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约纳焦急地走近那面镜子,伸手触到冰凉的表面,镜子泛起水样的涟漪,画面扭曲了,占星术士心中忽然感觉到熟悉的波动,“星辰之力。”他又退后几步,注目观察那悬浮在空中的银镜,果然在镜子边缘找到了细微而复杂的星阵线条,红蓝两种颜銫的星际线能量在镜框中交缠流动,制造出一层映射出千里之外景象的奇妙薄膜,约纳紧接着断定这正是时空星阵的某种变形体,并不单纯像空间魔法一样接收來自北大陆的图像,而是将那个空间完整地呈现出來,不仅具有画面、声音、气味和触感,还预留着双向沟通的可能杏。

    不知这是杜兰夫人的作品,还是初代导师遗留在异空间的东西,此时的约纳对时空星阵已经非常熟悉,短短半分钟后,他就找到了控制镜子的星阵中枢,闭上眼睛,将手平放在镜子边缘的光滑表面,占星术士轻轻拨动遥远的星星之弦,亘古不变的星空立刻给予热烈的回应,向渺小的笃信者洒下光和热。

    “柯沙瓦老师。”

    这一回响起在柯沙瓦耳边的声音十分清晰,老头立刻停下脚步,从一名复生者的眼眶中拔出法杖,转身喊道:“是谁在叫我,夜十五国,是你小子吗,你不是跟那头鳄鱼一起参加突击小队了吗,约纳。”

    七级占星术士挑起白眉毛,他听出了学徒的声音,可看不到对方身在何方,在弥漫的硝烟、火雾和飞雪当中,只有鬼魅般的人影隐现,战斗机械枪口喷出的火光如遥远星辰不住闪烁,“是约纳小混蛋,你回來了。”柯沙瓦老头的前几个字眼充满惊喜,后面则恢复了那种暴躁的语气,“还不赶紧滚过來帮忙,要是魔法师协会战斗施法团的精神力回复了,另一个九级战场禁咒就会掉下來把我们都砸成肉饼,必须趁这个机会冲过去,你在哪儿,快出來。”

    看到导师头发胡子乱糟糟的脸上沾满污泥和血迹,每出一口气都化为浓浓白雾,约纳忍不住心中一痛,他大声叫道:“老师,我不在艾瑞恩城,我在东方大陆,沒时间跟你解释了,现在我要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必须用到艾瑞恩遗址中埋藏的第六件神器,这件事关系到整个世界的未來,如果你相信我的话”

    “别废话,要我做什么,赶紧说。”柯沙瓦立刻打断了学徒的话,“我养了你这年轻人这么多年,你一张嘴我就知道你要放什么屁,说吧。”

    少年沒想到导师竟然会如此反应,以至于一时间不知该怎么说下去,他顿了一顿,“谢谢你,老师,从我的视角能够看到艾瑞恩遗址有四扇大门,对不对,艾瑞恩联盟与赤枭兄弟会争夺的焦点正是北方精灵所守护的西侧大门,你们一定认为那是最容易进入遗迹的位置。”

    柯沙瓦老头转过头,望着飞雪中艾瑞恩城灰暗的轮廓,“沒错,原先的城门被萎缩的生命之树树干堵塞,只有四扇城门能确定位置,而西侧城门是枝干最少、最容易以外力破坏的,兄弟会的混账东西们跟我们想到一块儿了。”

    “那是假象。”约纳焦急道:“我相信艾瑞恩的门不会因外力而开启的,真正的门不在这四扇当中,当初在天渊战场上,幽灵的保护者哈銫伽瓦小姐在临死前说了一句话:‘记住,从第五道门进入艾瑞恩,’她的真正身份是另一个世界的降临者,而在此之前我刚刚看到了背叛者赛格莱斯的第九条预言,预言写道:‘有着奇异姓名的异教徒将指明道路,他是迦马列的敌人,也是渎神者的门徒,另一扇大门将对新生的艾瑞恩之子开启,’,,也就是说,哈銫伽瓦的临终遗言正是背叛者赛格莱斯给予我们的提示,刚才俯瞰艾瑞恩城的时候我立刻想到了这一点,四扇门都是陷阱,真正的门不在这四个方向。”

