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等等!”安初雪突然想到什么,停下脚步一脸嫌弃的表情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我忘记拿一样东西了。你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还未等慕憬奕说好,下一秒她就已经风风火火一溜烟跑了进去。

    看着安初雪匆忙的背影,慕憬奕不禁失笑,这丫头怎么总是丢三落四的,这般糊涂若是离了他可该怎么办。

    安初雪凭借着记忆来到她所居住的院子里,找到后院的一棵大树随后刨了几下,一个黑銫的木盒子就这样展现在安初雪眼前,安初雪见它还在,瞬间喜上眉梢,心底的那块石头也落了地。

    还好还好!还好它还在,要是它不见了自己可得后悔死!

    安初雪打开木盒子,只见里面安安静静躺着的银票,安初雪瞬间眼睛都亮了,像个小财迷一样半眯着眼睛轻轻抚摸着它们,就像是抚摸自己的孩子一样。

    要知道这可是原主偷偷攒下的私房钱,是危机时刻用来保命的,这么些年了倒也存了笔金额不小的钱财,还好她及时想起回来取,不然下一次再回来不知是猴年马月,这个东西还在不在都是未知数。

    倏然!安初雪感觉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她急忙回过头去发现一抹身影一闪而过,她眼底蒙上一抹寒意,那人…怎么会在她院子的桃树下,刚刚,他是在看什么?

    但是安初雪并没有想很久,而是小心翼翼收好银票后,心情欢快的哼着小曲迈着轻快的步伐往外走去。

    在路过后花园时,安初雪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从假山后传来,安初雪心生疑惑靠前去想听个清楚。

    “那个东西准备好了吗?”这声音不是安盛天吗?!他怎么在这儿?东西?什么东西?安初雪满心困惑等待着他下一秒的说话。

    “安大人放心,已经全部按照安大人的要求来准备了,接下来只要等到令尊的爱女一动手看万事俱备了。”一道雄厚却带着几丝阴险狡诈的声音落入安初雪耳里,令尊?安盛天的女儿不就是她们这几个吗?爱女难不成指的是安初笑或者安初若?不过安初若如今已经被她送去浣衣局,所以应该不是安初若,那么剩下的也就只有安初笑了。

    不过动手这是什么意思?他们要安初笑做什么?

    “切记此事莫要那边的人知道,不然可就麻烦了。”安盛天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看着眼前的男人,眼底满是算计。

    那边的人?安盛天这到底在密谋着什么?安初雪正出神,没有发现脚下一条竹叶青悄无声息的来到她的脚步,安初雪感觉脚下有什么,她低下头去看见一条娇小的竹叶青正吐着蛇芯子,眼睛透露着阴冷的寒光看着安初雪。

    安初雪皱了皱眉,随后从袖口处射出一根银针刺进竹叶青的七寸,竹叶青当场死亡。

    但是与此同时安盛天与那么陌生男人的谈话也结束了,安初雪十分懊恼分心没有听清他们后面讲的是什么。

    站在外面等安初雪的慕憬奕见到安初雪心事重重的走了出来,好看的眉头一皱,来到安初雪面前温柔的拂去遮在额前的青丝轻声问道:“怎么了?东西可是没有找到?”

    “没有,找到了,我们走吧。”见安初雪不愿多说,慕憬奕也不强求,他搂过安初雪便上了马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