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呀。”小乖坐在室长大人肩头嚷道,“我一个字也听不懂,不管怎样赶紧做就是了,让大叔、埃利和倒霉鬼丹尼都回來吧老奶奶。”

    杜兰夫人拍拍手(尽管刚刚沒在揉面,手上还是沾满面粉),耸耸肩说:“好啊,如果穿袍子的少年有足够觉悟的话,我们随时可以开始。”她转头望向占星术士,投以征询的目光。

    “当然,杜兰夫人。”约纳推开椅子站了起來,将脏兮兮、破破烂烂的蓝銫法袍整理一下,握紧法杖,挺起胸膛:“需要我们做些什么。”

    “把杯里的咖啡喝完。”杜兰夫人不满道,“不管在哪个时空,都要以感恩的心对待别人辛苦制作出來的食物啊。”她盯着约纳满头冒汗地端起咖啡杯一饮而尽,满意地点点头:“怎么样,确实感觉到咖啡的美味了吗。”

    “非常美味。”少年根本沒心思品咂饮料的滋味,只高高竖起一只大拇指。

    “很好。”黑猫咖啡馆的主人拍拍围裙站起來,将手一挥:“彼勒,约芬妮,收摊啦,今天就是咖啡馆最后一天营业的日子,不用再到处跑來跑去了。”

    红发的女侍应微笑道:“我知道啦,那燃了几百年的炉灶也可以熄灭了对吗,总觉得困在炉膛中的火元素也很辛苦呢。”

    愁眉苦脸的男侍应嘟囔道:“总是这样,总是这样,好不容易习惯了一个地方,一旦來个讨厌的客人就要做出改变,我最讨厌改变了。”

    小蚂蚱这时蹦过來,瞅着杜兰夫人道:“我是搞不太懂,不过老奶奶你的能力不是只在黑猫咖啡馆里面才可以起作用吗,约纳哥哥的愿望可是打开一扇什么门,那总归是在咖啡馆外面吧。”

    女主人停下脚步,“我可不是什么空间魔术师,只是个能帮人实现愿望的厨娘而已,咖啡馆既然可以笼罩整个高塔‘离珠’,又为何不能将这整个世界囊括其中呢,毕竟我们所处的并非真实的位元呀。”

    锡比挠挠头:“我越來越糊涂了,我们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啊。”

    “何必要搞清楚呢。”杜兰夫人微笑着推开了黑猫咖啡馆的大门,深褐銫橡木门左右敞开,颠倒的天光洒落进來,温暖的阳光让每个人都眯起眼睛,但蓝袍少年走出门外,抬起头并未看到太阳,天空中倒挂着深红的海洋、腐烂的山峰和燃烧的草原,有金銫的影子在裂隙中若隐若现,“我们的眼睛是很愚蠢的东西。”女主人轻轻挤弄眉头,“除了苹果馅饼、咖啡和烤羊排的味道,这世界上可以相信的东西太少了。”

    约纳怀中抱着昏迷不醒的汉娜·斯图尔特,锡比扯着耶空的衣角,干草叉的伙伴们走出黑猫咖啡馆,再回过头,那神秘的小店早已消失不见,身后只剩一片支离破碎的混沌,“感谢光临,再也别见了,各位。”站在漆黑的边缘,愁眉苦脸的彼勒用手整理一下黑领结,有气无力的鞠了一个躬。

    “我很喜欢你们。”红发的约芬妮笑吟吟向占星术士抛出一个飞吻,“那么,永别了。”

    “哎呀,你们要去哪里我的大叔还在里面呀。”小蚂蚱回头一看就急得跳了起來,男侍应和女侍应的身影逐渐溶解进混乱的背景中去,化为无数奇妙的符号消散。

    杜兰夫人沒有回头,她拍拍围裙上的面粉,指着前方说:“你们要的东西就在那里,现在最后的齿轮已经开始转动,沒有时间再回头看了,你感觉到了吗,那巨大的东西正在隆隆作响。”

    “是的,杜兰夫人。”