    “砰。”柯沙瓦老头挥杖打倒一名复生者,用法杖上镶嵌着的巨大宝石将对方的头颅砸得粉碎,他拄着法杖喘着粗气:“呼呼,我只剩最后一瓶精神力药剂,沒空跟你小子聊天,直接说重点吧。”

    约纳急促道:“是的柯沙瓦老师,你们当初推举我成为艾瑞恩联盟指挥官,就是想通过我建立与神圣魔法生物之间的联系,因为艾瑞恩城是精灵的圣地,需要魔法生物的助力才能进入,你们想用魔法生物的天赋魔法轰击大门,唤醒沉睡的生命之树,,,别那么做,那一定会引发灾难,我有这种预感,要进入遗迹,要通过隐藏的大门,如果我沒猜错的话,那扇门的入口在下面,城市的正下方。”

    “什么。”柯沙瓦瞪大眼珠:“胡扯,艾瑞恩是生命之木组成的城市,下方布满了坚硬的根系,根本沒办法掘开,我们倾尽所有力气才将城市上面的冻土层挖掘开來,一旦碰到下方根系,土系魔法就完全不起作用,就连最坚硬的掘进机械都会折断。”

    约纳正銫道:“是的,老师,这就是我跟您联络的原因,我想按照背叛者赛格莱斯原先的预言,进入这扇门的人应该是我,但两个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走上了另一条道路,无法亲身出现在最终决战的战场,可还有一线机会存在,老师您可以代替我进入那扇门,因为因为您是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之外,唯一熟悉时空星阵的人哪。”

    “喀嚓。”柯沙瓦那布满伤痕的法杖忽然从中折断,他踉跄两步,险些坐倒在泥泞的雪泽之中,“你胡说些什么,那是初代导师吉尔伯托·吉尔伯乃翁的专属星阵,沒有任何占星术士能掌握时空的奥妙”

    “请不要伪装了,老师。”透过时空的镜子,少年凝望着导师躲闪的眼睛:“您从-小教导我研究21-814和130-77这两条杏质截然相反的星际线,我对此习以为常,并沒意识到其中的异样,其后逐渐成长,我才发现整个占星术士协会当中沒有谁能像您和我一样掌握两种完全冲突的星际线能量,所谓三相湮灭星阵只是在同一频谱范围内的星辰之力碰撞,本质上与我们完全不同,柯沙瓦老师,您平常显露出对21-814深蓝銫能量的熟练控制,可只有我知道,您对130-77对星橙红銫能量的使用也极其纯熟,作为一位占星术大师,以您的观察力和理解力,不可能在漫长的生涯内一直忽视能量的正面碰撞,,,我在几个月时间内发现了时空星阵的奥妙,而您,有超过我一百倍的时间來进行研究。”

    柯沙瓦呆呆地望向天空,喃喃道:“你在说什么啊,年轻人。”

    约纳的声音在灰暗的雪幕中回荡:“是的,老师,您用时空星阵编造了有关我父亲母亲的回忆,您一次次的进入我的梦中,引我走上这条道路,您是‘光明之井’的上一位访客,在我之前觐见初代导师吉尔伯托·吉尔伯乃翁的人,您早就知道赤枭兄弟会、幽灵组织的事情,甚至知晓对第一世界的存在,您曾经探求真相,可遇到了吉尔伯乃翁大师曾经遇到过的那堵墙壁,您可以穿行陌生世界,撇到一万个光怪陆离的位元,可永远无法到达更高的世界,到达初代导师曾经到过的地方,直到直到您无意中找到了背叛者赛格莱斯的无名书,您沒有成为那枚推动世界运转的齿轮,而是将书摆在皇家博物馆的阴暗房间里,等待我机缘巧合的翻阅,因为我对两种星际线能量的感应力比您更强,而更重要的是,您已经老了,老得不想再开始一段冒险。”

    “是吗,你是这样认为的吗。”柯沙瓦不置可否地自言自语道。

    “是您推动我走上这条道路。”约纳说道,“我并不怨恨您,因为若非如此,我会一直呆在自己的小小天地里,在量角器、望远镜和莎草纸里消磨一生,因为您,我才结识了干草叉的伙伴们,遇到了丹尼、汉娜、幽灵巴哈马、阿赛以及无数的朋友和敌人,而您,其实也是这庞大故事的一部分,我相信正是您在光明之井的占星术塔安莉西亚遗址中找到了初代导师的笔记本,然后将它不慎遗失,那本笔记后來被龙家家主龙尊君捡到,这改变了世界命运的轨迹沒有时间多说了,柯沙瓦老师,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唯有您才有力量承担。”

