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而四周也是响起一阵羡慕嫉妒恨的声音。

    “哇,那安小姐和那名男子可真是天上的一对,地上的一双啊!”

    “是啊是啊!郎才女貌,金童玉女。”

    “看那名男子对那安小姐如此宠溺,真是羡慕死了。”

    “要是我也是那安小姐该有多好啊!”

    “但是我听说安小姐不是嫁给了”那人话说到一半便止住了。

    “呵,羡慕一个废物做什么?多半是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羡慕?我呸!狐狸媚子!”那名女子听见四周充满羡慕的声音,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目光狠辣的说道。

    “就是!小姐你可是天玄国有名的才女,比那个小废物强多了!”一边的婢女听见自家小姐咒骂安初雪,也随即附声应和道。

    “我看你就是羡慕吧?羡慕人家那么好,而你自己却什么都没有。”只见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笑眼盈盈,脚步轻快向女子走去。

    “不知安大小姐这是何意?难道安大小姐不是这样认为的?”女子微微转身见来人,眼底闪过一丝厌恶,随即恢复神情,高傲的问道,表面是问的意思,实则却是一种无形的压迫,想要给安初笑一个下马威。

    “小萝,你有没有闻到一股酸味啊?”安初笑站到女子面前,转过头,捂住口鼻,皱着眉头问道。

    “有!回小姐,奴婢不仅闻到一股酸酸的味,还闻到一股骚味,嗯”小萝一脸认真的沉思了三秒,幽幽说道:“骚骚的狐狸精味!”

    见安初笑和小萝一唱一和,女子被气得不轻,只见她指着安初笑怒火中烧:“你!你和这小废物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一群狐狸媚子!”

    “夏小姐这是在骂丞相府吗?”安初笑不急不慢,直勾勾的盯着夏如烟,神情严肃,眼底窜起一股怒火,严声呵斥道。

    “我”夏如烟忽然回过神来,她竟忘了,眼前的这名女子还有那贱人,是那安丞相的女儿,而她不过是夏阳王府的一个嫡女,若是敢骂丞相府,她可就完了!

    刚刚,她真是糊涂了!

    “呵,姐姐说的什么话?妹妹绝无此意,刚刚妹妹被嫉妒冲昏了头脑,所以冒昧了,若说了什么不得当的话,还望姐姐海涵。”夏如烟急忙颔首说道,脸上满是紧张的神情,谁都不知,此刻她早就慌得不行了,手心里全是汗。

    “呵,姐姐?”安初笑冷笑一声,说着,看向了夏如烟,语气里满是讥讽的意味:“我可不记得我娘给我生了一个如此愚蠢的妹妹,也不记得丞相府何时多出来了一个五小姐!”

    低着头的夏如烟不曾想到安初笑如此咄咄逼人,她虽是很气愤,但奈何这安初笑是丞相府的大小姐,是她万万不能得罪的,所以她只好忍:“大小姐所言极是,是如烟愚昧,如烟绝不是那个意思,还望大小姐海涵。”

    “哼!”安初笑冷哼一声,愤怒的挥袖转身离去。

    见离去的安初笑,夏如烟抬起头,眼睛里充满了狠毒和阴狠,她紧握着拳头,指甲陷入肉里,她却丝毫没有感受到任何疼痛。

    “小姐”看着夏如烟如此气愤的模样,旁边的婢女小声唤道。

    “滚!”夏如烟怒气冲冲的对着婢女吼道。

    那婢女一听,吓得屁滚尿流,但是夏如烟却突然叫住了那名婢女:“那名男子叫什么名字?”

    婢女一愣,随即低着头小声回答道:“回小姐,不知。”

    “不知?那就给我查清楚是什么来历!”夏如烟盯着容景,目光如炬,眼睛里那股域火怎么都掩盖不住。

    “回小姐的话,听那些人说都不认识,应该没什么来历,可能是一直住在安府的一个下人罢了。”

    “放肆!”她!她竟然敢说他的男人是下人?!他那么完美的男子,应该是天底下最尊贵的人才是!这群下贱的东西,满口污秽之词!

    那婢女被这一吼,吼得是一脸茫然,她不知道自己说错什么了,又惹得这位大小姐生气了。

    夏如烟死死的盯着慕憬奕。

    你只能是我夏如烟的男人,我要你那双眼眸只有我的影子!

    那个贱人,她配不上你!也不配站在你身边!

    站在你身边应该是我才对!这世间,只有我才与你最般配!

    你不过是暂时被那个贱人迷了心窍,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

    一定会让你爱上我!

    安初笑!

    你这个贱人!下贱的东西!竟然敢对我指手画脚的!

    还有安初雪,你一个不得宠的,庶出的贱人,凭什么得到这么好的待遇,凭什么拥有他?!

    我要你们跪在地上求我,我要你们不得好死!

    笑?哈哈哈!

    你们现在就尽情的笑吧,等我动手了,你们就只有哭了,我要你们生不如死!

    我要你们也尝尝低三下四的感受!

    你们所在乎的,我毁之,你们所在意的,我杀之!

    游戏,很快就要开始了。

    我们,不死不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