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安小姐此话差异,我这是在教二小姐以后说话得经过大脑,无论何时都要清楚自己的身份,免得以后被人抓住了什么把柄,那么安家也很可能跟着她遭殃。”安初雪看着众人维护安初若,心里十分不爽,原主前世落难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她,个个落井下石,冷嘲热讽,如今这安初若出了事,全都出来袒护她。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官家,所谓的权位,安初若是嫡出的,她是庶出的,安初若的娘亲乃尚书之女,而她的娘却只是一个侍女。但是她们却都是安盛天的女儿,这等区别对待可当真是让人心寒啊!

    “娘娘,小妹我自会教育,只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大家各自退一步不是海阔天空吗?”安初笑心知今非昔比,如今的安初雪已经不再是当日那个废物草包了,但是这是她一母同胞的妹妹,她怎能坐视不理?

    “本妃已经做出退步了,杀头和进浣衣局,你自选一个吧!本妃没什么耐心,只给你三秒钟的时间!”安初雪冷哼一声,表情极度不耐烦,神情严肃的看着下面跪着的安初若,周身自有一股庄严的气场。

    “大姐!初若知道自己这一次所犯之事非同小可,王妃娘娘已经待小妹很好了,多谢大姐,等日后大姐需要帮助,小妹必鼎力相助!”安初若眼底划过一丝算计,但是很快就被她掩盖过去。她抬起头看着为她出头的安初笑,内心不禁一股暖流,她这个姐姐总是待她这般好,好到她都无以为报。

    “初若”安初雪满脸愧疚与无奈,或许是因为她没有救得了她吧!

    “好一个姐妹情深,可真是令本妃感动至极啊!”安初雪看见二人上演姐妹情深的好戏,内心不禁一阵冷笑,姐妹情深吗?真是可笑。

    “娘娘,初若已经认错了,你看”这时,安盛天冒出来毕恭毕敬对着安初雪说道。

    “既然你已认识到自己的错误,那就来人把她带去浣衣局吧!”说着,安初雪挥了挥手便出现几个侍卫将安初若带走。

    在安初若被人带走转身的那一刻,嘴角勾起一抹诡谲的笑容。

    安初若这个小插曲过去后,安初雪也不想在这个虚伪的地方过多的停留,随后找了一个借口便跟慕憬奕离开了。

    出了安府,安初雪瞬间感觉一身轻松,今天手撕安初若的感觉简直不要太爽!

    看见安初雪一脸喜悦的样子,慕憬奕眼底也尽是柔和。此时已是傍晚时分,天边暮銫渐渐西沉,云朵千姿百态描绘着自然的神奇,大雁人字南飞冲破云层带走几缕清风。

    “王爷,我饿了,要不…我们去新开的云来客栈吃饭吧?我看那里生意好像很不错哎!”安初雪摸了摸饿瘪的肚子,明眸看着慕憬奕浅浅笑道。

    “嗯,走吧。”慕憬奕看着笑魇如花的安初雪,瞬间感觉整个心都充满了…幸福?是这种感觉吗?他不知道,他只知道每次看见她笑的时候,他就高兴得不行,哪怕就安安静静的看着她都觉得整个人都得到了满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