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翌日,艳阳高照,鸟语花香,安初雪早早的就已经洗漱好来到院子沐浴着暖阳,闭上眼睛享受着美好与宁静。

    “奴婢白芷,拜见娘娘。”只见不远处白芷匆匆赶来,额头上冒着汗水,她来到安初雪面前福身拜见。

    “跑这么快作甚?起来吧。”安初雪一脸好奇的看着白芷,这丫头真是的,毛毛躁躁的杏子什么时候能改?都和她说过很多次要慢慢来,每次都不听,哎,也不知道以后嫁人了还会不会是这般模样。

    “娘娘,徐贵人想邀请娘娘去参加桃花宴。”说着,白芷从衣袖里拿出信函递给安初雪。

    “徐贵人?”安初雪微微皱眉,这个徐贵人与她素不相识,怎么会突然想起来邀请她参加花宴,再说了,这花宴是什么?为何她从未听慕憬奕提起过。

    “嗯。”

    “花宴是什么?”

    “娘娘,花宴就是三四月份的时候宫中百花齐放,这时候宫里的娘娘就会邀请各官家眷前去赏花,俗称花宴。这每年设宴原本定的是由皇后娘娘组织,但是皇后娘娘嫌麻烦就脱给了各宫的贵人,往年是李贵人,今年就轮到了徐贵人。”白芷极有耐心的替安初雪一一解释道。

    “我记得往年她们不是从未邀请过我吗?怎么今年突然邀请我来了?”安初雪心下疑惑,往年的花宴她从未参加过,所以也并不知皇宫还有这么一个习俗。

    “娘娘”白芷域言又止,随后她吞吞吐吐的说道:“往年那是因为娘娘不受宠,所以没有人邀请娘娘,今年娘娘嫁给了王爷,所以她们才”白芷话没有说完,但是安初雪却已明了。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抱大腿的感觉吗?自从嫁给了慕憬奕,过得可谓是一个风光无限啊!哪怕闯了祸只要说出是慕憬奕的王妃,那些人瞬间怂得像小猫一样,就连花宴这种只有有权有势的家眷才能参加的宴会也邀请了她,她突然发现其实嫁给慕憬奕倒也没有那么坏。

    嗯当然,除了慕憬奕这货时不时腹黑欺负她之外,其他的真的无可挑剔,而且慕憬奕对她也基本上是百依百顺,除了她要休书这一点被慕憬奕毅然决然帕斯掉。

    “原来如此,那我还真是沾了慕憬奕的光啊!”安初雪低下头去若有所思。

    “夫人这是沾了为夫什么光?”慕憬奕的声音传入安初雪耳里,只见他一袭白衣罩体,少许头发玉冠绾正,其余的墨丝如瀑直泄而下垂及腰间,凤眸柔情,眉宇舒展,鼻梁高挺,俊美无比。

    安初雪抬起头看见慕憬奕缓缓向她走来,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是去参加花宴,以前我身份卑微不得宠,所以从未参加过,如今嫁给王爷,身份不一样了,所以徐贵人就邀请我去参加了,王爷你说可不是沾了你的光吗?”

    安初雪一脸不满加傲娇的模样,阴阳怪气的语调听得慕憬奕心底一阵无奈与好笑。

    这丫头,他还以为是什么事呢!一个花宴而已瞧把她气得,要是喜欢参加宴会和他说便是,他让她参加个够,不过哼!这群势利眼的人敢惹到他的宝贝,那他可不会让她们好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