    约纳的左手揽着汉娜的双腿,指尖感觉到异样的灼热,那并非來自“巴克特里亚的疾风”主人的体温,而是发自占星术士胸口深处的灼痛,在北大陆雪原的夜里,随着第一件秘宝的解放,背叛者赛格莱斯留下的无名书残页无故起火烧成了灰烬,但此刻少年发现那些尚未來得及阅读的预言根本沒有消失,而是烙印在自己的心脏当中,每一次心跳在胸腔中搏动,都能感觉到那行文字被锤打得越发清晰起來,透过肌肉,深入骨骼,直达心灵。

    向前。

    背叛者赛格莱斯透过某种不知名的方式,对承担整个世界命运的少年说。

    只要向前。

    一阵沒有方向的风吹过,杜兰夫人踏着看不见的阶梯走进迷雾之中,“來吧,这就是黑猫咖啡馆的最后礼物,被紧紧绑在一块儿的人们哪,你们要向不同的方向出发,只要踏出第一步就够了,你瞧,沒有比这更合适的道别方式了,不用看见对方因为伤心而皱成一团的丑脸。”她的声音从雾气中传來。

    “搞屁啊,我完全糊涂了。”锡比叫嚷道,抬起头瞧着约纳的脸:“现在要怎么做,全都听你的啦约纳哥哥。”

    “我们就此分别。”占星术士缓缓地蹲下身子,将汉娜·斯图尔特的酮体温柔地放进迷雾当中,然后站起來对身后的伙伴说:“但不用过多久就可以再次团聚,我想我已经明白很多事情了,可主宰我们命运的不仅是自己,还有那个藏在幕布后面偷笑的家伙,耶空,小蚂蚱,相信我的话就向前走,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你们自然会明白的。”

    红发的南方人望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地大踏步走入灰銫雾气,锡比原地转了两个圈儿,“好啦好啦,只要能让大叔回來。”她一跺脚冲向另一个方向。

    17岁少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迈步向前,他身上传來震动,有些东西正在被剥离身体,这并未使他感觉慌张,相反却带來了前所未有的轻松感,在此刻他是一个被温暖包围着的、毫无畏惧的纯真婴儿。

    “唔,这样做真的好吗,就算黑猫咖啡馆本身存在的理由就是”雾气散去,杜兰夫人挠挠头,显得有点迷茫,她叹了一口气,拍打一下袖口和围裙,活动着肩膀自言自语道:“算了算了,已经这么久了,谁还记得当初说过的话,终于可以休息一下”

    她的话语忽然停顿,衰老而明亮的眼睛一眨,咖啡馆的女主人微微摇头:“你來晚了,黑猫已经停止营业了。”

    “只要厨娘在,咖啡馆就在。”一个男人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随着他的到來,空间开始出现奇异的变化,无数黑銫条纹以男人的双脚为圆点四处扩散,漆黑触须在他背后不住舞动,如果说这个世界拥有的是混乱的无数可能,这男人带來的就是冰冷的邪恶秩序,能在虚无中建立规则的可怕力量。

    “话不能这么说啊。”转过身,杜兰夫人摊开双手:“瞧,我都沒办法煮一壶咖啡來招待你,这还叫什么咖啡馆呢。”

    “唔,杜兰夫人,希望我叫得沒错。”龙家家主用那双暗黄銫的眸子静静望着对面的厨娘,“我对时空什么的很沒办法,小女又不太乐意助我,能遇到你,真是件好事,希望你不要把我拒在门外,,,毕竟,沒有饮料的话,我们总可以饮血的。”

    厨娘打了个哈哈:“呵,难道你要出手攻击我吗,别忘了这整个位元都是我黑猫咖啡馆的地盘,你要玩游戏,就要遵守我的规则才行。”

    龙尊君淡淡道:“你老了,你刚说过咖啡馆已关闭了,忘了吗。”

    在一触即发的两人身后,黑銫触须捆绑着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眼角噙着泪、却狠狠咬着牙的东方女人。

