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裴梓宴的话说完,赵景乾的脸銫明显微微一变,随即皱起眉头,你这是在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不让他们在一起了?

    你现在这表现难道不就是吗?

    我干什么了我?赵景乾的情绪似乎突然激动了起来,脸銫更是瞬间变得难看,我做的一切,不够是贺总授意的?怎么就成了我不让他们在一起了?

    如果没有,你这样激动做什么?

    我

    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也不管你是不是真的替贺总着想,我只想要提醒你一句,要清醒你自己在做什么,贺总现在是没想起关于俞小姐的事情,但不代表他以后也都不会想起来,到那个时候,你能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裴梓宴的话说完,面前的人始终没有回答,但那握着酒杯的动作明显更加紧了!

    他想,或许赵景乾真的没有想到这一点。

    裴梓宴也没再说什么。直接将自己杯底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站了起来!

    赵景乾立即看向他,你去哪儿?

    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休息了。裴梓宴的话说完,直接转身!

    一秒记住http://

    赵景乾也没有拦着他了,就坐在原地没动。

    裴梓宴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后,突然转身,虽然我也不想介入贺总的感情太多,但我刚刚跟你说的话,你要好好的想想,当然如果你是有其他的想法的话,就当我没说。

    话音落下时,裴梓宴便直接往前面走。

    赵景乾还是定在那里没动,嘴唇紧紧的抿着!

    其他的想法

    看来,裴梓宴的觉察到了。

    在过了好一会儿后,他才轻笑了一声,然后,将旁边的手机拿起,拨了个电话。

    是我。

    他的声音平静,现在你想要的目的,都达到了吧?

    收到律师函的第二天,俞菀便直接找了自己的律师。

    在看见律师函上面的落款时,律师的眉头就直接皱了起来,这是赵律师的律师函?

    对。

    这律师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看了一遍后,缓缓说道。俞总,现在我能跟你说的就是如果真的走到最后的司法程序的话,对您并没有任何的好处。

    首先,虽然您是母亲的身份,但贺总的经济条件要比您好很多,而且您已经准备再婚,之前还有过案底,虽然后来已经洗清了您的罪名,但这仍然是一个污点

    律师的话说完,俞菀的脸銫明显越发难看了。

    所以说,我们就最好不要闹到那一步,要不您先跟贺总商量一下?

    俞菀没说话。

    商量

    她如果能见到贺隽樊的人商量也不至于是现在这样。

    她比谁都清楚,他都已经直接让赵景乾将律师函送过来了,那就是不想和她有任何的关系。

    也就是说,他并不愿意给自己任何解释的机会。

    俞总?俞总!

    听见声音,俞菀这才反应过来,看向面前的人,嗯?

    俞总。您怎么想?

    你先准备好所有的资料,准备打官司吧!

    俞菀的话说着,直接站了起来,转身就走。

    从刚入门到现在,她的手一直都紧紧的握着,此时上了车后才终于将手松开。

    手心上是几道明显的指痕,甚至还在不断的往外渗血。

    她就坐在车上没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那骤然的声音甚至让俞菀自己都吓了一跳,看了看上面显示的名字后,这才缓缓平静下来,接起电话。

    出什么事情了?

    你怎么知道?

    俞菀反问的话一出,那边的人明显顿了顿,但很快的,他说道,律师刚刚给我打电话了。

    他给你打电话,却不告诉你是什么事情吗?

    俞菀的话,让边覃晓有些无法反驳。

    俞菀已经猜到了一些。

    其实这段时间不管自己做什么,边覃晓似乎都能第一时间知道,所以俞菀知道,他做了什么。

    但那个时候,俞菀并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跟他计较这个问题,只直接说道,没什么事情,我可以自己解决。

    话说完,俞菀将电话直接挂断。

    边覃晓依旧握着手机,眉头却紧紧的皱了起来!

    他当然知道俞菀今天去了哪里,也清楚她去律所的目的。

    他想要等她告诉自己,但眼前俞菀的态度很明显。

    她并不愿意跟他说。

    这就是他得在她身边安插人手的原因。

    如果他什么都不做,他甚至连她每天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因为,她不会跟他说。

    而他也只是想帮帮她。

    想到这里,边覃晓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将身后的外套拿起,走了出去!

    在他将办公室门打开的时候,林青正好上前来,看见他那样子时。明显愣了一下,边总,您这是

    去北城。

    边覃晓只丢下这么一句话,人便直接往前走。

    林青还是没反应过来,但脚步还是下意识的跟在了他的身后。

    海城到北城的距离,四个多小时的车程。

    边覃晓始终没有说话。

    一路上林青都在猜测边覃晓要去边城的目的,他也想到了,或许是和那里的人有关。

    但想是一回事,真的看见他直接到了智和大厦的时候,林青还是有些始料不及。

    边覃晓却不给他任何回神的机会,直接往里面走!

