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俞菀的话说着,脸上甚至还挂着盈盈的笑容,眼睛看着面前的人。

    在对上她眼睛的瞬间,贺隽樊脸上的表情顿时消失,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他是无措的。

    然而,在俞菀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那一闪而过的情绪时,他的声音已经传来,“没错你说的没错,是我浪费了时间,你根本就不值得被记住!”

    话说完,他将自己的手直接抽出!

    他的动作很突然,原本还垫在俞菀后脑手的手抽出的时候,她的脑袋便直接撞在了墙壁上!

    那“咚”的一声传来时,贺隽樊脸上的表情不由变了一下,但很快的,他收回了目光,直接转身,抬脚就走!

    俞菀就站在原地没动,抿着嘴唇,眼睛定定的看着他的背影。

    在看着那身影消失后,她才缓缓松开垂在身侧紧握的手,整个人也直接瘫坐在地上,脸上的表情更是全部崩塌!

    刚刚的冷静,此时一丝不存。

    她紧紧的闭着眼睛,努力的,要将喉咙间的那些哽咽全部咽回去。

    他说的没错。

    他会忘了。

    是因为根本不值得

    她不值得被记住。

    他们的过去,也一点不重要!

    一点也没错。

    从头到尾,视作珍宝,甚至将那当做比生命还重要的人,只有她自己!

    “俞菀。”

    轻飘飘的声音突然传来。

    听着声音,俞菀立即睁开眼睛,抬头!

    在看见眼前的人时,她脸上的表情很快恢复了平静,擦了一下自己的脸,确定没有泪水后,这才撑着墙壁站起来。

    “赵律师。”

    赵景乾没回答,只看着她。

    在俞菀站定后,她才继续说道,“你怎么会在这儿?跟贺隽樊一起来的?”

    “是。”

    “哦,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再见。”

    话说完,俞菀抬脚就要走,赵景乾的声音却从后面传来,“你已经知道贺总失忆的事情了,对吗?”

    他的话,让俞菀的脚步顿时停在原地!

    在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才缓缓转头,“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他平静的说道,“你和边覃晓的婚约都取消了,不是知道了他的事情,是什么?”

    俞菀也没回答,只看着他。

    “所以你现在,是想要重新和贺总在一起吗?在他最需要你,而你抛弃他之后。”

    赵景乾的话说完,俞菀直接笑了出来!

    不仅仅是赵景乾,在所有人的眼中,她好像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在贺隽樊生病危难的时候弃他不顾,如今他平安回来,又一个劲的贴上来,想要跟他结婚!

    所以此时赵景乾眼中的鄙夷,俞菀都已经习惯了。

    她也不想解释,只看了他一眼后,抬脚就要走。

    “我记得,当初你是不喜欢杜小暖的吧?”

    在这个久违的名字从赵景乾的口中说出的时候,俞菀的脚步顿时停在原地!

    然后,她转头看向他,“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当初觉得杜小暖抛弃了贺总,选择和贺总哥哥结婚,很气愤对吗?但你现在比杜小暖更加可恶,可恨。”

    “那就让他恨着我好了。”俞菀终于忍不住说道,“没错,我就是抛弃他了,就是背信弃义了,怎么样?你还想要说什么,一次杏说好了,在你们眼里我不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所以我现在就是活该对吗?活该留不住我自己的孩子,活该被人一次次的抛弃,是不是这样!?”

    她的话说着,眼睛始终定定的看着赵景乾,那“理直气壮”的样子让赵景乾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

    俞菀也不等他回答,直接转身就走!

    她的腰板依旧挺得笔直,脚步毫不犹豫!

    赵景乾就在背后看着,眉头顿时皱起!

    俞菀直接走出了疗养院,就在她要上车的时候,裴梓宴的声音传来,“俞小姐。”

    她的动作一顿,却连看都没有看面前的人一眼,直接要将车门打开。

    裴梓宴却从后面上来,将她的手按住,止住了她的动作!

    “俞小姐,您”

    “你也想要指责我是吗?”俞菀直接说道,“没错,就是我的错,我离开他是我的错,没有陪着他是我的错,全部都是我的错,这样,可以了吗?!”

    俞菀有些失控了。

    本来她这几天的情绪就一直压着,她不想告诉任何人,甚至面上依旧装成什么事情都没有一样的跟人相处,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在她的心里,一直紧紧的绷着那根弦,她不敢提起,甚至连在深夜一个人的时候,她都不敢去细想!

    而此时,那根弦断了。

    裴梓宴没想到她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脸上的表情不由变了变,在过了好一会儿后,他才缓缓说道,“俞小姐您还好吗?”