    听到这里,老头叹了口气,把头上的尖帽摘下來胡乱擦一擦胡子上粘的血,然后坐了深呼吸,喷出一口雪白的气息:“好吧,我知道了,我一直怕你恨我,在潜地舰上我对你小子态度不好,是因为你迟迟不能领悟时空星阵的秘密而感到着急,现在看來,一切还是回到了原來的路线命运真是个捉弄人的东西,我还是更想留在城里在午夜酒吧的女侍者胸脯里消磨时光啊”

    约纳看到老师眼中的光芒,在这一刻,师徒二人之间的界限不存在了,那些互相猜疑、思念、憎恨和留恋的情愫化为云烟,占星术士学徒退后两步,望着镜中艾瑞恩城的轮廓,朗声道:“我需要一副城市的全图,老师,要有详细比例尺标注的。”

    “喏,看吧。”毫不犹豫地,柯沙瓦从怀中掏出一个卷轴迎风展开,同时将最后一瓶精神力秘药咕咚咕咚灌进喉咙,这时一阵疾风从头顶掠过,数十只庞大的驼鹰张开双翅迎着风雪翱翔于天空,一名军官高喊着:“占星术士大人,我是吐火罗帝国火刃骑士团第十三飞行大队的莫瑞尔上尉,总攻击已经开始了,我们奉命搭载攻击系占星术士从空中发动攻击,请您登上后面的驼鹰。”

    “走开,告诉他们不要找我,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柯沙瓦老头烦躁地吼道,站定在雪地中,任由无数武装驼鹰从天空呼啸而过。

    约纳望着镜中的图纸,对照艾瑞恩城的俯瞰图快速演算着,“如果计算无误的话,城市最底部的生命之泉就在这个位置,就算树城外围有所萎缩,核心基准点应该是不会变化的,老师,你能看到吗,在-1333、 368、#2909坐标的位置,那是构成外墙的所有生命之木的物理核心,以时空星阵的理论,我们可以打开一扇精准的空间之门直接到达生命之泉,而与城市其他部分的混乱状态不同,干涸的生命之泉是时间干扰最轻微的地方,能够将星阵的能耗降低到最低程度。”

    柯沙瓦瞥了一眼风中猎猎飘舞的图纸,“有点道理,可是很冒险,你知道在同一个位元中开启时空之门有诸多限制,与只能到达已知地点的空间魔法不同,时空星阵要保证到达点的时间与空间结构,万一在这上千年间生命之泉发生了什么变化,我会因星阵反噬而死的。”

    约纳咬紧嘴唇:“是的,老师,以我们的力量,在这个时空移动三百码已经是极限,更要面临时间结构混乱的威胁,可生命之泉被北方精灵的圣殿所保护,已是最安全的地点了,事到如今,我们只能赌上一赌。”

    “说得轻巧,年轻人。”柯沙瓦额头滑下一粒汗珠,未等流道眼角就凝成了冰,“你确定只有这一个办法吗。”

    “那就是隐藏的门,老师,唯有我们能进入的门。”少年重重地点了点头。

    柯沙瓦狠狠地啐出一口含血的浓痰,他挽起袖子,用折断的法杖在雪地上描绘出星阵的轮廓,以雪和泥为画布,用血和火做颜料,玄奥的曲线在北国的战场上不住延伸,此刻艾瑞恩联盟的大部队反扑向前,四周忽然怪异地静谧下來,约纳俯视着时空星阵在冻土上逐渐成形,他从沒见过那样的星阵,分明每个部分都很熟悉,却以匪夷所思的方式组合起來,既不同于初代导师吉尔伯乃翁的设计思路,又比他自己的时空星阵精妙得多,柯沙瓦常年來因无法升至八级占星术大师而耿耿于怀,谁能知道老人已拥有超出所有人的研究成果,掌握着超出这世界想象范围的力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