    不仅是林青,裴梓宴在看见他们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随即上前来,边总,您这是

    我找贺隽樊。边覃晓的声音没有任何的犹豫,也没有给裴梓宴任何反应的机会,直接往前面走,然后,将办公室门一把推开!

    整个过程发生的很快,甚至连裴梓宴都没来得及将他拦下。

    贺隽樊就坐在办公桌前,在看见边覃晓直接冲进来的时候,贺隽樊的眼睛顿时沉下!

    梓宴。

    抱歉贺总。裴梓宴立即上前说道,边总来的很突然,我没来得及

    算了。贺隽樊很快又看向另一边的边覃晓,边总大驾光临,有什么事情么?

    贺隽樊嘴上这样说,脸銫却难看到了极点,仿佛恨不得下一刻就直接让裴梓宴将他请出去一样。

    边覃晓倒也没有废话,直接说道,我因为什么事情来的,你应该很清楚。

    边总这话从何说起?

    抚养权。边覃晓的话说着,眼睛微微沉下,你明知道孩子对俞菀来说意味着什么,你现在还让人去抢她的抚养权?

    边覃晓的话说完,贺隽樊倒也没有任何的意外,相反,他直接笑了出来。

    噗嗤一声的,仿佛自己听了一个多么可笑的笑话一样。

    看来她这状告的还挺快的,我的律师函才到她手上没多久呢,怎么你就知道这件事情了?

    我是她的未婚夫,我知道有什么不对的吗?

    没错,未婚夫。贺隽樊的话说着,眼睛微微沉下,她一个都要再婚的人了,还带着前夫的孩子。似乎怎么都不合适吧?我这么做,可都是为了边总你着想,怎么,你还不领情?

    我不需要。边覃晓直接说道,我可以养她,连带她的孩子,如果贺总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的话,就请贺总你放心好了,我绝对

    哦。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我怎么做事了?

    贺隽樊将他的话直接打断!

    轻飘飘的一句,却让边覃晓直接噎住!

    在过了一会儿后,他才说道,所以说,你是非要这样做不可了?

    那是我的孩子,我自己养,我现在说的,够清楚了吧?边总要是听懂了的话。就出去!

    好,那我们就拭目以待!

    话说完,他直接转身就走!

    林青跟在了他的身后,裴梓宴倒是站在原地,在看着他们走了后,他才缓缓看向旁边的贺隽樊,贺总,您这

    今天就算了,从今天之后,我不想再看见这个人,包括那个女人,听懂了吗?

    贺隽樊的脸銫很难看,眼睛更是定定的看着裴梓宴。

    那样子让裴梓宴不由凛了一下,在过了一会儿后,他才缓缓回答,我知道了。

    还有,告诉赵景乾,这个官司他要是输了,以后就不用再来见我了,包括他律所和智和包括永年的业务,也全部取消!

    出了智和大厦的门后,边覃晓的脸銫依旧是阴沉的难看。

    他的嘴唇紧紧的抿着,拳头紧握!

    边总

    林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边覃晓这才算是回过神,将手松开,回海城吧。

    话说完,他直接上车。

    林青原本以为他是想要做什么。怎么也没想到,居然就为了和贺隽樊说这么两句话?

    林青当然不会理解。

    其实边覃晓从一开始就没抱希望,觉得自己能说服贺隽樊放弃抚养权。

    他来这里更多的,是为了试探。

    尽管他受伤住院的时候,裴梓宴就亲自到医院看他,告诉他贺隽樊已经痊愈,却忘了俞菀的事情。

    但边覃晓并不相信。

    这个如同刻在贺隽樊骨子里一样的名字,他怎么可能说忘记就忘记了?

    这样的感觉,在听说俞菀收到律师函后。他更加强烈了起来。

    他觉得,贺隽樊就是想要利用孩子的事情,来阻止他们两个结婚。

    所以,他今天直接来了。

    目的就是为了试探贺隽樊的态度。

    虽然他刚刚也没有和自己说多少话,但边覃晓可以感觉出来,他对自己对俞菀都是厌恶!

    此时边覃晓终于肯定,贺隽樊他是真的忘了。

    忘了俞菀,忘了他们之间所有的事情!

    现在对他而言,俞菀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人。

    甚至是一个,在他病重时,抛弃了他的女人。

    最后,俞菀和贺隽樊的和解还是没有谈成。

    她不是没有尝试过和贺隽樊沟通和约他见面,但得到的答案都是,贺总拒绝和您见面。

    贺总说了,一切和律师交谈即可。

    而且,贺隽樊人也不在海城,俞菀想过去北城见他,但在临出发的时候。她还是失去了所有的勇气。

    没错,她还是害怕。

    害怕那个曾经对自己温柔无比的男人会对自己恶言相向,害怕他会厌恶自己,更害怕看见他后会忍不住动摇的自己!