    好。

    俞菀想回答。

    就好像之前啊边覃晓无数次的问她,而她无数次的回答一样。

    但那个时候,俞菀说不出来。

    连这一个字的回答,她都说不出来了。

    她不好。

    特别的不好。

    委屈,愤怒,无助,所有的情绪在那个时候直接涌了上来,她死死的咬着嘴唇想要忍住,但冰凉的液体还是从眼里往下掉。

    裴梓宴有些慌了,双手无措的握了握后,终于从口袋里摸了块手帕,缓缓递给她。

    俞菀没有接,手紧紧的车门,哭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俞小姐,您不要太难过了,贺总只是一时间忘了而已,医生说了,他以后还是会有机会恢复的,真的”

    裴梓宴也不懂得怎么安慰人,半天就挤出了这么一句话,犹豫了很久后,终于还是伸出手来,轻轻的在俞菀的后背处拍了拍。

    就在那时,一道声音传来,“裴梓宴。”

    冰冷的,如同要将裴梓宴身体刺穿的语气!

    裴梓宴被吓了一跳,整个人直接往旁边退了好几步后,这才转身!

    贺隽樊就站在疗养院的眉头,眯着眼睛盯着他们看。

    那目光极其的不悦!

    “贺总,这”

    裴梓宴立即看向身边的俞菀。

    她是背对着门口的,在听见贺隽樊的声音后,她立即将脸上的泪水擦干净,然后,直接将车门拉开!

    从上车到车子消失,整个过程,俞菀都没有看他。

    一眼都没有。

    贺隽樊的脸銫越发难看了!

    俞菀不在,他只能看向裴梓宴,“你们刚刚在做什么?”

    “贺总您不要误会,我和俞小姐就是”

    “你和她?”

    “不是,是俞小姐她有些难过,所以我才”

    裴梓宴这下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而且这越是解释,越是显得域盖弥彰,此地无银。

    最后,裴梓宴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只能看着贺隽樊,脸銫苍白的。

    好在贺隽樊似乎也并不是很在意这一点,只冷笑了一声,“她难过?她能难过什么?难过自己的面目被人拆穿了?”

    “贺总,其实”

    “裴特助,这司机怎么还没来?”赵景乾将他的话打断,说道。

    裴梓宴的声音戛然而止,眉头也不由皱了起来,看向赵景乾。

    后者只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裴梓宴又看了看贺隽樊,最后,只能默默的说道,“我这就是让司机将车开过来。”591网

    回去之后俞菀就直接让公司的人给媒体发消息,澄清她和贺隽樊,并没有要结婚。

    俞菀原本以为这个消息一发出去,肯定又是一场腥风血雨,怎么也没想到,新闻发出去没两分钟就直接沉了下去,最后,直接消失!

    俞菀都有些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大清楚,但刚刚媒体给我打了电话,说是有人给他们发了消息,让他们将消息删除。”

    什么意思?

    连澄清公告他们都不能发?

    俞菀的眉头顿时皱起,随即想起了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正要给边覃晓打电话时,贺隽樊的电话倒是先过来了。

    在看见上面闪烁的名字时,俞菀的动作顿时停在了原地!

    对面的秘书就看着她,犹如一幅静止的画面在那里僵硬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后,她终于忍不住开口,“俞总?”

    听见声音,俞菀总算回过神,看了看上面的名字后,接起电话,“喂?”

    “你不是想要孩子吗?”贺隽樊直接说道,“和边覃晓分开还不够。”

    “你什么意思?”俞菀的声音立即沉下,“贺隽樊,你不要太过分了!”

    “我还没说我的要求呢,你怎么就知道我过分了?”

    俞菀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你、说!”

    她的声音,咬牙切齿的!

    “跟我结婚。”

    贺隽樊的话说完,俞菀却始终没有什么反应,也没有回答。

    原本正悠闲的坐在永年总经办的贺隽樊在感觉到那份沉默的时候,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却也不着急开口,只等着她的回答。

    “你说什么?”

    终于,俞菀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不敢置信的。

    贺隽樊听着,嘴角的笑容又扬起,“跟我结婚。”

    “你做梦。”

    话说完,俞菀直接将电话挂断。

    贺隽樊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

    她刚刚说了什么?

    他做梦?

    而且,她还直接挂了他的电话!?

    这个女人还真的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贺隽樊的脸銫顿时难看到了极点,手机也被他直接丢在了办公桌上,更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她还真的以为我有多想跟她结婚呢?她才是做梦!”

    贺隽樊自己发了一通牢骚后这才发现,办公室里只有自己一个人,连个人附和他一声都没有!

    他的牙齿顿时咬紧了,然后,他直接站了起来,抬脚就走!

    贺隽樊有段时间没有到永年来了,但因为之前的体制已经完全实施下来,所以就算他人不在海城也没有出什么乱子,今天他突然回来,而且还气势汹汹的,很多管理层的人都在瑟瑟发抖,生怕是自己做错了什么,却不想这还不到一个小时,贺隽樊就又出了门,脸上的愤怒似乎更多了几分!

    戴夫人总经办。

    挂了贺隽樊的电话后,俞菀就直接通知宣传部门,让他们用公司的账号澄清她要和贺隽樊结婚这件事情。

    贺隽樊可以左右那些媒体账号,她就不相信他还能将他们公司的账号内容给删除了!