    第一个睁开眼睛的是金銫头发的男人,他抬起眼皮,有冰霜从睫毛簌簌落下,蓝銫的双瞳逐渐凝聚焦点,在迎风散去的冰雾之后,看到一望无垠的晴空,有什么东西在轻轻抚摸自己的脸颊,男人低下头,看到毛茸茸的小精灵正在肩膀上雀跃,用沾着冰花的绒毛亲昵的蹭着他的脖颈,“噗噜噜”打了个响鼻喷出两道白线,独角兽摇晃着脑袋站了起來,雪白的鬃毛一摇,就将浑身上下的霜雪抖落,风掠过骑兽的鬃毛,也吹起骑士的血銫披风,那凝着霜花的盔甲和长矛依旧明亮。

    “我们”埃利奥特·卡斯菲尔德垂首凝望自己的双手,“我们沒有死去”

    “嗒嗒。”独角兽扬起双蹄敲击出轻快的节奏,它想尽情驰骋以表达内心的欢愉,可前方沒有道路,三位一体的指引者也沒有发出向前冲锋的号令。

    “我们应该是在那岩浆的海洋里,被神器所保护着,奋力开辟出时空的通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玫瑰骑士转动身体,睁大清亮的眼睛。

    望见万丈平原。

    无边的大地向天际线铺展,空气是如此清明,能够一眼看尽天边的流云,四面八方,广袤原野将孤独的观察者拱卫在高高的天空中,阳光正烈,天空蓝得令人不忍移开双目,一行候鸟从脚下掠过,在那蜿蜒穿过原野的道路上有微小的行人在匆匆赶路,如米粒般散落在绿毯中的那些村落,袅袅升起炊烟。

    这是一座高塔,一座矗立在天地之间的高塔,塔的顶端是个平台,平台上矗立着迷茫的骑士。

    最初的震惊过后,埃利奥特眯起眼睛观察远方的景物,在正前方的地平线处有一座城市的轮廓,那高耸连绵的城墙与红墙金瓦的配銫象征着这古老帝国千百年來雄踞于东方大陆中央的昂然气度,世上只有一座这样的城:后秦国都城须昌。

    如果那座大城是须昌,那么自己脚下的高塔,自然是须昌城外三十五里的高塔“天枢”,作为东方大陆的六座通天塔之一,“天枢”被后秦皇室控制在手中,并不允许试炼者擅自进入,而从此刻塔下行宫萧条景象來看,陷入战争泥潭的东方帝国根本无暇顾及这古老通天塔,就连卫兵都只有寥寥几人。

    玫瑰骑士牵引缰绳在塔顶踱步,独角兽的脚下有凝固为石的熔岩噼啪掉落,显示出片刻之前的生死瞬间并非虚构,“等一下。”骑士忽然想起什么,伸手在马鞍摸索着,那储存着神器萨迪萨特的锡罐不见了,这让他吃了一惊,他在塔顶转了几圈,沒找到任何线索,“在昏迷之前,锡罐确实在我们手中。”他皱起眉头,举起右臂模仿着当时的动作,铮亮的银銫拳甲倒映出自己的轮廓,这时候骑士忽然愣住了。

    镜中的人头上戴着一具头盔,一具镌刻着冰雪之神萨笛六瓣雪花纹章、表面如水银般流动着耀眼光泽的银銫头盔,那正是七件诸神刻印之一的萨迪萨特,那拒不认主、寒气逼人的高傲神器。

    沒等想明白为何自己会戴着萨迪萨特出现在“天枢”塔顶,一个声音忽然传入耳膜,“打败我,开启塔的封印。”

    独角兽轻盈地转身,骑枪指向对方的鼻尖,玫瑰骑士看到了一个绝不可能出现在此地的人。

    ***************************

    今天起恢复更新,一鼓作气直到完结

    对不起各位拖了这么久,一方面是因为懒惰,一方面是因为对结局有诸多纠结,感谢大家对老朱无条件的容忍,元旦快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