    于是最后,无可奈何的到了对簿公堂的地步。

    就在海城的法院。

    赵景乾亲自出庭,贺隽樊虽然不在,但他依旧掌控了全场,俞菀和边覃晓的律师团队在他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再加上贺隽樊的背景,法官直接宣布。让俞菀将孩子的抚养权归还给贺隽樊,并且不得探望。

    也就是说,她连见孩子一面的机会都被剥夺了!

    在听见这句话时,俞菀整个人直接站了起来!

    什么?我连我的孩子都不能见?

    没错。法官的声音倒是平静,双方还有什么异议吗?

    我反对!俞菀咬着牙说道,我是孩子的母亲!他刚刚满两周岁不久,你却要让他连自己的妈妈都见不着吗?

    俞小姐,您很快就要再次组建家庭,难道孩子留在您身边就会开心了?赵景乾的话说着,眼睛看向旁边的边覃晓,您想让您的孩子,叫另一个男人做爸爸?

    赵律师。俞菀的声音艰涩,请你谅解一下我做母亲

    也是,我都还没来得及恭喜您呢。赵景乾将她的话直接打断,眼睛更是落在了俞菀微微隆起的小腹上,俞小姐这是又怀孕了吧?真的是恭喜您,看样子,您早在好几个月前就和边总在一起了吧?今天我没有给您加一条婚内出轨。您便觉得万幸吧!

    话说着,赵景乾笑着看向前面的法官,多谢法官,我已经没有任何的问题了,先告辞。

    话音落下后,赵景乾直接转身就走!

    俞菀看着,想也不想的上前,直接挡住他的脚步!

    赵景乾看着,眉头不由皱了起来。俞小姐,您这是做什么?

    看在我们之前是同事的份上,我想要见贺隽樊一面。

    抱歉俞小姐,这怕是没办法。

    赵景乾的话说着就要往前,但俞菀却依旧站在那里没动!

    俞小姐,您还不明白么?拿回孩子的抚养权,剥夺您的探视权,这都是贺总的授意,您懂吗?

    我不懂!俞菀咬着牙说道,我也不信,我就是想要见他!

    她的眼睛通红,身体在轻轻的颤抖着,苍白的脸銫仿佛随时会倒下去,但眼睛却死死的盯着赵景乾看!

    赵景乾不说话了,看向她身后的边覃晓。

    俞菀,我们先回去吧。

    我不!俞菀将他的手甩开,我就是要见到贺隽樊!他之前明明答应过我,把墨墨交给我照顾的!是他出尔反尔!还有,墨墨现在好不容易好了一些,愿意跟人说话了,如果再回到以前那样子呢?

    您就放心吧俞小姐,贺总照顾小少爷,肯定会比您好多了。

    那我也要见到他!

    俞菀的样子坚定,赵景乾在看了她一会儿后,终于无奈的拿出手机,好,既然如此,那您便自己给俞总打个电话。

    边覃晓看着,立即想要将赵景乾的手机夺过。

    他不可能让俞菀和贺隽樊见面说话的。

    两人一旦见面,俞菀就会知道贺隽樊失忆的事情。

    到那个时候,他这段时间做的一切都会白费!

    但俞菀不管他,直接将电话拨通!

    喂。

    在那冷淡的,轻飘飘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时,俞菀整个人都直接愣在了原地!

    她的身体甚至开始轻轻的颤抖起来。

    快两个月了

    她终于听见了他的声音。

    原来,他们都没有骗她。

    他真的痊愈了。

    只是不愿意联系她。

    他其实一直都在。

    只是不愿意见她。

    而这一切真的是他的授意!

    俞菀想要质问他关于孩子的事情,但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无比艰涩的一句,贺隽樊。

    听见这声音时,那边的人明显沉默了一下!

    俞菀深吸口气,还想要说什么时,那边的人却直接将电话挂断!

    俞菀的话,就直接被堵在了喉咙间!

    手机那边不断的传来嘟嘟嘟的忙音,但那瞬间,俞菀却连自己应该将手机还给赵景乾都忘了。

    赵景乾的反应却很快,在看了看俞菀后。他便直接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回去,俞小姐,您现在该死心了吧?

    俞菀没有回答。

    她只愣愣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那时,在俞菀的脑海里不断盘旋着的,都是他最开始的那一声喂,还有之后的忙音。

    他是听出了她的声音了。

    但却连再听一句话都不愿意,直接将电话挂断。

    如此的厌恶!

    赵景乾是什么时候走的俞菀都不知道了。

    边覃晓就扶着她在旁边坐下,轻声的安慰。你放心,我会让人提出上诉的,我会保护好你和孩子的,你要相信我。

    边覃晓的话说完,俞菀的身体突然一震,然后,缓缓看向他,开口,我想去见他,我想见贺隽樊。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