    俞菀刚将事情吩咐完,秘书战战兢兢的声音传来,“俞总,有有客人。”

    那声音让俞菀的眉头顿时皱起,眼睛先是看了一眼自己的行程表,确定自己没有错过重要的会议后,这才说道,“什么人?让他进来吧。”

    “是”

    秘书的话还没说完,办公室的门已经被一把推开!

    在看见来人时,俞菀先是一愣,随即皱起眉头,“贺总,您这是做什么?”

    面对她的提问,贺隽樊只冷笑了一声,然后,直接拉开她对面的椅子坐下,“我来做什么,俞总不妨猜一下?”

    俞菀不说话了,只抿着嘴唇看他。

    那反应让贺隽樊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你怎么不说话了?”

    “你不是要我猜吗?我正在猜。”

    俞菀说着,顿了一下,这才继续说道,“猜不出来,贺总请明说吧。”

    那敷衍的态度让贺隽樊的脸銫不由变了变,然后,他抿着嘴唇说道,“俞菀,你现在是在玩我的心态吗?”

    他的话让俞菀的眉头顿时皱起,“贺总,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说要结婚的人是你吧?怎么,现在你是想要跟我玩域擒故纵那一套?”

    贺隽樊的话说着,直接站了起来,手撑在两人中间的桌子上,身体往前倾!

    俞菀就坐在那里没动,在两人的脸庞几乎只剩下一两厘米的距离后,贺隽樊的动作这才停了下来,眼睛看着她。

    显然,是在等着俞菀的反应。

    后者只微微笑了一下,然后毫不犹豫的伸出手来,将贺隽樊一把推开!

    她的力气很大,贺隽樊直接坐回了椅子上!

    他显然没有婴想到俞菀会是这样的反应,脸上的表情在变了变后,这才看向俞菀!

    “你这是什么意思!?”

    “告诉贺总,我不是域擒故纵的意思。”

    俞菀微笑着回答,“我说不想,就是不想,而且我最开始想结婚,对象也不是你,贺总是不是有些自作多情了?”

    话音落下时,俞菀脸上的笑容也全部消失!

    自作多情?!

    贺隽樊的脸銫顿时沉了下来,双手更是紧紧的握着!

    俞菀却不管他,直接按下座机,“送客!”

    听见吩咐,秘书很快进来了,但在发现贺隽樊坐在那里时,她也不敢动,只能僵硬的站在门口,小心翼翼的说了句,“贺总,您这边请。”

    贺隽樊还是没动。

    俞菀看着,眉头不由皱起,“贺总,您能听懂我说的话么?”

    她的话说完,面前的人突然笑了出来。

    那莫名的笑声让俞菀的眉头顿时皱起,“你笑什么?”

    贺隽樊没有回答,只缓缓站了起来。

    俞菀原本以为他是要走的,却不想他的脚步一转后,却是直接绕到了她办公桌的这边!

    看着他那样子,俞菀的脸銫顿时变了,人也站起,“我叫你出”

    她的话还没说完,面前的人突然伸出手,将她的腰搂住的同时,吻直接落在了她的唇上!

    俞菀还真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手,眼睛顿时瞪大,手更是用力的要将他推开!

    但他的力气很大,手紧搂着她的腰,她的身体就紧紧的贴在他的上,没有任何意思余地的!

    秘书也没想到自己进来后会是这光景,也不敢说什么,立即转身将门关上,走了出去。

    俞菀依旧用力的挣扎着,在发现他还是没有松手的意思后,直接将他的嘴唇咬破!

    血腥味在两人的口中蔓延开,贺隽樊却好像感觉不到疼一样,不断的加深这个吻,掠夺着她的呼吸,抢占她口中的每一处地方,如同疯了一样!

    俞菀见此,一狠心,干脆将自己的舌头咬破。

    那不属于他的腥甜的味道传来时,贺隽樊先是一愣,这才终于将她松开。

    俞菀先是往后退了两步,然后想也不想的抬手!

    在那巴掌落下之前,贺隽樊却是一把将她的手抓住!

    俞菀自然不可能争得过他,只用力的挣扎,“你给我松开!贺隽樊,我叫你给我松开!”

    “松开好让你给我一耳光?”贺隽樊的话说着,轻笑了一声,“你觉得我是个傻子么?”

    “你就是个流氓,禽兽!”俞菀咬着牙说道,“我叫你松开!”

    “流氓?禽兽?”

    听着她的话,贺隽樊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既然如此,我不做点什么,岂不是对不住你说的这两个形容?”

    他的眼神和言语让俞菀的脸銫顿时变了,想也不想的要去拿旁边的手机,贺隽樊的动作却比她更快了一步,另一只手一扫,她桌上的东西纷纷落地!

    下一刻,她的人更是被他直接压在了上面!

    “贺隽樊,你放开我!放”

    俞菀的话还没说完,面前的人已经低头,将她的嘴唇再一次被封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