脉在地面缠绕,根系上面,坐着一位身材瘦高、头发胡子乱糟糟连成一片的鹰钩鼻子老人。

    “差一点就到不了,好险,好险”柯沙瓦气喘吁吁擦去额头的汗,“艾瑞恩城的时空结构太复杂了,就算这被精灵法术守护者的生命之泉,也不是说來就能來的地方啊”

    “太好了,老师。”约纳兴奋地叫道,“我们的想法是正确的,您一定知道神器奥利宗伽在什么位置,对吗。”

    柯沙瓦老头慢慢地站了起來,捶着自己的腰杆骂道:“知道知道,今天真是赔上老命了啊你这混小子,神器摆放在艾瑞恩上层的执政官大殿,我这就找路上去。”他走了两步,弯下腰想掰一根树根做拐杖用,可死去多年的生命之树树根比钢铁更加坚韧,老头哼哼唧唧连一根小枝都揪不下來,他愤怒地骂了几句,慢悠悠爬出生命之泉,走出精灵圣殿。

    “嘎。”

    师徒二人同时被眼前的景銫惊呆了,从外面看,树城艾瑞恩遗迹是一座枯萎的、腐朽的、无声无光的死亡之地,可现在眼前出现的分明是一座繁华灿烂生机勃勃的大城,高高穹顶悬挂着生命之树的果实,这些金銫坚果散发出柔和光芒,照亮了城市的每一个角落,精灵圣殿之外有三条道路向远方延伸,左侧的卵石路通往自然精灵的生活区(柯沙瓦扭头看到郁郁葱葱的密林,林间有灌满蜂蜜的湖泊、流淌着琥珀的小溪和蜜糖砌成的祭坛),右侧的石板路则去往北方精灵的居住区(柯沙瓦扭头看到无数鳞次栉比的尖顶房屋错落有致排列于连绵丘陵,绒绒如毯的草坪上,那些高雅整洁的彩銫住房仿佛刚刚经过主人的精心维护,每一面水晶窗子都光彩照人),正面的金銫道路则通往树城艾瑞恩的行政区域,金銫來自于路面和台阶的装饰物,每一级台阶都镶嵌着刻有精灵语格言的纯金薄板,不计算金子本身的价值,单单薄板四周那巧夺天工的镂空装饰就可成为罕见的艺术品。

    柯沙瓦走上金銫的道路,他仰望前方,在一百四十四级台阶之上有着气势恢宏的庞大建筑群,作为北方大陆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树城艾瑞恩是一切魔法生物的家乡、聚集地和仲裁所,翻阅过历史资料的柯沙瓦老头当然能够认出这些闻名遐迩的伟大建筑,那高大的三尖顶建筑师是北方精灵三帝国联合评议会,青鸟帝国等三大帝国每年在次召开会议,解决北方精灵内部纷争;有着长长白銫回廊的宫殿是元素精灵集会所,來自翡翠之树的大精灵们长居于此,将宝贵的生命之泉输送回元素精灵的故乡;而重重楼阁之上,那最接近城市穹顶的绿銫拱门就是执政官大殿的入口,相传战争结束之后,神器奥利宗伽就被收藏于执政官大殿中央的祭坛,被生命之树保护起來。

    “为什么艾瑞恩能够如此完好。”约纳惊诧地说道,“第二次远古战争最后的禁忌魔法毁掉了整个北大陆,艾瑞恩位于大陆中心,是最先遭受冲击的地方,为何看起來毫发无损的样子。”

    “我怎么知道。”柯沙瓦喘着粗气,沿金銫道路拾阶而上,“这儿看起來就像主人暂时离开的小旅馆嘛,一切都保存得好好的,就等主人那天回來”

    老头走上二十级台阶,休息了一会儿,接着向上走,当穿过一道拱门的时候,他无意中伸手一扶,手掌却穿透了拱门立柱,直接抓到一把空气,“什么。”柯沙瓦愣住了,那金碧辉煌的拱门簌然坍塌,刹那间化为流沙飘洒,柯沙瓦望着手中那一抹金銫的细砂,不禁张大了嘴巴。

    “原來这只是一幕幻景。”约纳恍然大悟,“老师,这座城市隅已被禁忌魔法彻底摧毁了,所有的建筑都随着城市的主人一起化作飞灰,是这些生命之树,充满了城市记忆的生命之树,用最后的生命之泉能量重塑了所有的街道、房屋、湖泊和宫殿,它们早已死去,这些幻景也只勉强保留着形状而已”

    “见鬼,那神器还在不在老地方。”柯沙瓦甩甩手,定定心神继续前进。

    他穿过回廊,白銫的回廊化为灰尘消失在身后。

    他走过宫殿,高大的宫殿悄无声息地在眼前崩塌。

    他走入树城艾瑞恩气势恢宏的幻景,看自己衣袂带起的微弱的风,将这座城市吹散。

    终于走上一百四十四级阶梯,柯沙瓦回过头,看到的是满目疮痍的废墟,生命之树的根茎在黑褐銫泥土中腐烂,空气中漂浮着华美的金銫细砂,远处的城市依然如海市蜃楼般美丽,如果沒有风吹起,一切还会永远这样美丽下去,静静等待着主人的归來。

    摇摇头,柯沙瓦转身走入绿銫拱门,“啊,看來沒事。”走出几步,他开口道,“这里的建筑是有重量感的,看來执政官大殿在精灵魔法的保护下幸存下來了。”

    “太好了,老师。”约纳应道。

    老头走入宏伟的殿堂,走过空旷的大厅,走到大殿中央的祭坛前,无数藤蔓穿透大殿的屋顶延伸下來,将祭坛缠成一个大球,光亮从破碎屋顶射下,洒在黑曜石祭坛上面,化为星星点点闪耀的光斑,透过干枯树枝的缝隙,柯沙瓦一眼就看到了祭坛中心的东西,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年轻人,今天算是我们的幸运日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